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想說的是

昨天與主人家人見面。
先抵達的我在豆漿店坐著思索要吃什麼、該先去結帳嗎。
不一會兒,我抬頭就見主人家人在我眼前。
我自然地露出燦爛的笑容。
但主人馬上說我沒禮貌。
那時候我有點傻愣住,很難表現出與他見面快樂的樣子。
我光是要維持正常的表情和說話就費了我大部分的心力。
我忘了、我忘了,除了露出笑容,還必須要開口問好。

前幾天主人告訴我他們聊到結婚這事,他爸爸說如果結婚還是要過他那關。
其實白話來說就是我還沒通過他的標準。
我對主人說沒關係啊,反正沒結婚也沒關係。
這也是我不想結婚的原因之一,明明是兩個人的事,其他人總是很多意見想法。
但主人說他想結婚,他媽媽也希望他結婚。

我沒有刻意不想去與他父母親近友好。
主人很努力地想撮合我們。
他媽媽有慢慢地將我拉入他們的生活圈。由於她比較主動,也有表現出友好善意,所以我有比較放下戒心,比較能與她說話,雖然還不是很自在自然,但我是說的出話的。
與人互動來往這種事我總是自然而然。
你對我好,我對你好。
處的來就在一起,不合就不要勉強。
但對方是主人的父親,我不能隨心所欲。
有話就說,沒話題我也無話可說。說話對我來說本來就不容易。更何況是對一個不是很喜歡我的人。

我已經花了上半輩子在討好我父母,做他們的乖女兒。
我已經不想再假裝了。
本來就有合得來和處不來的人。
我不是一個社交良好、很會交際的人。
我不會八面玲瓏、左右逢源。
我的努力對你來說可能前進不到一釐米。
對你來說沒什麼的事,對我來說已經要了我半條命。

其實我想說的是,
我不是不願意接近、靠近。
只是我想用我覺得比較舒服一點、不會太勉強的方式。
你愈是期望我的壓力愈大,可能做得更差。
甚至有可能我們就是處不來。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