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1

「昭榮小姐,公子已經等您好一陣了。」門外的家丁喊著。
「來了。」我不經意地回道,換上最漂亮新買的裙子,檢查鏡子裡的自己好幾次,確認妝容沒有瑕疵才出門。
家門外已經有一群人站在門口等候,我朝著其中衣著最華貴,氣質超凡的男子走去,挽起他的手吐舌道歉:「哥哥,對不起,久等了。」
「就等妳了。」哥哥溺愛地用另一隻手的食指輕點我的額頭一下。然後向周圍的家丁下令。「出發吧。」
一行人這才浩浩蕩蕩地移動出發。
雖然我喚他為哥哥,但實際上他不是我的親生哥哥。
十年前,我的父母在一場意外中雙亡。正巧讓經過的富豪目睹整個過程,收留了我作為養女。他有個獨生子,因為年紀比我大,我就一直喚他為哥哥。
這些年來他們家待我就像親人般無微不至的照料,尤其哥哥對我是數不盡的寵愛。
像現在他開始慢慢地在接手家裡的事業,要到臨鎮去收帳,經不住貪玩的我一再央求,在向老爺請示過後,同意帶我一起去。
走過樹林,進入市鎮,我好奇地看著周圍的人潮,哥哥牽著我的手在人群間穿梭,見我直盯著那香氣四溢的攤販,他馬上招呼手下去買了一份給我嘗鮮。
「你這貪吃鬼。」他遞給我還冒著熱氣的食物。
我立刻接過咬了一口,這才想起要分享給他,將手中的食物舉高在他面前。
「妳先吃吧。」他拍拍我的頭說:「妳在這待著,我進去裡頭收帳,等會兒就出來。」
我點點頭,吃得很開心,看著他進入一間大屋子裡。
哥哥留下三個家丁在外頭守著我,家丁們見主子進去後也放鬆了下來,或坐或四處張望那些好吃好玩的。
我還想著要不要買另外一攤看起來也很好吃的,或是等哥哥出來後再讓哥哥買給我。
街道上突然人聲嘈雜,像是有人在嚷嚷著什麼,我看人群朝左右摒退,讓出了中間的一條道路。
只見有一路人馬,周圍繞著一群像是侍衛保鑣的人,圍繞著中間一名的男子。
中間那男人的服裝現代前衛,肩頭還披了件披風,表情輕佻不屑,一副其他人都低他一等的樣子。
他們那一群人竟然往我所在的這個大宅走來,我一時也緊張了起來,就在他們走到我面前時,他們轉向朝大宅的門口進去。
這時哥哥正巧也走出來了,與那群人擦身而過。看見哥哥我放鬆了下來,開心地迎向他。
哥哥微笑牽起我的手,就要和我離開時,背後突然傳來一個男生:「你就是昭渝?」
我和哥哥雙雙回頭,剛才那個痞痞的男子正停下來站門口看著哥哥。
「我是。」哥哥回答。「你是?」
「鐘炎。」他只說了兩個字,彷彿無人不知。
我沒聽過那個名字,哥哥卻瞇了眼。
「六甲的那地是你得標的。」鐘炎問。
「是。」
他們兩個對望了幾秒,然後鐘炎冷哼一聲,轉身進入大宅,臨去前還瞥了我一眼。
哥哥抿著嘴不發一語,直到大宅的門關上,他這才輕呼了口氣,換上笑顏,與我離去。
哥哥知道此時的我一定有一肚子的問題要問他,於是主動告訴我:「鐘炎是當今世上第二富豪。他家族靠投資高科技產業致富。」
「那我們算是世界第幾?」
「算的上是第五吧。」哥哥難得面露苦笑地說。「以前我聽說過這個人倒不是因為他有錢,而是他手段非常,一旦他想要的不論任何方式他都會想辦法得到手,他從不在乎後果,所以和許多勢力都有掛勾,之前我就盡可能地不與這個人接觸,不過六甲這塊地的事⋯⋯」哥哥沈吟了一下。「回去我再和爸爸商量。」說完哥哥揉揉我的頭,微笑地問說:「不說這事了。還想吃什麼嗎?」
我這才想起剛才還有個零嘴想吃,於是拉著哥哥再回頭去買。
回到家後,哥哥立刻就進入書房和老爺議事,半天都沒出來。
我自己到畫室繪畫打發時間,傍晚回到房間時我看到梳妝台上放著一張紙寫著:晚上十點,後花園樹屋見。自己一個來。
信末署名昭渝。
我拿著字條,心中竊喜,不知道哥哥要給我什麼驚喜。
小時候我們常在樹屋裡玩,雖然長大後就比較少去。
晚餐時哥哥和老爺仍在書房裡,我自己一個人簡單地吃過就回房,一直反覆地更換不確定要穿哪件衣裳好。到了約定前的最後十分鐘才匆匆換上去年哥哥送我的一件米白色蕾絲連身裙。
我避過家丁的視線,一個人悄悄穿越花園,來到樹屋。
這裡平常晚上並不會有人來,所以只留一盞燈。
我見樹屋裡沒有人,但燈下有一片玫瑰花瓣,我走過去撿了起來,放在鼻子聞了聞,眼角瞄見側門地上也有一片花瓣,於是走過去撿了起來,這時又看到幾個花瓣散落在門外的地上,延著後方的樹林過去。
我跟著前方的花瓣走,樹林裡有點暗,我本來也有點害怕,但想到哥哥就在前方我就不那麼害怕了。
忘記是第幾片花瓣,走進樹林中,突然花瓣的指示就斷了,我奇怪地張望想找是否有我遺漏沒發現的花瓣。
突然一個黑幕罩住我的頭⋯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