《小狐狸》華胥之幽夢

若時間注定要讓你離開,我又該怎麼學會不依賴。

張sir現在晚上回家就來找她。「哈,勒充殺。」
「嗨。」小狐狸抬起一隻手跟他打招呼,然後又繼續吃吃吃。
張sir坐在她旁邊看她吃個不停。「妳是豬嗎。」
小狐狸頭也沒抬。「是啊是啊。」
「這樣好養。」
「我,今天又,飽到想吐,還煮給同伴吃。」小狐狸嘴裡塞著食物,一字一句地說。
張sir無力的樣子。「慰勞她督促妳減肥。」
小狐狸說:「我叫她,提醒我今天一定,做體操,你也提醒我。」
張sir笑說:「哈,妳是卡農的妹妹。」
「蛤。」
「做體操,我看妳叫卡難,哈哈。」
「哼哼。」小狐狸不看他。
「不過動動也好,加油耶…我泡咖啡旁邊幫妳答數。」
「好久沒去走走運動。」
「是嗎,放假就可以了。爸…再來角色扮演。」
小狐狸輕笑:「呵呵。」
「可是扮學生行,別給我扮太勁爆,我老了…心臟美刊。」
小狐狸故意唱反調。「喔喔,好主意。」
「小腦袋又有蝦出頭。」張sir瞇眼盯著她。
小狐狸壞笑:「嘿嘿。」
「充沙,又歪掉了。」張sir露出驚懼的表情。「好怕,快躲起來。」
「我想想要穿什麼。」
「麥穿啦,安捏才能上電視上新聞,卡紅。」
突然,小狐狸聽見敲門的聲音。
上前開門才發現,是好久不見的上官。
小狐狸回頭跟張sir說:「等等我忙下。」
「好,我唱王昭君等妳。」
小狐狸走出門去喊:「熊熊。」
上官舉起一隻手。「哈囉。在幹嘛。」
「剛吃完。」
「這麼晚才吃完。」
「今天也煮給同伴一起吃。」
「嗯嗯,妳同伴也吃素?」
「沒啊,但跟我就要吃素,還好她都ok。」
「所以是被妳馴服了。」
「呵呵,我也第一次煮給她吃,她常分我吃東西。」
「嗯嗯,有聽說。」
「呵。」
「呵。」
兩人相視一笑。
小狐狸故作輕鬆小心地問:「熊熊,這幾天比較忙啊,都沒看到人。」
「嗯嗯,呵,上班比較忙啊。」
「嗯嗯。」
「那妳這幾天都在幹嘛呢,分享一下吧。」
小狐狸說:「嗯…聊天看書整理回憶。」
「還有呢。」
「就這樣欸…」
「是喔。」
「嗯啊。」
好一陣子兩人都沒說話。
上官奇怪地看她:「呵,嗯,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小狐狸終於說:「下禮拜五晚上我要去參加一個SM的聚會!」
「嗯嗯,王先生推薦的。」
「不是欸,最近沒和他聯絡。」
「是喔,呵。」
「是上次我給你看一個女m,她的S的社團辦的。」
「嗯嗯,那不錯啊,妳又往妳的夢想前進一步了。」
「哈,也還好啦。去見識見識。」
小狐狸傾頭想了一下,這是她的夢想嗎。
「呵。」上官只叮嚀:「注意安全啊。」
小狐狸點頭說:「好的。」
「嗯嗯。」
沒有話題了,小狐狸也就再回到屋內。
張sir問:「妳跑去哪,望你早歸本來都要唱了。」
「剛才有和上官聊一下。」
「是喔,如何?」
小狐狸有點恍惚地坐到椅子上。「嗯,問我近況。」
「嗯嗯,妳怎說。」
小狐狸快速地簡述:「我說聊天看書寫故事,還有說,下禮拜我要去參加一個SM的聚會。」
張sir又問了小狐狸其他的行程。
小狐狸給張sir看一個影片。「這是我想做的體操。」
張sir看了一眼就說:「哈,卡農的妹妹我叫定了。」
「現在目標…每天做一遍。」小狐狸現在很有衝勁。「等等去找運動衣褲。」
「哈。那…那…那…免啦,免換啦」
「穿和服不方便。裸體同伴又說傷眼。」
「穿和服就好。」張sir馬上吐槽:「反正做一下…幾秒就不行,大家卡省事,哈。」
小狐狸瞇眼無語地看他,她打算先整理回憶等肚子的食物消化,睡前再做體操。
一會張sir便無聊地過來吵她。「整理好沒。」
「一點一點,哈。」
「我等到花兒也謝啦。」
「呵,我在和我們的共同好友之一聊天。」現在小狐狸很難得地會主動接觸女m,不再不主動接觸男S了。
「哈,其實我都不認識半個。」
「哈,還認識那麼多,像色伯伯。」
張sir臉色大變。「掯,妳阿罵勒,臉來,我沒轉妳我跟妳性。」
小狐狸繼續捋虎鬚:「呵,怪叔叔。」
「我是好奇。」
「嗯?」
張sir悶悶地轉過身去。「沒有,不開心。」
「為什麼…」
「我飄走好了…妳才是阿伯。」
小狐狸嬌聲道:「是哥哥嗎。」
張sir將小狐狸的臉頰拉長說:「不是,我是想擰妳臉的那個,now。」
小狐狸上半身躲開,手揉揉臉頰說:「唔,我覺得,如果在你旁邊,我的臉有一天會烏青。」
「省得畫妝,我如果手抖,妳就不用畫眼影了。」
小狐狸扁嘴。「一直欺負我。」
「是妳欺負我。」
「乖。」小狐狸摸摸他的頭。
「七刀。」
小狐狸不解。「七刀,是什麼。」
「七把刀。」張sir說,他做出投射的動作。「射、射、射、射、射、射、射,剛好能丟七次。」
小狐狸睜著大大的眼睛,天真地看著他。「哈,你射完,我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
「怯!妳住鄉下對不對,流行用詞都不懂。不對…妳住土星,哈。」
「對啊,而且,有時候我搞不太清楚哪些是開玩笑。」
「哈,基本上,沒事。」
「嗯。」
張sir目露精光。
小狐狸站起伸個懶腰。「差不多消化完,來做體操。」
「哈,是嗎,卡妹。」
「哼哼。」
「有做是二妹耶,不是小妹卡難。」
「那是什麼。」
「卡卡,因為還是瘦不了。」
「啊。」
「罵是會卡卡,哈。」
「我要做運動了。」小狐狸換上比較貼身的衣服。
「加油,卡卡。別偷懶喔,一個循環。」
結果小狐狸才到第二個動作都ㄍㄧㄥ不住,做了兩次就不行。
因為太晚吃晚餐,還沒消化完,激烈快吐了
果然還是被同伴和張sir笑了。
小狐狸落下豪語:「哼,我要讓身材變好,你等著看。」
距離睡覺還有一點時間,小狐狸想整理一點回憶,卻盯著畫面犯傻。
張sir在她面前揮揮手。「哇,妳在幹嗎。」
「覺得心有點亂,還有肚子肉好多。」
「又想他。」
「沒呢。」
「不然亂傻,肉多沒關係,反正妳是卡卡。」
「我在想回憶怎麼整理不好。」
張sir忽然叫了聲:「阿。」
小狐狸問:「嗯,想到什麼嗎。」
「吸氣吐氣,我說妳。」
「嗯?」
「別想太多。怎啦,小熊沒抱好。」
小狐狸把小熊熊抓過來。
張sir說:「抱好。」
「嗯。」小狐狸笑著緊緊地抱著小熊熊。
「呵,有沒有心安點。」
「有,開心。」只是抱著毛茸茸的身體,小狐狸露出笑容。
「小孩子。」
小狐狸說:「不願長大的小孩。」
「哈,大家都是。」
「也是。」
張sir看了時間說:「婀,超過,一分。快…去床上。」
「啊。好。」
「回家就能抱大熊。」
小狐狸說:「我想大熊了。」
「呵,乖,很快就能抱。」
「嗯。」小狐狸蹙眉摀額說:「不知道是因為冷了濕氣重,頭一丁點痛。」
「笨蛋,妳有冰敷袋嗎?不然喝熱水。」
「你自己更常……就大笨蛋。」
「妳不是大笨蛋…妳是咖稱癢。我…很少吃。被被快蓋好,哈。」
「嗯,蓋好睡了,你也早點休息。」
「嗯,要阿。放冰敷袋,應該會好點。」
「沒關係,睡著就好了。」
張sir突然說:「明天…晚上,可能不能和妳說話。」
小狐狸問:「怎麼了嗎。」
「我要和朋友去看另一個朋友,他老婆剛剛生小孩。」
小狐狸點頭。「好的,我會整理回憶。」
「應該會去啦,呵。」
「謝謝你跟我說。」這樣小狐狸就不會擔心緊張了。
「加油…早點回家再跟妳聊,呵。」
「沒關係,你路上小心就好。」
「會的…so,小熊陪妳,蓋好沒…我要來睏。」
「早蓋好了。」小狐狸抱緊小熊熊說:「晚安。」
「腳夾住,哈。」
「……夾什麼…」
「我說我,夾枕頭,哈。」
「呵,睡了。」小狐狸閉上眼睛。
「晚安,祝好夢。」

過幾天我就要回去了
很謝謝妳那些日子照顧和陪伴
妳說過了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我總是認為我們回到最開始的原點而已
我取消了對妳的追蹤
因為我不知道該用什麼立場去看一個曾經我認為是妻子的人……
有人問過我為什麼就這樣放棄了
我回答他不是我願意放棄而是這份感情從來就不在我身上
別擔心我什麼我會好好的
妳放假多陪陪伯父伯母
希望會有一個可以照顧妳陪伴妳守護妳的人
祝福妳
我愛妳…………

「豪三郎,妳們兩個又怎了?為什麼,我…又亂了,還是這又哪位?我要改吃安眠藥了,哈。我…一整個兜不起來,哈,妳可以把事情弄簡單點,我要頭疼了。」張sir在小狐狸家牆上看到豪三郎的留言。「所以這是第六個?不是上官阿,他的告白好,悲情。」
小狐狸說:「豪三郎是前男友啊。」
「呃…那怎辦。」
「要回老家了。」
「回老家?」
「他覺得沒有理由留下了吧。」
「妳們為了這吵架?」
「吵架?沒有吵架啊。」
「不然幹麼分開。」
「我並不愛他啊,他也知道上官。」
「那為什麼當初要在一起?」張sir不解。
小狐狸低下頭,很愧疚的樣子。「這算我的錯。」
「因為妳又只是冷。」
「當初我喜歡上官,但又得不到上官,不確定他的心意,心灰意冷,想放棄。」
「嗯,所以妳連他的手都放了。」
「豪三郎嗎。」
「黑阿。」
「所以我就在網路上流連,結果找到了豪三郎。」
「然後妳遇到豪三郎,那後來勒,又因為上官又來找妳。」
「其實和上官一直斷斷續續。」
「嗯,那妳這一輩子都打算讓上官跟妳這樣。」
小狐狸吐氣:「一步一步慢慢來吧,我需要時間,好好想想。」
張sir問:「明天下班就回家。」
「對啊。」
「回家還是比較自在。」
「以前住家裡,只想離開。」
「黑阿,每個人都嘛這樣。」
「離開了才會回家。」
「黑阿,哈,真的,而且爸媽會老,妳能陪她們的時間不多,妳妹她們也在外面工作。」
「嗯。」一提到父母,小狐狸的臉色就變得沉重。
「呼…快樂點,來…我擰臉。」張sir手朝她的臉伸過去。
「你的快樂是擰臉。」小狐狸皺眉閃開。
「不是擰臉,是擰妳的臉。」
「這叫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嗎。」
「日行一善…耶穌說人家打妳左臉…記得右臉也讓他打。哈,耶穌也有sm傾向。」
「不是要打回去嗎。」
「那是打架吧。」
「哈哈。」
張sir無聊地在小狐狸身邊晃來晃去。「妳同伴勒。」
「還沒回。」
「還沒回?」
「嗯。」
「妳看啦,她今晚嚇跑了…跟別的男人走了。」
「呵呵,那太好啦,我自己。」小狐狸最喜歡一個人。
「妳自己又能搞傻出頭。」
「我現在會暫時忍著。」因為,小狐狸不知道,上官會不會想看。
「回家在黑黑。妳妹在妳家看到不會嚇到。」
「看到什麼,我家人都習慣我裸體了。」
張sir很無言。「所以妳是真的會看a片。」
小狐狸反問:「男生都會看,女生怎麼不會看。」
「哈,奇。」
「女生本來就會看A片,只是你不知道她有看。」
「是阿,那我能知道女生看了會有feel?」張sir問。
「當然每個人口味不同,合口味的就會有感覺。」
「妳…應該是重口味,哈。」
小狐狸承認:「嗯嗯,普通的性愛太無聊。」
「妳都看傻的?」
小狐狸說:「強迫、多人、口交、SM…」
張sir嘖嘖稱奇。
小狐狸反問:「不然你都看啥的。」
「哈,亂看。」
「喔。」
「只是女生看那的,好奇。」
「每個人看的不同啊,跟男生一樣。」
「妳都去哪看。」
「我家有色情守門員,所以其實我以前找A片很麻煩,我都跟人要的。」
「翻牆吧。」
「我不會啊哎,不然我就不會跑到對岸,認了大陸主人。」
「哈,那現在家裡還色情守門。」
小狐狸聳肩:「嗯,算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妳家也真妙。」
「我爸媽很保守。」
「在住處就能看了啊。」
「但是,」
張sir接道:「會想。」
小狐狸說:「在這個地方想要了怎麼辦。」
「哈。」
「而且,現在要找到合口味的A片很難,大部分都覺得無聊。」
「哈,真的。」張sir也認同,原本的單純聊天變成A片分享大會。「呵,水地獄…第一個…大陸女生去日本拍片…是有點可憐。」
「嗯,有些看起來蠻可憐可是又有感覺,無奈。」
「無奈?」
「對啊。」
「怎說。」
「因為我喜歡強迫的,但看起來都蠻痛苦。」就像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
「妳還是別看好了…等等又要交作業。」
小狐狸忍不住好奇瞄了一眼,一會吐舌道:「感覺濕了。」
張sir無力。「妳看了。」
小狐狸臉紅心跳地叫道:「天哪,我不行了。」她必須做其他事讓自己分心。「我整理回憶。」
「哈,有那麼嚴重。」
「嗯。」小狐狸蹙眉。「有感覺的,就會想摸。」
「同伴沒回來,妳睡的著?」
「可以啊,我其實算蠻好睡的吧。」小狐狸自己說:「就是豬。」
「哈。黑阿,抱熊熊的豬,抱熊熊的壞小孩,私下妳才是小狐狸。」
小狐狸笑嘻嘻。「呵。」
張sir現在每天都督促、看著她上床。「呵,可以準備了,時間到了。」
小狐狸躺到床上。
張sir說:「乖,小熊勒。」
小狐狸抱著小熊熊喃喃道:「熊…抱…」
「嗯,被被蓋好。冷都要抱緊…晚安囉。」
「嗯嗯。晚安。」
張sir再叮嚀:「還有今晚要去看小baby,呵,回家小心。」
小狐狸點點頭。「好的。」
「有機會再聊,晚安。」
「嗯,晚安。」
「乖乖的…別亂來。」
「不會的。」
張sir摸摸小狐狸說:「這樣才不擰臉。」
小狐狸閉上眼睛,睡了。

張sir活在現實,小狐狸活在夢裡,所以她能胡亂撒野。
小狐狸終於承認自己愛上的只是自己想像的幻影,她不認識真正的上官。
一想及此,就寂寞、難過得連梁祝、王昭君也彈不下去。
這幾天比較少見上官出沒,不知是避不見面,還是小狐狸沒看到。
回到家小狐狸就找上官:「熊熊。」
上官朝她頷首說:「你好。」
小狐狸止住腳步,訝道:「換人了嗎。」
上官微笑。「呵,我先洗澡,等等聊。」
「好。」小狐狸就在外一邊整理回憶一邊等。
一會上官才自水邊走回,身上還有水珠滴下。「嗯,找我?」
小狐狸不太好意思。「嗯…沒什麼事啦。」
「呵。」
「我房間有wifi分享了。」其實她想說的是這件事。還記得有上次因為通訊狀況不佳,沒辦法好好享受。
上官點頭。「嗯嗯,很棒,這樣會方便的多。」
「呵。」小狐狸看著上官問:「熊熊最近好嗎。」
「Ok啊,妳呢。」
「嗯,我也OK。」
「嗯嗯,那就好。」
小狐狸感覺上官全身都在拒絕她。
然後她頭也不回地走了。

晚上張sir來問候。「卡卡到家囉。」
「我在大熊熊懷裡。」小狐狸臉頰磨蹭著大熊熊:「只有大熊熊了。」
「真好,我,只有,感覺。」
「嗯?」
張sir呵氣暖手說:「天氣真冷。」
「哈。」小狐狸樂吱吱地。「呵呵,告訴你。」
張sir也認真地正視她。「嗯。」
小狐狸說:「我剛才自己看a片高潮了。」
張sir罵道:「笨蛋。」
小狐狸說:「沒錄影沒語音沒照片。」
張sir揚眉。「這樣也行。」
小狐狸宣布:「沒聽他的話了,和他的關係變得比之前更差的感覺。」
張sir嘆。「黑阿,女孩子我感覺,那只是遊戲,呵。」
小狐狸聳肩。「不過…那就這樣吧…不聽話了。」
「不該是妳生命中的寄拖。大熊熊萬歲,所以。」
小狐狸說:「我會學著自己努力堅強。」
「真的,卡卡也萬歲。」張sir也跟著歡呼。
小狐狸抱著大熊熊說:「剩大熊熊和小熊熊。」
張sir安慰道:「不會啦,快,翻滾吧。」
「翻滾?我都要睡了,你倒立吧。」
「不然,我明天上班就死定了。」
「快睡吧,我也睡了。」
「等妳瘦了,我再倒立,哈。」
「我本來就不胖啊,只是有些地方有贅肉。」小狐狸捏捏自己的肚子。
「好啦!肚子大了點。所以妳可以直接倒立。」
小狐狸用鼻子哼氣。「嗯哼。」
「我要翻滾了,抱好大熊熊。」
「嗯嗯,晚安」小狐狸窩在大熊熊的腳中間,躺在他的大腿。
張sir瞇眼看著她的睡姿。「那太膻情。」
小狐狸巧笑倩兮。「晚安。」
「哈,晚安。」

張sir么喝道:「黑卡來囉。」
「黑卡。」
「黑黑的卡卡。」
小狐狸承認:「是啊,很黑。」
「哈,妳妹回來囉。」
「其中一個回來了,一個要明天。」
「哈,妳沒去跟她開槓。」
「還好,有事她自己會來找我,我沒和她們聊天的習慣。我很孤僻。」
張sir又無力手撐在地板上。「妳耍自閉。」
小狐狸很坦然。「是啊。」
「為什麼。」
「從小就這樣,喜歡自己玩。」
「是喔,那她們兩勒。」
「她們兩個很要好,很正常。」
「難怪。很正常?所以妳肚子大不能怪妳…妳常要被二打一。」
小狐狸皺眉。
「回家開心?」
「婀,我開心的是可以抱大熊熊。」
「在幹嘛,偷摸喔。」
小狐狸說:「看A片。」
「看哪個,來…」
「呵。我在看我收藏的。」
「七刀。我看沒…烏。我決定 …擰妳屁股。」張sir伸出魔爪。
小狐狸只是笑笑。「複雜的感覺。」
「怎說。」
「想要又想哭。」
「又為什麼想哭,又怎啦。」
小狐狸泫然欲泣的樣子。「可能想到他。」
「敲他。」
小狐狸搖頭。「不要了。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張sir建議。「不然抱熊熊。沒什麼好哭的…」
小狐狸點頭。「嗯,那就不哭了。」
張sir張手抱抱她。
小狐狸同意。「的確沒什麼好哭的。」
張sir說:「妳會好好的。」
小狐狸深吸口氣。「嗯,想要一直高潮一直高潮一直高潮,哈。」
「呵,乖。」張sir摸摸小狐狸的頭。
小狐狸的感覺又複雜了。「嗯…」
現在小狐狸要手淫時感覺都會很複雜,畢竟在這之前手淫必須要記錄呈予上官,現在決定不再聽從他的指令時,卻好像不知道該怎麼手淫了。
最後小狐狸乾脆爬上床。
「嗯,乖,在床上了?」
小狐狸幸福地笑說:「嗯,熊熊腿中間。」
「蓋厚厚的被子。趴著?等等流滿床。」
「嘻,衣服已經被我弄髒了。」
「安ㄋ要打屁股。」
「為什麼呢。」
「弄髒了。」
「呵,那我會弄髒很多東西。」
「壞小孩。」
「呵呵。」
「那…可能要多打幾下。」
「嗚。」小狐狸摀著臉。
「寧臉。」
小狐狸問:「你什麼時候喜歡sm?」
「哈,就看a片看到的。」
「對了,想問你怎麼說你兇。」
「套句妳說的…現實面。」
「是說比較喜歡sm口味。」
「我同事都說我很會幹幹叫。哈,而且…我承認工作時。」
「現實?幹幹叫是很兇?」
「我會很容易發火,哈,因為很趕壓力就會超大。」
「是喔,你是主管嗎。」
「不是耶。我的工作代表我自己,我對我自己的人生負責。」
「那同事說你很會?什麼。」
「所以…客戶…都知道我趕工作…會罵人。也有白目在那該該叫…我會甩巴掌。不過是在玩的那種,哈。」
「唔,罵人啊。」
「黑阿,應該是大家配合久了…」
「還會甩巴掌。」
「是只有一個…我在用…他會在那講東講西。我就會突然賞他一巴掌,他的主管就會在那笑,不過很小力啦。」
「是喔。」小狐狸吐舌。
「我也會怕他翻臉,呵。」
「小力能發洩嗎。怕還打。」
「是警告他們…我火了。」
「嗯嗯,男生喔。」
「不過…很少啦。通常大家久了都知道,不過我唸一唸,等等就好了。」
「喔。」小狐狸愣愣地點頭。
「不過…我不適合當主管。我沒辦法當壞人。」
「太直接了,呵。」
「我比較會愛的教育,妳表現好就給妳糖吃。只是現在小朋友不吃這套,糖吃了…還是沒表現好。哈。」
「嗯……」
「所以…我管好自己就好。」
「呵,所以你有當過。」
「我的工作代表公司代表我自己。我們沒分職位,靠雙手。誰懂的多…誰來。而且我的感覺。出門靠能力…能把事情做好,比出門說自己是什麼來的有用,哈。」
「嗯嗯,你做過很多工作?」
「沒有耶,第一個,哈。」
「嗯,那算很穩定耶。」
「黑阿,忍耐度超高。但是客戶都說我脾氣超壞。」
「你上次說喜歡這個工作,但不喜歡這個公司,公司怎麼了嗎。」
「也沒什麼。小朋友們都不認真,我就不喜歡。天天嫌錢少,問題是工作也沒做好,又…心不在焉。」
小狐狸也同意。「嗯嗯,現在很多。」
「不過…那是別人家的小孩。我管不著。想唸…又等等被閒囉嗦,哈。」張sir嘆:「不過…這就是職場,走到哪都一樣。」
小狐狸縮了縮脖子。「我是很怕做錯。不喜歡被唸,就盡量做好。」
「做錯是都會,只是要對自己負責。不是天天擺爛,是領多少錢做多少事沒錯。可以輕鬆,但不是叫你隨便。」
「對工作你很認真,而且很有原則。」
「因為…我是代表我自己,再來才是代表公司。現實生活裡我是這樣感覺,哈。不過…我很不喜歡加班。平常日要怎麼工作怎麼拼…我的感覺是都ok,假日就是…要放假、放鬆,不然一直繃著…誰受的了。」
「是啊。你們還要加班啊。」
「現在比較少,景氣不太好,哈。」
「那為什麼要出差。」
「幫客戶阿,說白了…就是拿人手短。」
「一開始還以為你是警察,但聽起來又不像。」
「我是警察就抓妳了。」
「我很乖,守法的好公民。」
「妳光屁股,土星來的。」
「法律沒規定不能光屁股,難道你上廁所不會光屁股。」
「哈,妳回宿舍光屁股,妳室友該該叫,哈。」
小狐狸辯道:「法律沒規定在房間不能光屁股。」
「好啦…妳開心就好。」
「哈。」
「不過…還是得擰屁股。」
小狐狸保護著自己的屁股。
「妹妹…妳姊姊沒穿褲子。」
「她們習慣了。」
張sir又無力。「她們有看到,沒說傻。」
「嗯,常看到。」
「阿……要瞎了。」
「我媽比較會唸,但現在也疲乏了。」
「呵,妳小時候就這樣?」
「大概高中開始,有潔癖那時候。」
「潔癖,跟不穿有傻關係。」
「嗯,以前我開始自己一個人房間時,地板天天擦,只要外出回來一定要先洗澡。有人進去我房間我覺得就髒了,又擦一次。我的書除了有書套還要戴手套。」
「七刀,現在也是。」
「自從交男友後慢慢妥協改善了。現在沒那麼嚴重了,但還是喜歡乾淨。」
「呵,不然妳會瘋了。男生很會亂用,哈。」
「呵。」
「妳在幹嘛。」
「被窩裡和你聊。」
「還是沒穿褲子啊。」
「全裸。」
「妳咖稱會感冒。」
「被子很厚。」小狐狸揉揉快瞇起的眼睛。「要…睡…了。」
「又,妳不是都沒張開過,豬。」
「唔。」
「去吧。」
「呵,晚安…」
「熊熊勒。」
「在我頭上,保護我。」小狐狸躺在大熊熊身上。
「嗯。別亂來了…我,要,來,洗,澡。」
「會喔。去去。」小狐狸揮手。
「會。」張sir顛了一下。「還要阿。」
小狐狸笑著說:「嗯,無止盡。」
「剛不是有了。」
「剛才沒高潮,因為複雜。」
「那現在勒,不複雜。」
小狐狸說:「試試。」
「呵,上吧。」
「嗯,晚安。」
「晚安。」張sir又回頭補充:「對喔,情人節快樂。」
當張sir洗好時,小狐狸已經睡著了。
張sir看著A片,還分享給她。「睡了阿。起來陪我…要。腳打開…好想要,起來啦,卡卡。」
只有在這時,他才會袒露自己的慾望。

20150310-14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