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Kill Me Heal Me

我沒有辦法讓你碰了
我不再乾淨了
我沒辦法……

小狐狸開始漸漸習慣每天和張sir說點話,也習慣了一個禮拜中會有兩三天失去他的訊息。
但當他消失,小狐狸還是寂寞得恐怖,她明明就不愛他啊。
這時候只要一個誰來和她說說話,這種感覺就能稍微舒緩。
但當這些人同時一擁而上,小狐狸就有點困擾了。
現在大概只有張sir最清楚她的行蹤。
那天小狐狸回來,張sir已人去樓空,只留下無聊看過A片的痕跡。她頭靠在門板上說:「我回來了,我做了件會讓自己一直頭痛的事。」
兩天後,張sir回來時,拿著她留的紙條一臉沉鬱地來找她。「頭痛的事,妳又玩什麼。」
「啊,你回來啦。」小狐狸放下手邊的事站起。
「黑阿,下班。」張sir放下公事包。「妳又做傻笨事。」
「我。」小狐狸深吸一口氣,說:「和王先生做。」
張sir的瞳孔瞬間放睜放。「真假。」
小狐狸靜靜地點頭。「嗯。」
「在ktv?」
「KTV沒真做那事。」
「婀。」
「但有,」小狐狸嚥了口口水。「後來就去motel。」
張sir一臉無言地看她。
小狐狸低下頭輕聲說:「但,這是我自己的決定,他有問過我好多次。」
「妳自己決定?」
「是我自己,要他綁我,要他幫我洗澡。」
「去mot綁。」
「嗯。」
「後來就(&)(*_)iio…」
「嗯。」
「婀。」張sir無語了。
「不過,還好這幾天沒頭痛啦。」
「為什麼。」
「可能心情比想像中平靜,不過和他做的時候有哭。」
「哭?因為他?」
「想到上官,是我切斷了。」
最怕與上官分離的小狐狸,親手切斷了這份連結。
「嗯。那下一步?」
「下一步,」小狐狸陷入沉思。「不過,我也沒屈服於王先生。那天,我比較像女王,忙的辛苦的是他。」
「呵,為什麼妳被綁還像女王。」
「哈,因為,他要讓我愉悅。」
「呵。」
「然後我就是不屈服於他,他好忙。」
「好忙?」
「因為一下要綁那,一下要拿什麼玩具,他說他很挫敗,哈,因為,我的抗性太高。」
「嗯,所以上官勒。」
小狐狸歪著腦袋。「你是說我要對他怎麼辦嘛,還是他的反應。他還不知道,我們這幾天沒互動。」
張sir搖頭:「沒有,我也不知道我要問傻。」
「嗯…」
「嗯,後來勒wang勒。」
「這幾天都有和他聊天。」
「嗯。」
張sir的態度很淡漠,小狐狸不知道該說什麼,她總是這樣被動,被動地回話。
她輕輕地問:「你這幾天還好嗎。」
「還好。呵,比較無聊點,哈哈。」
「我都在想,你不在的時候都在想什麼呢。」
「呵,嗯,想著突然再看到會有傻驚喜,只是這次有點,」
小狐狸替他接道:「呵呵,驚悚。」
「哈。不過…其實妳要去之前我就有點猜到,會這樣,哈。」
「這樣啊。」
上官也是早就算到這樣的結果,所以不再出現嗎。
「所以妳那天7點多回家就是又跟他出去。」
「唱歌玩去motel。」
「有吃飯?」
「回家吃,不過一回家我就睡了。」
「去哪生繩子?」
「他帶了一個行李箱的玩具。」
「唱歌前就有?」
「是啊,他帶去。」
「為什麼。」
「其實要去之前他就有說他要帶,還說他想做什麼他想做什麼,不過,最後也是我自己想要吧。」
「妳是脫光讓他綁?」
「嗯,是拘束,不是繩縛。」
「拘束。」
「嗯,來首歌。」
小狐狸想了一下,播出最近重溫的一首歌——一生絕望。
張sir按下停止鍵。「換一首,這歌名不愛。」
「呵。」小狐狸想了很久。最近她的腦袋停擺沒有音樂。
「嗯,不整理回憶?」
「可能,看完韓劇才會整理,順便平穩心情。」
「平穩心情?」
「嗯啊。」
「又為了上官。」
「因為我做了這樣的事,以及想想下一步。」
張sir聳肩。「發生都發生了。」
小狐狸低下頭說:「因為這可能不是最後一次。」
「妳跟wang?」
小狐狸默默地點頭。「嗯。」
張sir瞇眼看她:「所以妳愛上那感覺。」
「但我很確定我不愛他,我寂寞。」小狐狸垂睫道。
「還是,他只是妳洩慾的工具。」
小狐狸吐氣說:「也許…是這樣。」
「七刀。」張sir朝她招手:「來…」
「啊。」小狐狸挺直腰。
張sir用力、大力的敲她的頭。
「呵呵。」小狐狸抱著頭傻笑。「我真的受不了寂寞。」
張sir一副要暈倒的樣子。
小狐狸說:「同伴說我今天好可怕。」
「為什麼。」
「又嘆氣,又趴在桌上。」
「因為妳皮癢。」
「她剛跟我說對不起啦,呵呵。」
「為什麼對不起??」
「不關她的事,她還跟我說對不起,所以她很好玩。」
「又怎了。」
小狐狸笑說:「沒事了啦。第一次覺得,想被你捏臉哈。」
「黑阿。可是我不想擰妳的臉了,我要用力敲頭。」張sir瞪著她。
「唔。」小狐狸提醒:「大力點喔,我今天走樓梯還撞到頭。」
張sir罵道:「笨死。」
小狐狸笑咪咪的。
張sir嘆了口氣:「挨。」
「你也嘆氣了。」
「黑阿,我去洗洗臉。」
「好。」
「哈,我,又,感覺,」
小狐狸睜大眼睛,天真地看著他。「嗯,頭痛嘛。」
「漂亮,聰明。」
「啊,怎麼是你頭痛不是我。」
「我需要沖水,阿——」張sir大叫一聲,然後走開。
「好。」張sir走後,小狐狸靜靜地做自己的事。
一刻鐘後,張sir走過來。「來了。」
小狐狸抬頭,微笑地看他說:「你回來了。」
「黑啊。」
小狐狸袒露:「第一次你沒出現,那次我有點嚇到。」
「呵,我也嚇到。」
「還以為什麼原因不再出現,不過想,只要在這個世界好好活著就好。」
「哈,只是…我剛洗臉洗臉一直想,妳是為什麼會跟他做…當下那時,是那個情境,」
「我覺得,我也忍蠻久……」
「還是妳只是單純要報復上官。」
小狐狸搖頭:「絕對不是報復。」
「呼。」
小狐狸說:「我好想解放好想大叫。」
張sir輕輕地拍拍她的頭說:「乖…」
小狐狸露出泫然欲泣的神情。「好想擁抱好想摸摸。」
「可是我不想摸摸…我要敲妳的頭。」
「呵。」
張sir到一旁播放姚貝娜的畫情。
一聽見熟悉又令人懷念的旋律,小狐狸的笑容變得很複雜。「最近我一直沒唱這首。」因為這首歌會讓她想起那多情的少年。
張sir說:「可是我很愛聽這首。」
「很好聽。」小狐狸也閉上眼睛,享受嫋嫋餘音。
「對阿。來…妳同伴為什麼跟妳說對不起。」
「她搞笑啦,或者她吃鹹酥雞哈哈。」
「鹹酥雞?」
「是啊。」
「就要對不起。」
「她看我好像和平常不太一樣啦,所以搞笑。」
張sir說:「因為妳做錯事。」
小狐狸吐吐舌,直到張sir說之前,小狐狸還不承認自己做錯事。
「沒用,來…要敲幾下。」
小狐狸仰頭說:「大力點打我吧。」
張sir輕嘆。「挨。」
「呵,你又頭痛了嘛。」
「黑啊,我,真的,想,要,」
小狐狸凝視著他。「只有你會處罰我。」
「因為只有我知道妳不乖。」
小狐狸微微一笑。
張sir深吸口氣,忽然仰頭大叫。「阿!!!!!!!」
小狐狸摀耳。「啊,又吶喊了。」
「黑啊。我是真的想大叫,可是我怕被報警。」
「呵呵。」
「妳下次是幾要唱歌。」
「嗯?你是說。你是說KTV嘛,還是。」
「黑啊。」
「和他嗎。」
「前男友。他?現在是哪個???」小狐狸的對象太多了,張sir也搞不清楚。
「Wang,還是前前男友哈。」
「前前男友。」
「前前男友下次我休假他好像也有事,不過,也不一定。」
「嗯,所以又是wang,那妳下次要再跟wang出門。」
小狐狸依照現在的相處情況推斷。「應該會…」
張sir說:「給個理由。」
小狐狸想了一下,說不出個所以然。「也是。」
「妳密友知道?」
小狐狸搖頭。「不知道。不過,今天我有跟我同事說。」
張sir無力的樣子。「妳怎說,她說儍。」
「她知道我有一個很喜歡的人。」
「嗯。」
「今天跟她說我喜歡sm,喜歡的那個人是S,但前天和一個不愛的人做。」
張sir再次深深地感覺到無力。
「呵。」
張sir朝她招手。「妳來…」
「啊。」小狐狸很快跑過去
「黑黑。」張sir大力擰起她的臉。
明明是被處罰小狐狸還很高興的樣子,她撫著泛紅的臉頰笑道:「呵,壞掉了。」
張sir問:「壞掉了?」
小狐狸攤手苦笑說:「沒啦。」
張sir又嘆了一口氣。「哀。」
小狐狸揉揉眼睛說:「上床了。」
「在床上?」
「嗯嗯,不然,躺哪。」
「躺地上,妳又不乖,而且要鍊起來,才不會亂來。」
「呵呵」小狐狸笑著問:「綁起來嗎。」
張sir說:「要用頸圈加鍊子再加籠子,哈。」
「呵呵,犬奴嗎。」
「不是,是欠k頭的壞小孩。」
小狐狸巧笑。「我,要,睡啦。」
「去吧,被被蓋好。妳還欠我k頭。」
「你要,」小狐狸頭微傾。「可是,每次要打我,你就嘆氣頭痛。」
「因為妳讓我,」張sir欲言又止。「快睡吧…我看個東西等等也要睡。」
「好,晚安。」
「抱好熊熊,晚安。」
小狐狸抱著小熊熊,很開心的樣子。
張sir看著她。「能不能…乖點。」
小狐狸把臉躲在小熊熊身後。「我盡量……」
「呼。」張sir吐出一口氣。「來…蹲下我摸摸…」
小狐狸衝過去張開手抱住了他,只是這樣便已熱淚盈眶。
張sir在她頭上輕聲說:「乖乖好嗎。」
小狐狸用鼻音答應:「嗯……」
張sir拉開被褥。「快睡吧…別踢被子。」
「好……」小狐狸爬上床,鑽進被窩裡。
張sir坐在床邊看著她好一會,痛苦地摀額。「頭疼…幫我抓抓…來…我有點搞不懂了。阿……我要去倒水吃普拿疼了…」張sir甩頭站起,看了她最後一眼。「呵,晚安。」

20150321,23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