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磨豆腐

一早小狐狸的腦袋就高速運轉,乾脆爬起來準備禮物。
每天她都會期待,打開門會看到什麼遺留物。
「早,妳是5點那麼早起來。」
小狐狸笑盈盈地對他說:「早,我準備了禮物喔。」
張sir疑惑地看她。「禮物?」
「是啊,敬請期待。」
「給前前男友。哈。」
「不是欸,給你。」
張sir更不解。「給我?」
「等我弄好。」
「嗯。妳不是要跟他去唱歌?」
「哪有每個禮拜都唱歌的。」
「妳自己說的老郎。」
「那烏。」
張sir無力。「頭來,我敲一敲。」
「摸摸。」
張sir微笑。「呵。不會5點就坐在那吧。」
「因為一直想東想西,就爬起來了。」
「想東想西?」
「就是禮物。」
「暈倒。那我寧可妳好好的睡覺,把自己照顧好。」
「沒啦,應該說是,作家職業病。」
「哈。」
張sir從小狐狸給的資訊中一點一點探得她的真正位置,要是不小心就會被他抓到,這點和她的跟蹤狂病有得拼比。
當快要接觸到她的確切位置,小狐狸故意眨眨眼睛說:「秘密。」
「呵,妳贊…」
「這是我們的秘密。」
「我不要。臉來,要轉啦。」
「摸摸。」小狐狸張開手說:「抱抱。」
「不乖,還摸摸。」
小狐狸嘟嘴。
張sir右手伸出擋嘴。「沒用的。」
「呵,你怎麼知道,我親哪裡。」
「哈,因為妳現在是壞小孩。」
「呵。」
「有也是嘴,哈。」
「不是呢。」
「不然勒,變身嗎。」
「你想我親哪裡呢。」
「NOW只想敲妳的頭。」
「哈。」
「哼,不乖…」
「哈。」小狐狸像惡作劇成功一樣開心地拍手。「真好玩。」
「好玩?我又還沒玩妳。」
小狐狸微笑傾頭手指玩著髮尾。「噫,你要怎麼玩呢。」
「哈,秘密。」
「確定最後不是你被我玩,被我綁起來鞭打,咻咻咻。」小狐狸也想穿上馬甲、高跟鞋,舉起藤條。當然~只是做做樣子。
張sir左手、右手、轉圈圈…擋擋擋,意外的身手靈活。「不會啦,因為我會先擰妳的臉,哈。」
「呵,怎麼我也學過空手道。」
「哈,沒關係阿,我不怕。」
「是齁,哼哼。」小狐狸瞇眼估量他的身形。
「我有學過…打巴掌,哈。」
「是喔。」
「一掌妳就暈囉。」
「我也會擋,反擊。」
「哈,不會啦。妳的手我會用膠帶反綁在後面,所以,妳不用反擊了,哈,我贏了。」
小狐狸無語。「你都用膠帶啊。」
「沒有啊,是只有妳。」
「是喔。」
「那是武器之王。」
小狐狸天真地看著他。
「藏於無形,隨手可得,被警察抓了也沒輒。」
「婀,是什麼東西啊。」
「膠帶。」
「呵,還沒被膠帶綁過耶。」
「台語叫太布,英語叫…」
小狐狸接道:「tape。」
「聰明,來…來腳邊。」張sir招手。
「呵呵。」
張sir摸摸小狐狸毛毛的頭。
小狐狸舒適地搖搖尾巴。
「哈,果然好厲害,馬上TAPE,我喜歡。」
「呵,因為太布啊。」
「呵。」張sir再寵溺地摸摸她。
小狐狸尾巴搖得很快。
他們互相分享音樂,小狐狸想到什麼就會跟張sir說。
張sir逛完她家,逛到妹妹家,大玩找不同的遊戲。
「來…」
小狐狸張手討抱。
「不行。」
「唔。」
「衣服穿上才能抱。」
「是喔,穿衣服就能抱啊。」小狐狸歪著腦袋。
「黑啊,哈,沒穿亂抱…等等會被過肩摔,老骨頭,不行,哈。」
「婀,你被過肩摔嗎。」
「黑啊。」
小狐狸拍手。「好玩。」
「又哪好玩。」張sir再度感到無力。「妳有虐待狂嗎。」
「呵,你現在才發現嗎,我是女王啊。」
「哈。這狗狗不乖,要綁好,會咬人,還會過肩摔。」
「呵,我是女王呢。」
「女咖稱啦,來…打屁股。」
「你一開始不就喊我女王好嗎。」
「哈,忘記…忘記,呵。」
「我都記下來了。」
「哈,快…來,頭來,我敲。」
小狐狸張開手。「摸摸。」
「摸哪啊,哈。」
「摸頭啊。」
「大頭小頭,哈。」
小狐狸愣愣地看張sir。
「黑黑。」
「不是只有你有大頭小頭嗎,你有三個頭,比我多一個。」
「是嗎。妳哪災,這狗狗不單純。」
「你才不單純呢。」小狐狸笑說:「你還有豬頭。」
張sir罵道:「妳阿罵勒,叫我豬頭。」
「嘻嘻,哈。」
「喝…」張sir集氣,準備龜派氣攻。
小狐狸嬌嚷:「先抱住你就好了。」這麼近的距離,他就沒辦法發功了。
張sir笑說:「哈,衣服要穿好才能。」
「我有披懶人毯。」
「不行…哈。」
小狐狸舞動身上寬鬆的長袖衣毯。「方便,這樣就不用穿了,還可以當被子用。」
「哈,早上起來就不見了。」
「是喔。」
「右手一拉…一甩…黑黑,然後就……」
「是你的手嗎。」
「黑啊,我會,大喊,」
「嗯。」小狐狸好奇張sir會怎麼演。「有色狼。」
「眼睛要瞎了,學妳同伴,哈。」
「自己把人扒光,自己又喊眼睛瞎,這人有病嗎。」小狐狸斜眼看他。
「哈,妳態度不好,來…我敲頭。」
小狐狸張開手抱他。
「來。」
小狐狸嘟嘴作勢要親他。
張sir在椅子上拍拍大腿。「哈,坐上來…」
「YA。」小狐狸開心地撲上去,坐到他的大腿上。
「乖。」張sir頭左閃右閃。「不過…臉擋住我的電腦。」
「呵。」小狐狸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腿上磨蹭,感覺到褲檔裡有東西慢慢翹起變硬。「好玩。」
張sir皺眉。「不好玩,會凍不住。」
「呵呵呵。」小狐狸扭動纖腰。「那就讓他軟掉後,再繼續磨。」
「好險有內褲。」
「可以射在內褲裡嗎。」
張sir左手拉她的臉。「…我看不到我的MV,勾好脖子。」
「嗯…」小狐狸聽話地兩手勾在他的脖子上。
「妳又沒坐那麼前面。」
小狐狸眼谷溜谷溜地轉,又想到什麼壞主意。她臉湊近在他的耳朵又親又舔。
張sir左手拉她的臉。
小狐狸嘟嘴說:「我又沒擋住你的視線。」
「呵,想拉不行啊。」
小狐狸橫眉豎目,插腰道:「不行啊,師出無理。」
「不乖。」張sir右手摸到她的屁股。「哈。」
「唔。」小狐狸不自然地臀部。
張sir摸摸小狐狸的頭。
小狐狸笑瞇了眼。
「呵,坐前面點。」
小狐狸問:「為什麼。」
張sir說:「想要磨。」
小狐狸打了個機伶。「那我會有感覺呢。」她感覺到下腹熱熱的,像是有東西在搔癢,她腰前後扭動拿他的腿來摩擦,卻是摩擦得更熱了。
張sir命令她:「腳夾住。」
「嗯…」小狐狸腳夾住他的大腿,卻感到更想要了,她的手扶在他的肩膀上,輕輕低喘。
張sir抬頭她的脖子。
小狐狸縮著脖子閃避笑說:「呵呵,那我要咬你。」
「咬不到。」張sir雙手繞胸大力抱住她。
小狐狸問:「抱緊緊嗎。」
「要抱超緊。」張sir緊緊地擁抱著小狐狸,使她透不過氣。
「那就好。」小狐狸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眼眶熱熱的。
「嗯。」張sir舔著小狐狸的脖子慢慢往上,用舌頭撥開她的頭髮。
「唔。」小狐狸氣息一窒,忍不住叫出聲:「啊…」
「幹嗎,哈。」張sir問。
「哈。」小狐狸不好意思地傻笑,將他抱得緊緊的。
張sir左手抓她的右手。
「為什麼。」小狐狸不明就裡地看著他。
張sir抓她的手放他內褲裡,右手進攻她的內褲。
「嗯…」小狐狸開始在他腿上扭動。「會受不了呢…」
張sir嘴舔撥開髮的耳朵,雙手往上轉奶頭。
小狐狸感覺到底褲一片濕潤。「嗚,濕掉了,怎麼辦。」
「乖…」張sir輕聲安慰。
「嗚…」小狐狸靠著他喘氣。
張sir看著她說:「起來…」
「嗯…」小狐狸扶著他的肩膀,將跨著的腳收回站到同一側。
「站好…」
「嗯…」小狐狸站得挺直,緊張地看著他。
張sir雙手脫下她的的內褲。
「那你的呢。」小狐狸見她都被脫個精光了,他身上還一件內褲,不公平。她耳朵動動。「我用嘴巴脫。」
小狐狸先這裡親親,那裡舔舔、聞聞,再咬著褲角,一點一點拉下來。
「來…」張sir喊,輕輕撫摸她的頭,眼中充滿了愛憐。
小狐狸脫得很慢,因為會嗅嗅、舔舔,內褲裡凶器的早已昂然挺立蓄勢待發。小狐狸隔著內褲舔那個凸起來的地方,把內褲都弄濕了。小狐狸舔到蛋蛋的地方,咬著內褲,把內褲全部咬下來,然後跪著看他。
張sir繼續摸頭說:「乖。」
小狐狸聞聞他的肚臍下面,舔舔他的腰,下面有一叢毛,她繞過往下舔到大腿,舔到大腿的內側,仰頭含住蛋蛋。
張sir再也忍不住,彎腰從跨下將她抓起,抱起來放桌上,把她的腳打M。
「嗯…」小狐狸張開腳,看著他。
「臉來。」張sir撫摸著她的臉頰。
「唔。」小狐狸湊近。
卻沒想到張sir俯身親她的嘴。
小狐狸閉上眼睛,含住他的舌頭。
張sir說:「手來握著放進去,洞口上下摩擦。」
「嗚…」小狐狸驚愕地依言握著硬的火燙肉棒,她張開嘴巴看他說:「想要。」
「要什麼要說。」張sir眼神一凜。
「嗚,肉棒。」
「說,肉棒怎樣。」張sir凌厲道。
小狐狸吶喊:「幹我…」
張sir大力頂進去,裡面早已濕潤得讓他暢行無阻。
「嗚。」小狐狸低吟喘息。
張sir看大開的房門。「會不會被聽到。」
「但是爸爸在二樓應該聽不到吧。」
「去關門啦,笨蛋。」
小狐狸摀住嘴巴說:「輕輕地叫。」
「不乖…」張sir抽出來。
「馬上我關門嘛。」小狐狸瞅了他一眼,走到門口將房門關上鎖上。
張sir指著床上說:「去趴好…屁股抬高。」
「啊。」小狐狸趴在床上,就只有屁股翹得高高的。
張sir令道:「妳的右手經過下體抓住我的放在洞口。」
小狐狸握著他灼熱的欲望喊:「啊…要…我要。」
張sir的雙手抱著她的腰說:「用妳的手讓龜頭摩穴。」
「等你,進來…」小狐狸難耐地扭動,她自己屁股往後頂,讓龜頭抵在濕潤的洞口。「要…要…」
張sir右手打她屁股問:「要什麼,是女王還母狗。」
小狐狸不斷地扭動。「想要…」
「不說。」張sir往後退。
「現在是…母狗。」小狐狸小聲說。「…不要…嗚。」
張sir盯著她再問:「說要什麼,說好。」
「用力幹我。」說完小狐狸咬唇別開眼。
張sir說:「妳手放開,右手把腿打更開。」
小狐狸翹高屁股懇求:「啊…求求你,幹我…不行了。」
張sir雙手把她的腰往後拉到床沿,龜頭頂穴,一點點入,一點點出來,小狐狸小穴裡的濕潤馬上就把龜頭都弄得濕濕黏黏的。
「啊…嗯…嗚…嗯…」
張sir右手打她屁股。「說妳是誰的母狗。」
「啊…」小狐狸驚叫出。
張sir往後抽出來,擰她屁股。
「啊…現在是…你的…母狗…」
張sir問:「要被幹。」
「要…」
張sir右手握陰莖,對準,先龜頭沒入,抽出,進去,再進去,抽出…
「嗯…不要抽出…好難受…要…啊…」小狐狸最受不了這樣的折磨,水都滴出來了,弄濕床單。
張sir忽然大力插進去。
「嗯…」小狐狸弓起身子叫出,舒服地癱軟下來。
「躺平。」張sir說:「手勾住,我的脖子,來,要來個快速的,要整根進去。」
「呵。」小狐狸手勾在他的脖子上,一雙勾魂的鳳眼脈脈地看著他,臉靠近親他的嘴。她輕聲說:「幹死我也沒關係喔。」
張sir問:「頂住子宮嗎。」
小狐狸說:「我要全部,很深很深,很用力很用力,不要憐惜我。」
張sir微微一笑。「想要。」
「要…你…」
張sir右手抓她的奶頭。
「嗯…」小狐狸眉心微蹙,抓住那隻手抓放到嘴裡咬、含、啃…
張sir陰莖插進去。
「啊。」
「妳搖。」張sir說。
小狐狸不是很會動,可是想要,就用力的往他的身體撞。
張sir轉為主動抽插她,在她耳邊說:「妳這條小母狗。」
「我要你。」小狐狸舔舔他的耳垂,陰道夾住他的分身,把他夾住又鬆掉,再夾緊,上下摩擦。
張sir咬呀呻吟。「啊……不行…母狗這樣我會射。」
小狐狸露出妖媚的笑容問:「可以射在我嘴巴裡嘛。」小狐狸一邊說一邊繼續夾,摩擦,夾緊再放鬆夾緊…
張sir低吼:「夾緊,要幹翻妳。」
小狐狸喊:「幹我…」
張sir說:「幫我吸。」
張sir放到她嘴巴裡,小狐狸便本能地含住,閉上眼睛深情地吸吮。
張sir仰頭:「想要,想射嘴裡。」
張sir再也忍不住抓緊頸圈幹她的嘴,直到射出,他捧著小狐狸的頭看她嚥下,然後累得躺在她身邊。
「呵呵。」小狐狸笑得像銀鈴。
「呵,妳這小壞蛋。」
「我不知道你也會這樣調情啊。」
張sir張開左手臂。「來…左手讓妳當枕頭,呵。」
小狐狸開心地抱住他。
「乖。」張sir右手摸摸她的頭。
小狐狸全身光溜溜,舒適地縮在他懷裡。
「要乖乖的啊。」
「嗯…」小狐狸用臉頰磨蹭他的胸口。
「呵。」張sir摸摸她的頭說:「乖。」
小狐狸安詳地閉上眼睛,輕語呢喃:「感覺就可以睡了。」

20150328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