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女王樣

我還在適應沒有你的日子
但沒有你,我什麼也不是

張sir連續兩天沒出現,小狐狸有點嚇到,不是有點,是整個方寸大亂、心神不寧。
小狐狸從小時候就很愛哭,而且哭得很大聲,故在父母親友間有大喇叭的稱號。
尤其當照顧者出門,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在房間時,便會開始嚎啕大哭。即使在他們出門前便已經醒來,但她還是假寐,直到關上門的那一刻才開始哭,哭到他們回來。
人總是在一次次分離的孤獨中成長。
她對上官的情感就是愛?
這真的是愛?是喜歡?
愛是什麼?喜歡是什麼?
還是因為不安想佔有,只是在消耗男人的陪伴?
得不到也不要乞討,怎麼做不需要別人轉告。
掌控自己,做自己的王。
她有一股比誰都強的穩定氣場。
她要,掌控自己,更精準拿捏自己想做的事,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當禁忌解除,小狐狸的生活愈來愈淫靡。
總是把床和內褲都用髒,把手弄得溼答答。
愈來愈難忍受高潮後的孤寂。
高潮後,然後孤單,然後是冷。
小狐狸躲在被窩中發抖,彷彿在北極。牙關打顫。
是因為太久沒到安息的所在了嗎。
她看向海的方向,猶豫了一會。
想去便去吧,想說就說吧。
「熊…」
過了一會,上官才來開門,疑惑地看著她。
一看見他,小狐狸便臉紅地笑了。
她深吸口氣,整理好心情,才啟唇說…

20150315,16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