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地獄遊記2-3

只見房間內有個十字架刑台。
阿加雷斯指著刑台說:「來,站好。」
道姑聽話地走到十字架前站好,看著阿加雷斯。
阿加雷斯的目光鎖定在她身上,說:「妳的靈魂,歸我了。」
道姑咬著下唇。「現在是,屬於你。」
阿加雷斯大笑:「哈哈哈哈,妳以後都是,妳只要一天想被虐待,就一天屬於我。」
道姑羞紅著臉,忸怩不安。
阿加雷斯開始動手將她綁上刑台。
道姑極為享受地看著他,只是被綁著,就很舒服了。
「這在這邊好像沒有類似的刑罰,在你們那邊才是處刑。」阿加雷斯拿起西洋劍,問:「這女巫裝誰給的?」
道姑疑惑著他拿西洋劍要怎麼用,說:「牛頭人。」
「刑具紀念館老闆?看來衣服不會好了。」說完阿加雷斯劍鋒劃過道姑的胸口,馬上劃出一道血痕。
「嗯⋯啊⋯」道姑發出舒適的呻吟聲。
「凌遲?是叫這個嗎?東方聽說有處刑人,割了三天三夜,最後受刑人肉都沒了,還看到心臟還在跳,真想學那個技術呢。」阿加雷斯割下道姑胸口的皮。
「嗚⋯」道姑閉眼忍耐。「我要⋯阿加⋯」
阿加雷斯安撫她說:「慢慢來,這個不能太快啊,小道姑。」
「好⋯⋯」道姑喘著氣說。
阿加雷斯舉起劍,再割下道姑的左乳頭。
「啊⋯⋯」道姑抽氣抖動。
阿加雷斯用劍尖戳弄她的傷口。
「啊啊啊⋯」道姑痛得死去活來。
「這要懂生物構造才能玩呢!」阿加雷斯愉快地說。然後他再割下她的右乳頭。
道姑慘叫,痛得流淚,下體的淫水卻是不斷地流出。
阿加雷斯竊笑,故意說道:「哀嚎這麼大聲,好可憐喔⋯⋯」
道姑張嘴喘氣,一臉渴求地看著他。
阿加雷斯毫不憐惜地割掉她嘴邊肉。「這樣可以叫更大聲吧?」
道姑的半張臉鮮血淋漓,甚是恐怖。
「舌頭就留給妳叫嘍!」阿加雷斯再割下她臉頰至下巴的肉。
「啊⋯⋯」道姑再也無法控制下顎的閉合,只能嘴巴張得大大地看他。
阿加雷斯撫摸道姑下巴骨頭,彈指敲了一下。
道姑不敢動,一點挪動都讓她痛得發抖。
「好美的顏色呢!潔白又艷紅,現在的妳就跟彼岸花一樣呢!」阿加雷斯把道姑下顎的牙齦肉一刀一刀劃掉。
「啊啊⋯⋯」道姑哀叫,整張臉都在滴血。
按理說道姑的身體在受創後會自動癒合,但她卻故意延長痛苦,使其不復合。
「哎,換把刀子。太長了。」阿加雷斯拿出匕首。「還要?」
道姑流著淚點點頭。
「我在問屁話,妳說不要也沒用了。」阿加雷斯用手上的匕首插入道姑左胸,割下她隆起的乳房。
道姑痛楚地彎下腰,發出如野獸般的叫聲。「啊嗚⋯嗚⋯」
「雖說隨便割也可以,但想盡量少流點血呢,比較復古嘛。」阿加雷斯一點一點地磨,換割她柔軟白皙的右乳房。
道姑低著頭,已逐漸失去意識。
阿加雷斯將肉塊丟在地上踩踏。「小道姑,還喜歡嗎?」他親近她問。
道姑滴著血,迷茫地看著他。
阿加雷斯開心地解釋:「正常是要從四肢開始的樣子。妳太令我愉悅,所以隨心隨意割了。」
「嗚呃⋯⋯」道姑抖著殘缺不堪的身軀。
他柔聲諄諄善誘:「來,左手掌張開喔!要到這地上都是妳的殘肢才會結束喔。」然後他用西洋劍割下道姑的小指頭。
「啊啊⋯⋯」道姑全身冒汗、又是血、又是淚。
「這是小指頭哦,下一隻要哪一隻?」阿加雷斯拿起剛才割下的小指頭,放到嘴裡咬碎。
道姑瞪大眼睛看著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骨肉被人吃入腹中。
阿加雷斯再問:「嗯?要給我哪一隻吃?小指脆脆的呢,呵呵。」
道姑猛搖頭。
阿加雷斯再劃下道姑的左手食指,咬碎。
「啊⋯⋯」
阿加雷斯舔舔唇上的血跡。「美味,嘖嘖。我飽了,就這樣吧。」他坐椅子上觀看道姑的殘樣,一臉壞笑。
道姑別開眼,明明是這般殘破醜陋的模樣,但她卻不怕在阿加雷斯面前展現。
阿加雷斯問:「小道姑,痛嗎?」
「嗯⋯但也很舒服,下面⋯」雖然道姑現在說的話漏風零落,但她知道阿加雷斯能夠聽懂。
「放置妳等我宵夜再吃好了?嗯嗯?」阿加雷斯笑著問。
道姑卻哭了。「不要,一個人。」
「什麼?我不懂。」
「寧可你把我弄碎弄壞,不要讓我一個人。」
「什麼叫寧可?弄壞不是妳喜歡的嗎?」
「請你,把我弄壞。」道姑懇求道,她不斷地扭動,摩擦大腿。
「好啊。」阿加雷斯站起身,看了一眼她泥濘不堪的大腿說:「下體濕成這樣,妳有自慰吧?」
「嗯⋯⋯」道姑低頭點頭。
「都用哪隻手的手指呢?食指?還是中指?」
「都有⋯」道姑老實說。
阿加雷斯割掉道姑的右手中指。
「啊⋯⋯」
他拿著她的殘肢舔了舔。「嗯⋯有點酸味呢?」他把那隻中指塞入道姑嘴裡。「自己吃看看?」
道姑扭頭極力地抗拒著。「嗚⋯」
阿加雷斯強硬地將中指塞入道姑口中。「讓妳舔就舔,小道姑。受刑就是處刑人的時間了。」
道姑含著自己的指頭,噁心得快要嘔出。
這次阿加雷斯換割下道姑左手小臂的肉。「骨頭很纖細呢?」
「嗚呼⋯⋯」
阿加雷斯憐愛地撫摸她幾近見骨的手臂,猛然張開大嘴,咬斷她的左手肘吞下,吃得嘎茲嘎茲作響。
道姑嚇傻地看著他,腦袋一片空白。
「怎麼?驚嚇大於疼痛了?」阿加雷斯津津有味地嚼著她的手骨。
「嗚⋯⋯」
「妳以為我說會吃掉是假的?妳不就是來當我食物的嗎?」阿加雷斯舔舌。
道姑虛弱地問:「這是代價嗎⋯⋯」
「不,這只是甜點。代價是妳絕對忘不了我。」阿加雷斯伸手撫摸她的下體。
彷彿如開關般,開啟了水龍頭。
道姑兩腿間流出了更多的淫水。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