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屋筆記

很久沒吵架了。
應該說很久沒大吵。
之前幾次小爭吵大部分都蠻快就和好。
其實這次也沒吵得很激烈,
但我很生氣、很難過。

這次是因為空屋筆記,
沒錯,《空屋筆記》。

我想先說說這本書的由來,
這本書是一位在出版社工作的朋友送我的。
從拿到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直沒有花時間看。
但我曾讀過書背:
人類被創造出來,是為了要被疼愛;
東西被創造出來,是為了要被使用。
這個世界之所以混亂如斯。
正是因為我們把東西拿來疼愛;卻把人類拿來使用。
我們生在一個充滿矛盾的社會。
人們逼著自己成為自己討厭的人、做討厭的事;
農夫不吃自己種的食物;
房子越蓋越多,有房住的人卻越來越少;
食物越種越多,但丟進垃圾桶的卻多過吃進嘴裡的。
我們只缺一個選擇,一個可以讓任何人,
而非單單有錢有勢的人,
過得更好更和諧,對環境更溫柔的選擇,
而非更多、更大、卻更痛苦的選擇。

我翻開第一頁看到作者寫著:
這不是本看完後可以闔上書本塵封進書櫃的書,請遵循下列規則閱讀:
1. 請在拿到書的一個月內閱讀完畢。
2. 請在留言頁簽名,寫上日期,可以的話也留下幾句話給接下來的讀者們。
3. 將這本書拿給有興趣閱讀的朋友,並請他們重複步驟一~三。
如果不知道要傳給誰,可以試著拿給本書首位閱讀者,或是跟空屋筆記聯絡。
這本書將因為各式閱讀的痕跡而漸漸變成一本無價書。

我沒打算簽名或留言什麼的,但從那時開始我就一直在想之後我可以把這本書交給誰,而不浪費了這本書。
就在昨天與一個同學約好見面吃飯,我馬上覺得他會是有可能對這本書有興趣的人。
所以我得利用在見面以前這不到兩天的時間內閱讀完畢然後轉交給他。

其實很久以前我就有追蹤作者的同名部落格,但一直都沒有好好看。
看了書以後我才知道作者佔領空屋的由來與過程。(有興趣的人可以查查空屋筆記
當晚與主人聊天時,我與他分享這本書的理念:
作者本來要到克羅埃西亞做交換學生,但因中途一些差錯導致無宿舍可住。後來經由人介紹到了一個被佔領的「屠宰場」在那裡與一群人過著沒水、沒電,翻垃圾桶與向店家要他們賣剩不要的食物。
Freegan並不是不想工作,不想花錢;
Freegan其實是一種盡可能不去剝削環境的價值觀。
我們絕對有辦法用更少的資源,過更好的生活。

我吃素,但其實只是因為從小吃習慣了,我吃不下肉,一想到那是殺害動物的生命我就有心理疙瘩、如鯁在喉。
也有人跟我說植物也有生命。活著本來就是必須不斷地剝削其他生命。
沒關係,反正我本來就不是個良善的人。我殺蟑螂螞蟻蚊子從不手軟。但我還是盡可能的少吃蛋、牛奶,那些藉由剝削動物所製造生產的東西。
我一直在想:
為什麼活著?活著這麼痛苦。
為什麼不能一直做自己喜歡的事?
一個人到底需要多少錢才能活著?
怎麼快樂地活著?
怎麼才能生存下去?
該怎麼活著,才能盡可能地不傷害地球、不殺害其他生命、不浪費資源地活著。
該怎麼活著?
還有另一種活著的方式嗎?
這是我一直在思考與追尋的。
而《空屋筆記》裡面有講到一些和我蠻符合的理念,雖然實際執行起來可能不是那麼容易。

我提到在克羅埃西亞有一群人在做這樣的事,大部分是佔領空屋的團體和無政府主義。
主人馬上說無政府主義就是一種暴力至上主義。人性本惡,人分為服從和被服從兩種,當一群人沒有政府,就會有人想要當頭,這時候就看誰的力量大,像是軍閥。而佔領空屋就是一種違反的行為,那被佔領屋子的屋主怎麼辦。
我說他們佔領的大部分是被棄置的屋子。現在閒置的空屋那麼多,沒房子可住的人那麼多,房子蓋那麼多,買的起房子的又有多少?餓死的人那麼多,丟掉浪費的食物又有多少?
違法又怎麼樣,本來我就不是很喜歡法律規範這種東西。現存在那麼多莫名奇妙的律法。可以活得好好的為什麼要拿那麼多的枷鎖牢銬在自己身上。我不想結婚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如此。
主人說我只是胡亂地把別人的意見當尺規。主人說那就像是馬克思主義,只是個烏托邦的幻想。
是很理想化,但我卻在書上這些人所做的事情看到了啊。

最近的新工作與交換學生有關,看著那些學生家長們的心得我也會覺得。啊⋯如果有機會讓自己的小孩也出國去不一樣的環境、不一樣的家庭、不一樣的教育體系下生活一段時間也不錯,但要花多少錢啊。
有什麼不需要花那麼多錢的方式也能達到類似的效果嗎?

主人是站在屋主的角度想,覺得他所擁有的家只是一段時間不在就被人使用了,任誰都不會接受吧!(這讓我想到了曾經生活在台灣山林的原住民,因為國民政府來了徵收他們原本居住的土地,並訂定為國家公園,於是他們無法再以從前的方式生活生存)
我說他們佔領的大部分是廢棄的屋子。閒置的屋子那麼多,無處可去的人那麼多。
他說那些人怎麼會無處可去。
好像會無處可去是那些人的問題一樣。(所以會被排擠也是被排擠的人的問題。)
的確,當事者或多或少都得為自己的下場負責,但佔領空屋的人並不完全是因為沒錢沒工作。
他說我總是浪費時間在思考這些事,庸人自擾。
我一直在思考活著這件事,因為我常常有快要活不下去的感覺。
他問我和他在一起後也是這樣嗎?
我說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這個問題與我和他的生活無關,是個人的生存意識。
他覺得我總是只考慮自己,而忽略了總是考慮我們的他。
這是另一個爆炸。

到這裡我覺得這是一個沒有結論的話題,本來就沒有誰對誰錯,他有他的想法,我有我的想法,我知道我們很不一樣。
也許是我表達不好,沒辦法完全地傳達書中的意念,我覺得一直有種被反擊的感覺,不是很開心。
看看時間,我說我不想聊了,我想休息了。

主人馬上說我又來了,說不過他就這樣。再來還要過個一兩天才會沒事,可能中間再發個文怎樣的⋯
他愈說我愈不想和他說話。

意見不同就算了。
我生氣的是他竟然說我思考的事是浪費時間、杞人憂天。
憑什麼!?
這是一種很污辱人的說法。我覺得自己並沒有受到尊重。
我不知道我以後還能再跟他說什麼,才不會是他所謂的浪費時間、無謂的思考。
還有每當我思考或想做的事,只要我太獨立、沒想到他或不倚賴他,他就生氣。

現在已經和好了。
我只是希望一樣的事情不要再發生。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