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臨彼岸》2 赤說:杏逢

花開,花落。
一晌貪歡,一晌悲哀。
何不以一夜之緣,享受一生之樂。

裂成碎塊的屋牆與倒塌的房屋殘骸⋯⋯
頭上的傷口一陣劇痛,把我拉回了現實。
我倒臥在一面牆邊,貌似是稍稍有些大意了⋯
「嗚⋯⋯」傑克不知道被炸飛到哪裡去了,剛剛那隻羅剎死前的能量釋放過於龐大,把傑克的結界跟我們都一起吹飛了。
耳機被爆風吹不見了,看來也只能回去找到傑克之後再說了。
題外話,傑克的神血能力是用電腦程式做媒介,導引出只有他可以任意進出的結界。所以他在彼岸花中,是負責通訊與防護這樣的角色。

我步履蹣跚地走近剛才的爆炸點,本以為應沒有任何生物存在,卻發現有個人型生物在場。
太大意了⋯⋯剛剛應該先偵查的。
那隻人形生物身形修長,俯臥在地上探索著四周,察覺到我後立刻挺起上半身看我。
是個女人,身上沒有半點遮蔽的衣物,有著女性的特徵,除了皮膚稍黑狀外,看起來跟一般女人沒什麼差別。
應該是羅剎沒錯了,不然不可能撐過剛剛的爆炸。
女羅剎貌似與我一樣在觀望著對方有什麼行動,或是與我一樣沒有足夠力氣先發致人了吧。

但⋯又⋯⋯感覺不太一樣,這傢伙好像不是一般的羅剎?
正常的羅剎會有外骨骼,也就是處於鎧化的狀態,即使是死亡也不會解除。
但她的外貌像是真面目,也就是她沒有鎧化的打算嗎?

只見她露出妖異的笑容,姿態窈窕,上肢撫地緩緩往我爬來⋯⋯

剎那,我感覺身體一陣麻木。
是麻痺毒嗎?!什麼時候⋯⋯
對方⋯⋯眼神閃爍著異光⋯⋯
奇怪,是神血能力?!我怎麼覺得⋯⋯她⋯⋯
逐漸沒有意識⋯⋯我只能操動體內剩餘的黑血,準備隨時從體內發動反擊⋯⋯
已經靠近到感覺得到呼吸了⋯⋯⋯
下一秒,她猛地往後彈開,我們之中隨之隔著一層淡黃色的透明牆壁。
是傑克的結界。
「隊長!你沒事吧?!」
身體能動了。不過麻木感還沒有完全消退⋯
「吼吼吼⋯⋯⋯」她伏在地上,發出了犬科特有的低吼,耳朵往前豎起,尾巴直挺挺的朝天膨脹著,
⋯⋯尾巴?!
她什麼時候有尾巴耳朵的?!
「隊長,你還能動的話,應該要馬上處理掉她。」耳邊傳來傑克的聲音。
我撫仍有些混沌的腦袋站起身來。「但,她沒有殺意。她要殺我的話剛剛可以下手的。」
「沒有殺意但一樣是羅剎啊!」
「就算是,我們難得遇到這樣沒有直接殺意的個體,我認為有必要確認一下。」
看著傑克貌似還要說什麼的嘴形,我擺了擺手制止他。
「聯絡博士吧,讓他把研究室的隔離房空下來。順便讓棕熊做好傳送準備。」
雖然我知道傑克有他的意見,但我並不打算改變這做法。
望著被關在結界內的她,蹲坐在牆的另一頭,睜大眼睛好奇地盯著我瞧。
「妳是誰?妳會說話嗎?」
「阿嗚⋯⋯」
六道之理⋯⋯如果我是錯的呢?
如果羅剎真的能溝通,是不是就不用殺戮了?
那我手上這些罪惡⋯⋯是為了什麼?
⋯⋯我要調查清楚。
她一臉安然樣地打著呵欠。
我要知道,妳,或是羅剎,究竟是什麼東西。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在〈《杏臨彼岸》2 赤說:杏逢〉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