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犬奴

購買寵物就是促成繁殖場中狗狗悲劇!
請支持「認養代替購買,節紮代替撲殺。」

張sir在半夜12點前出現。
「回來了回來了。」看見張sir出現,小狐狸繞著他灑花轉圈。
自從和王先生做過後,彷彿解開了某種禁忌,小狐狸開始明目張膽地勾引張sir。他要打她,她就躲到他懷裡;他要擰臉,她就抱他。
張sir問:「妳那個閨蜜是處女?她跟妳一樣沒有毛?牠能戴狗鍊被幹?」
「她有毛啦。」
「哈,妳那知道。」
「因為我看過,哈。」
小狐狸告訴張sir今天上官來過,非常快速地簡述過程,最後結論:「我不再倚賴他。」
「很好,來…獎勵妳。」張sir摸摸她的頭。
小狐狸開心地搖搖尾巴。「不過有點倚賴你耶,呵。」
「哈,我只會轉妳的臉。」
小狐狸來了一記回馬槍。「戴狗鍊被幹還不錯。」
她的脖子還記得項圈的觸感,如果由主人親手戴上,那個感覺一定很不一樣吧。「切。」張sir別開臉,假裝不在意的樣子。
「我來上床。」
「嗯,」張sir還在想像她戴狗頸圈被幹的樣子。「所以,妳註定睡地板了。」
小狐狸扁嘴說:「你不是要抱我上床幫我蓋被子嗎。」
「等妳乖點。」
「嗯…」
「現在我只想轉妳的臉。」張sir伸手要擰她的臉。
到了觸手可及的狩獵範圍,小狐狸抱住他。
張sir從她的後頸拎起。「我抓妳來打蚊子好了,哈。」
「我只會往你身上打。」對於不臣服的人小狐狸就是這樣沒大沒小。
「婀,最狠婦人心。」
「呵呵。」
張sir給她戴項圈加上鍊子綁在打不到他的床角。
結果小狐狸整晚吵鬧,不讓他睡。
張sir爬起來用膠帶把她的嘴巴封起來。
小狐狸杏眼圓睜,一怒之下差點把整張床給拆了。
張sir把她抓去廁所綁馬桶上,心想應該不會起來…連馬桶都拆了。
不能說話的小狐狸,很無辜地看他。見他前腳剛走出廁所,便開始低泣。
「幹嘛這樣勒。」見她流淚,張sir就心軟了,回頭將他嘴上的膠帶撕下。「哭…那要轉臉。」
「……冷。」小狐狸順勢依偎在他懷裡。
「我幫妳吹暖氣,夠義氣吧。」
小狐狸任性地說:「……我不要咧,我要體溫。」
張sir找擋箭牌。「哈,不然勒,閨蜜勒,叫她給妳體溫…反正妳們都看過了。」
「哪個閨蜜。」
「哈。」
「男人和女人的溫度是不一樣的。」
張sir忽然問:「還想他嗎?」
「上官嗎。」
「嗯。」
小狐狸輕輕地說:「他還是很重要。」
那怎麼有喜歡的人還來調戲他。
張sir撇嘴。「哈,今晚睡床下。」
「睡大熊熊身上。」小狐狸調皮地朝他吐舌,轉身就想走。
張sir拉住她脖子上的鎖鍊。「不行,去睡床下,哼。」他像個吃味的男孩一樣鬧脾氣。
小狐狸開始委屈地嚶咽抽泣。「我不要床下。」
「妳又不乖。」
小狐狸嘟嘴反問:「哪不乖。」
張sir忽然醒悟。「不對。戴狗鍊被幹還不錯,是她不錯還是妳。」
小狐狸嘻嘻一笑。「你猜呢。我,來,睡,啦。」
「我不猜,哈。」張sir選擇明哲保身。
「哈,那晚安。」
「被被蓋好。」
「嗯。」
「別趴著…晚安…」
「唔……那是等等要的,晚安。」小狐狸覺得挑逗他很好玩。
「騙我。」
「騙你什麼。」
張sir失聲道:「不是來了怎用。」他的表情很驚恐。
「來了怎不能,手又不用伸進去。」
「算妳狠。」張sir深深地感到無力。
小狐狸經驗豐富地說:「隔著褲子也可以啊。」
「那…我想給妳答案,是妳。」
小狐狸眼中閃動著淘氣頑皮的光芒。「你猜到我等等的劇情啦,呵。」
「晚安…乖乖的。來…摸摸。」
小狐狸靠過去,頭枕在他的腿上,享受男人手掌心傳來的溫度,舒服地瞇起眼。
「好…可以睡了…」有了這樣的溫柔,她已無憾矣。
張sir吞嚥口水。「我也要,想要,晚安。」
小狐狸微微歪著頭。「你也要摸摸。」
「呵。」
小狐狸的手不安分地來到他的胯下,葇荑溫柔地捧起蛋蛋,輕輕地搓揉,一雙明眸直勾勾地望著他的眼,彷彿要將他的魂魄也勾引出來,她手在從蛋蛋摸到大腿。
張sir打從內心地低吼。「想要。」
「想要什麼…」她的目光流轉。「這個你不是要等我睡著才說。」
張sir微微一笑。「呵,等妳睡,妳就來不及,因為妳趴著,呵。」
「咦,這樣才能,戴著狗鍊,從後面。」
「上妳。」「拉著幹啊。」他們同時說。
「那就一起高潮吧,呵。」小狐狸嬌羞一笑。
她一隻手在他身後撫摸他的後背,半擁著他,婀娜的身體摩擦他的肉棒,就是不給他。
沒想到才剛學來的技巧,就用在他身上。
張sir往後退一步。「不行了,再下去,真的等等會破皮。」
小狐狸掩嘴輕笑:「呵呵,你常會摩到破皮。」
「我沒常啦,是今天想要。」
「是喔。」小狐狸故意問:「只有今天想要喔?」
「又沒卡卡能欣賞,哈。」張sir苦笑。
一直到之前他都忍的不錯,小狐狸就是想看他面具剝落的樣子。
男人啊,可千萬要坐懷不亂,就別愛上她,因為她只會愛不愛她的人、不上她的人。
當勾引上慾火焚身只想上她的男人,她就會如棄屣般地丟在路邊,不屑一顧。
騙你的~
這是她的本能,一種求生的本能,為了能在這個世界上生存。
她不一定能跟愛的人做,但她會跟信任的人做。
他的神色變得陰鬱。「不行了…妳脫光,給我,想要。」
小狐狸露出妖冶的笑容,依舊故我地繼續點火。她跪下舌頭由蛋蛋往上舔,舌尖停在龜頭的門口畫圈,在整隻含入,感受他在她的嘴裡變硬。
他仰頭發出舒適的呻吟聲。
他抓住她的頭,往他身上用力一壓,深深地頂入她小嘴內,在她口中愈來愈硬。
他扯動她的頭髮,分身離開她的嘴,來到她身後,把她的內褲拉至大腿。
她手腳抵在地板背對著他,就像母狗一樣趴著,淫蕩的舌頭伸長露出,彷彿在等著被幹。
他拉扯她的頸圈,她不由自主地往後一仰。「小母狗,給我,我要進去。」
她翹高了光溜溜的屁股,讓私密的兩個羞恥的洞現出,好方便他進入。
張sir往下一摸,發現小狐狸的小穴早已濕到不行。
他握著硬得發疼的分身緩緩地進入她的體內,感覺一股熱包覆住他。按著他的速度,或快或慢,使用她的身體,從背後式插得很深,她叫得很大聲。
他一隻手塞入她的嘴裡玩弄她的舌頭,幾乎是馬上,她含住他的手指,像在汲取什麼吸得嘖嘖有聲,舌尖還不斷地挑弄,像在含肉棒一樣的認真。
他的另一隻手慢慢地伸入大姆哥,塞進她的肛門裡,這下就是名副其實的三穴同入。
多重的刺激下,小狐狸很快地就到達高潮,小狐狸一抖一抖地抽搐,陰道一直收縮,連續五到六次。
兩個人都有點虛脫。
小狐狸全身發抖,在地板上縮成一團,像隻受驚的小動物。
張sir彎腰抱起她。「走…上床。」
小狐狸還有些恍惚。「噫。」
「今天趴身上睡,哈。」
「啊啊啊。」
「呵。」
小狐狸臉貼在張sir胸膛,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他身上。「那我睡了。」她安心地閉上眼睛。
「晚安。」
因為感冒鼻塞,張sir不好睡,確認小狐狸熟睡了,他才把她放到旁邊大熊熊的腳下,但翻來發去就是睡不著。「不要睡了,起來陪我開槓。」他看著她的睡臉輕喚。「妳…要乖乖的,答應我的事…黑黑,都要做好,來……乖一點,晚安。」

20150327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