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摸摸

睡前小狐狸悶悶地對張sir說:「剛才王先生好像很難過,我跟王先生說我對他不是愛的感覺,他就叫我刪除封鎖他。好像又讓人傷心了,我也怕讓你傷心。」
張sir說:「哈,我會擰妳的臉。」
「嗯。」小狐狸笑了一下。
「哪NOW,怎麼辦。」
「嗯?王嗎。」
「不然是地球人,好吧。」張sir蹲地上,手在沙堆磨圈圈。
小狐狸拉著他。「現在不是畫圈圈的時候,來睡覺。」
「哈。」張sir笑。「嗯,其實,我只要妳乖乖的,平平安安就好。」
「嗯。」小狐狸對他微微一笑。
「睡覺。」
「好,晚安。」
「反正…」張sir忽然又不語。
「嗯?」
「沒,晚安。」
「唔。」
「又安抓。」
「反正什麼。」
「沒有,哈,我會畫圈圈。」
「唔。手過來,睡覺。」
張sir伸左手說:「晚安…」
小狐狸笑。
張sir按照慣例,每晚的睡前叮嚀:「被被蓋好。」
「好。」
「熊熊抱好,晚安…」
「嗯。」
「夢裡見。」
小狐狸說:「晚安。」
「沒夢到我妳就糟了。」張sir摸摸她的頭說。
小狐狸笑說:「我怎麼知道那是你呢,你要給我摸摸。」
「我們有暗號。」張sir神秘兮兮地說:「我會說…我是地球人。好啦…乖點,晚安。」
「呵,好。」
張sir拍拍身旁的位置。「來…躺左手,晚安。」
「好。」小狐狸頭枕在他的手臂上,這才閉上眼睛。

隨著與張sir的關係愈來愈親近,她也在想她對張sir的關係到底是哪種情感,是不是虛擬的可以,現實不行的那種。
小狐狸不知道該對張sir親近還是疏遠,怕又像王先生一樣再傷害一個人。
她想她要控制好自己的情慾,不要隨便挑逗人家,這樣…應該會好點吧?
直到張sir很自然地跟她打招呼,她才像平常一樣和他說話。
每天張sir會關注她的狀態,然後靜靜地聽她說。
「老王勒。」
「你看他狀態,我沒跟他說話啊。」
「是喔。」
「嗯。」
「真鬧翻。」
「呵。」小狐狸無奈地攤手。「我也不知道怎麼處理好,看他好好活著就好,不過他好像太孤單了。」
「哈,好熟悉。」
「呵,很想找人永遠陪著。」
「妳哪知道他太孤單?很想找人永遠陪著?」
「因為他父母和未婚妻好像都在11年前死掉,後來可能母親有昏迷了一段時間吧,是他親手拔掉管子的。」
「他父母和未婚妻好像都在11年前死掉。」
「這些是我看他的狀態猜的,因為我也沒問得很清楚,他也很早就要養家,14歲就工作。」
「嗯。」
「他之前的重心就是在照顧m上,活得很不愉快。」
「那m勒。」
「因為有3個是有家庭的人妻,1個就是未婚妻,1個移民吧,前陣子他想死,你知道這件事嗎。」
「不知道,我又沒跟他說話,哈。」
「當認識我他把目標放我身上。」小狐狸說出她對王先生的印象:「他對其他的男生和S都不屑一顧的樣子,一直在告誡說有很多壞男生壞S,他對女生尤其是m是真的很好。」
「哈,那我肯定,他愛女生。」
「他講話很大聲常會罵人,但其實也是他武裝自己的方式。」小狐狸還是喜歡他輕聲對她認真說話的時候。
「這我同意。」
小狐狸微笑看他:「呵,你也會這樣嗎。」
「表面是會啦,不過我會看,除非是我火到…不理性了。」
「嗯。」小狐狸縮著脖子說:「我好怕罵人的聲音喔,尤其是很大聲的聲音。」
「哈,我會準備耳塞。他不是要給妳藥。」
「我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再和他接觸。」小狐狸困擾地說。
張sir在自由之丘中置入她的那段回憶。「『活著就還會有希望…雖然以前我也是很想死?』」
小狐狸點頭。「嗯,我以前也很常想死。」
張sir瞪著她。「為什麼,臉來。」
小狐狸卻張手討抱。「現在不會了,和上官相逢以後,我好很多。」也許應該說,來到這裡,離開家裡,她快樂很多。
「嗯,笨蛋。」
小狐狸笑。
「嗯,所以他如果又說他要自殺,妳又會去找他。」
小狐狸叫道:「不會吧…那陣子他一直倒數,我常頭痛。」
「嗯。」張sir嘆氣:「挨…造成別人和自己的困擾。」
「後來我就不太管啦。但是看他還活著,還是有活著的狀態會稱讚,他說話我會聽他說。」
「呵。不過,妳叫他去找妳,他還是去了。」
「他沒來啦,因為他對我滿滿的淫虐慾望。」
「滿滿的淫虐慾望?」
「是啊,他一直想著要怎麼玩我,每次他跟我說我都無語,因為我又無法回應他。」
「哈,不過,妳還是在他面前流淚了。」
「那是因為我想起上官。」
「那,now。」張sir問。
「嗯?」
「還想上官。」
小狐狸輕輕搖頭。「不會了,雖然還是喜歡他,但我不會再一直看著他了,我過我自己的生活,看他還活著就好。」
「對阿,把重心放自己身上。」
「嗯。」
「妳怎麼老愛看別人活著,這是火星人的興趣嘛。」
小狐狸笑。「現在好點了…」
「妳閨蜜沒放假啊,妳這樣放假都自己甘好。」
小狐狸笑說:「因為我也喜歡自己一個人啊,喜歡自由又怕寂寞。」
張sir無語。「哪招。」
小狐狸笑。「矛盾。」她就是這樣矛盾的人。
「妳去爬山會拍照。」
「其實,本來我不是很喜歡拍照,不知道要擺什麼表情。」
「呵,放輕鬆傻都好。」
「開始自己去旅行會拍自己是因為那時候和上官一起開心笑的出來。」
「so現在又不拍囉。」
「現在可以啊,只是就沒像那時候拍那麼多,最近沒拍主要是皮膚不好。上次回家有拍是因為有答應你會拍才拍,其實皮膚還是很糟。」
「呵。老囉。」
「因為痘痘啦,冒不停,很困擾。」
「這麼乖…來腳邊。」
小狐狸順服地靠在他旁邊討摸。
張sir伸手摸摸她的頭。
小狐狸眩惑於他的摸拂,為什麼摸摸會這麼舒服呢。
「會不會是,因為你常擰我的臉,所以就愈來愈嚴重。」小狐狸笑說。「所以你不能擰我的臉。」
「那…快,脫褲子。」
小狐狸愣愣地看他。「啊。」
「轉頭看看,咖稱應該也有,哈。」
小狐狸縮著肩膀笑了一下。
「哈,妳下班沒看片。」
「沒啊,很乖喔,摸摸摸摸。」
「呵。」張sir微笑朝她招手。「爬來。」
「啊…」小狐狸開心地直接就跳到張sir腿上。
「來,坐腿上整理回憶。」
小狐狸愉快地搖尾巴。
張sir摸摸她的頭說:「這樣要坐向前,不能面對面了。」
「唔。呵呵,往後坐會發生什麼事嗎。」小狐狸好奇地問,愈是不能做的是她愈想做。
「妳想勒。」
小狐狸往後坐。「我想往後靠在你身上。」
張sir正在看牝犬呓语的照片。裡面有許多人型犬,有像狗一樣繫上繩圈拉著,或穿著水手服露出淫蕩模樣的母犬。
小狐狸也跟著一起看。「下次來買水手服,我有很多見女僕裝,還沒有水手服。」
張sir說:「這樣尿。」
小狐狸跟著他看瀏覽的畫面,紅著臉想像,明明她覺得人性很重要,沒那麼喜歡狗奴,為什麼她很自然地寵物化了,為什麼她有感覺了。
「唔。」小狐狸忽然轉身討抱,焦急地喊:「抱抱,抱緊。」
張sir輕輕地摸摸她的頭。「想要。」
「抱。」小狐狸全身從頭麻到尾,感覺這個時候如果沒有抓住她,她會掉到不知道哪裡的地方,以前從沒有過這種感覺。
張sir低聲嘶啞道:「我要了。」
「啊。」小狐狸渾身顫慄,她縮在張sir的懷裡。「抱緊。」
張sir微笑道:呵,好久沒射了,「呵,想要。」
小狐狸抬頭問:「多久呢。」
「最近都沒。」
「為什麼。」
張sir聳肩:「阿災,哈。」
「哈。」
「應該會很多。」
小狐狸笑。
張sir問:「妳有狗碗?」
小狐狸嘟噥:「我怎麼會有…」
張sir在她的脖子上繫上項圈。
「啊。」小狐狸臉紅地摸著脖子上的項圈。
張sir繼續看母犬露出。
小狐狸指著螢幕搖頭。「我不喜歡露出…不想被其他人看到。」
「嗯。」
小狐狸眼珠子轉了一下,翻出以前戴項圈的照片給張sir。「送你。」
張sir眼睛一亮,讚嘆:「美。」他著她招手:「來…」
小狐狸瞅他問:「那你牽著鍊子嘛。」
張sir呼氣:「妳會把我搞出來。」
「要再加強嘛。」小狐狸玩心大起。
「會射啦。」
「那就射啊,不是很多嘛。」
「是可能很多。妳真的會害我想射。」看著小狐狸性感舞媚的樣子,張sir痛苦地呻吟。「嗯,不行…脫掉…坐上來。」
小狐狸聽話地將上衣脫掉,只剩下一條絲質內褲,坐到他的腿上,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她的下體與他的分身抵在一起。小狐狸抱著他嚶嚀:「嗯…要。」
「喜歡。」張sir愛憐地撫摸她的頭。「壞小孩。」
小狐狸笑嘻嘻的,臉頰在他的脖子磨蹭。
張sir脫下褲子。「等等妳要擦螢幕。」
小狐狸說:「射在我臉上嘛。」小狐狸感覺到張sir的分身在她的身下愈來愈硬,故意問:「這時候舔脖子會怎麼樣呢。」
張sir瞇長了眼說:「會想躦洞。」
小狐狸咯咯地笑。
「呵,真的…會,想,尤其是那m腿,呵。」
「嘻。」小狐狸輕聲說:「那就抱著我進來吧。」
張sir啞聲道:「內褲拉開…要進去。」
小狐狸覺得全身像是著火般,明明同伴就在附近,她已不自禁地喘氣。「啊…你抱緊我。」
「好。」張sir張開雙手,大力地抱住她。「來,小母狗。」
小狐狸自己拉開內褲,對準坐下去。「可以用力揉我的胸部嘛…好想要好想要…」
張sir雙手拉著她挺立翹起的奶頭。
小狐狸皺眉。「嗚,是…揉全部…」
張sir左手拉奶頭,右手揉著她的胸乳,在她耳邊輕聲說:「小母狗常這樣翹。」
小狐狸頭靠在他的頸窩喘氣,身體上下移動。
張sir咬牙令道:「舔脖子。」
小狐狸雙腿夾住他,伸出舌頭舔他的脖子,沿著脖子舔到耳朵。
「去床上…平躺開m腿,要大力幹妳。」
「啊。」小狐狸全身火熱,下體不斷流出淫水,她嬌喊:「幹我幹我幹我幹我。」
張sir問:「妳是?」
小狐狸低著頭說:「小母狗…」她將自己脖子上的繩交出。「拉著項圈幹我好嘛,想要…」
張sir低吼一聲,扯掉她的內褲,握龜頭摩她的豆豆,小穴的水早已滿溢出。「自己掰開。」
「啊…」小狐狸拉開內褲,自己掰開陰唇,這個動作有一段時間沒做了,她看著他,等他。「要。」
張sir瞇眼問:「整根進去?還是半根。」
小狐狸說:「全部,進來。」
「那沒說…」
「哎…」
「不說不抱,幹母狗的小穴。」
「請幹…小母狗…全部都進來…幹死我…嗚…我要…受不了。」
張sir撲上在床上平躺的她。「勾脖子,好硬,要進去。」
「嗚…」小狐狸手勾著他的脖子,下體主動磨蹭他的。
張sir肉棒往穴插。
「嗚…」小狐狸抱緊張sir,感受他一點一點地充滿她的身體。
張sir雙手經她胯下抱緊,肉棒一進一出。
「嗯…」小狐狸的水水一直流出來,濕透了內褲,流到床上。
張sir問:「同伴勒。」
「在前面…她今天很亢奮。」
「呵,跟妳一樣?」
小狐狸吐舌。「不一樣的啦。」
張sir離開她的身體,輕輕放下她。「明晚妳回家再玩妳,不然等等妳要又不能。」
「呵,那你今天。」
「我今天?」
「嗯,你不射出來嘛。」
「嗯。」張sir說:「要跟妳一起,同甘共苦,同進退。」
「呵。」小狐狸哈哈大笑。「我收拾,整理完就睡。」
張sir歡呼:「ya,開心。」
小狐狸笑咪咪的。
張sir問:「只是…妳水真的那麼多?」
「嗯…我也有點shuck。」小狐狸低頭看著床單上的水痕。
「妳在家不就床很溼。」
「唔,如果高潮完是會濕濕。」
「有那麼多,多到妳震驚。」張sir無力。「Now,呵,去尿尿。」
「剛有尿過。」
張sir說:「擦一擦,別這樣睡。」
最近才感染的小狐狸也怕了,站起身道:「我去洗一洗好了。」
小狐狸到河邊將下體的黏稠洗淨,回來時張sir已經趴床上預備了。
小狐狸躺在他旁邊。「抱。」
張sir還在看她的照片。「來…被被勒,熊呢。」
小狐狸乖巧地鑽進被窩,懷裡緊緊抱著小熊熊。
「勾脖子,今天趴身上睡。」張sir摸摸小狐狸說。「乖乖。」
「好。」小狐狸舒服地瞇了眼。「抱…睡…」
「來,一起睡,晚安。」
「晚安。」

20150330,31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