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皮卡鮮菇派4

「母豬還能說話?」阿加雷斯拉扯開她胸前衣襟,直接就將鐵烙烙在她的胸脯上。
道姑面容扭曲,那呻吟卻是一聲比一聲柔媚。「啊⋯⋯好痛⋯⋯」
下賤的文字醒目地印在她白皙的乳房上。
「母豬好還是母狗好?」
「請,我都要。」道姑渴求道。「請烙印我⋯任何⋯地方⋯」
「菩薩救不了的母狗。」阿加雷斯譏笑道,拿起另一隻烙鐵印在她裸露的臀部。
「啊⋯啊⋯⋯」道姑痛得在地上打滾。
「等等裙子就不要穿了,讓大家看看妳屁股上的烙印。」阿加雷斯說:「讓船夫也看看好了。」
「不⋯⋯」經過這一番折騰,道姑已經汗流淋漓。
「還有這個,舌夾。這是用來對付善言論的魔女。用言語魅惑人心。」阿加雷斯溫柔地誘導:「舌頭伸出來。」
道姑聽話地將舌頭伸出,眼神迷離地看著他。
阿加雷斯將如叉戟的鐵夾夾上她柔軟的舌頭。
「嗯⋯⋯」道姑難耐地扭動身軀,她發情了。
阿加雷斯欣賞著他的成品,搖頭讚嘆道:「妳看看妳,好好一個道姑被惡魔這樣糟蹋。」他動手拆除苦刑梨,當取出時再一次拉扯動裡面的嫩肉。
「啊⋯⋯」道姑的身體縮了一下。
阿加雷斯仔細地觀察她的腿間。「嗯,看來東方的受器也做得不錯,馬上就沒傷口了。」
道姑還刻意保留一陣子,使傷口不那麼快復原。因為她喜歡那種感覺。
阿加雷斯問:「知道穿刺刑嗎?」
「嗯?鐵處女嗎?」
「手背到背後。」阿加雷斯說。
然後阿加雷斯拿出鐵銬將她的手銬在身後。
道姑不解,她又不掙扎,為什麼要銬上她。
阿加雷斯從道姑身後像捧孩子般將她抱起。他在她耳邊輕輕說道:「看看那邊,是不是有一根直立的長矛?」
順著他說的方向,道姑看見一枝直立在地的長矛。她的身子一縮,呼吸急促。
「好好享受吧。」說罷,阿加雷斯將她放在棍子上,長矛頂端的尖頭直刺入陰道。
「啊⋯⋯」道姑淒厲地叫喊出。
「妳看看妳流滿地,血?還是淫水?還是尿呢?」
道姑的腳懸空亂動,但愈是晃動,長矛愈是一點一點地沒入她的體內。現在已經穿透她的子宮。
「感覺長矛刺到哪裡了呢?」阿加雷斯親切地為她解說:「妳知道這個矛,故意削得很鈍嗎?就是為了不讓人那麼早死。」
道姑已無力,但是因為太舒服。「好⋯好棒⋯好痛⋯好爽⋯」
阿加雷斯繼續說:「一個正常女人,直到被長矛刺穿心臟為止,要三天左右。人的體重還沒能讓人死那麼快呢。」
「我⋯要高潮了⋯⋯求你⋯」
「那就幫妳一把?」他貼心將她的身體往下一拉。
「啊啊⋯⋯」她腿間的淫水和血全都混在一起順著長矛流下。
道姑雙眼半瞇,已逐漸失去意識。
「我喜歡死亡前的生命呢,妳很不錯。」阿加雷斯欣賞地看著道姑。
道姑的頭無力傾頹,她虛弱地笑笑:「我也喜歡死前的瞬間,但是為了安息。」
「雖然我們不會真正死亡,但就是因為如此,才會妄想體驗死亡吧。」他再將她往下一拉。
「啊⋯⋯」道姑的眼睛倏地睜大。長矛刺破了她的膀胱,尿液涔涔流下。
「好啦,我們該走了。」阿加雷斯說完用一塊布將她的矇住。
道姑不明所以,就要爬下來。
「妳下來幹嘛?給我回去。」阿加雷斯再將她刺入長矛。
「啊⋯⋯」
「我有說結束了嗎?」阿加雷斯拔起長矛,輕鬆地扛在肩上。「去逛街吧?」
「啊啊啊⋯不⋯」道姑瞬間清醒。
阿加雷斯走出刑房,回到大街上。他為她實況轉播:「路上好多人呢。妳蒙著臉,沒關係啦。」
道姑忸怩不安地亂動。隨著他的步伐一晃一晃地,長矛愈刺愈深。明明是痛楚,她卻愈來愈濕。她小聲地說:「我會更興奮⋯」
「奇怪,妳不就想興奮嗎?我身邊一堆女人,我沒想對他們這樣做呢,妳看看她們羨慕的眼神,好像說著『好棒喔,我也想被那樣穿刺』⋯」
道姑莞爾:「看來你們這邊變態蠻多。」
「妳應該興奮,且感到榮幸不是嗎?」
道姑害羞地低頭微笑:「我很開心。」
阿加雷斯抬手,落下一道雷打在她身上。
「啊啊啊⋯⋯」道姑已經不知道高潮第幾次了。
「哎呀,是船夫欸。」阿加故意喊道。
「啊啊啊⋯不⋯」道姑全身僵硬。她聽到了船夫熟悉的聲音。
「阿加你⋯⋯又在搞什麼⋯⋯」
阿加雷斯說:「純情小鬼年紀太小,不會懂。」
道姑連呼吸都不敢,生怕被船夫給認出。
船夫疑惑地問:「我很喜歡女人,可是女人不該用來疼嗎?」
「她當然想被疼啊!用這根長矛。」阿加雷斯用力地提了提長矛。
「嗯⋯⋯」道姑呻吟出聲。
「你看看她流了我滿身的水,這不是她很感動的原因嗎?」阿加雷斯揚手召喚雷電劈在道姑身上。
「啊啊⋯⋯」道姑全身抖動。
船夫憐憫地看著她:「哎⋯⋯好可憐。」
「喜好不同,也許你哪天會發現身邊某些人也喜歡這一味呢!對不對啊,小母狗?」阿加雷斯故意再拉拉道姑的腳。
「嗚⋯⋯」道姑忍耐著不敢出聲。
阿加雷斯拿掉蒙在道姑頭上的布。「船夫走啦。看來他情關真的難過了。」阿加雷斯舔舐剛才手上沾到的道姑的鮮血。
「呼⋯⋯」道姑這才呼出一口氣。不過她為什麼這麼怕被船夫發現。
「哼哼,遲早他要知道的。」
道姑苦惱地想像如果被船夫發現了她的真面目會怎樣。
阿加雷斯放下道姑,解開手銬。「好吧,這口味是最重的了,妳飽了嗎。」
「嗯嗯⋯很滿足。」
「滿足喔?」
道姑笑咪咪地說:「嗯,很開心。」
「很好,回去吧。」阿加雷斯作勢要再將她放回去。
「啊!」道姑驚叫,溜煙地跑開。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在〈《玩壞上神》皮卡鮮菇派4〉中有 1 則留言

  1. 不知為何看完有種想掐你脖子用力猛幹的fu
    是文章引發出男狐的獸性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