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地獄遊記4

冥河上,船夫偷懶中。他抱著正熟睡的道姑躺在船上發呆。
這裡是冥河的某個靠岸處,沒人會來這邊,只有船能過來。
發現懷中的動靜,船夫低頭問:「道姑小姐睡醒了?」
道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船夫懷裡,笑得好燦爛。
船夫不解。「笑啥啊?」
道姑的眼睛像兩道月牙。「你的懷裡好舒服。」
船夫不好意思地抓抓頭。「全身都硬邦邦,有能睡的嗎?」
道姑用臉頰磨蹭船夫的胸肌。
船夫頓時全身緊繃。
但道姑蹭還不夠,她伸出軟舌舔舔那硬實的肌肉,甚至露出虎牙想咬。
船夫渾身一抖,將她的身體挪開滾到一邊,激動地喊道:「妳幹嘛像隻倉鼠一樣啊,不要亂舔!」他坐起身拿槳。
「啊!為什麼要拿槳?」道姑撐起身子,撥拂散落的髮絲。
「道姑小姐睡飽啦,載妳回去。」船夫站起身。
「喔喔,我,還不想回去。」
船夫拿著槳的姿勢定住。
道姑柔聲說:「我想和你多待久一點。」
船夫狂冒冷汗,他已經很久沒這麼緊張了。「呃,在這邊?」
「應該不會影響你工作吧?」道姑問。
「今天是沒剩下的預定了啦⋯⋯嗯呃⋯⋯」船夫抓抓頭,然後在船的另一頭坐下。
道姑移坐到船夫旁邊,與他靠得很近。
「道姑小姐到底想做⋯⋯⋯欸欸⋯⋯」船夫坐立不安,手怎麼擺都不是。
道姑叫嚷道:「剛才都已經抱著了!」
「抱著歸抱著⋯剛剛那是睡眠!睡眠!」船夫拼命找話題。「為什麼要找我修業勒?」
道姑傾頭,似乎覺得他問這個問題很奇怪。「因為你(身材)很棒啊。我很喜歡。」
船夫悠悠地吐氣。「果然我身材是唯一優點啊⋯」
「人身難得,要把握在人世的時間與可做的事。」道姑像個小女生般忸怩攪弄手指。
「話說回來妳找阿加不就好了?」
「我沒看過他身材,你看過嗎?」道姑好奇地問。
「呃,沒有捏。他一直都穿那樣,可能底下不錯喔。」
「是喔!」道姑雙目放光,很是期待的樣子。不一會又垂下頭,嘟著嘴說:「可是,沒看過不能保證。」
「啊⋯⋯所以妳找他也是為了修業的事情?」
「是啊,聽說他掌管溝通。」
船夫嘆氣:「那妳找阿加下去就好啦,我覺得我就算下去大概也是昏昏沉沉度日耶⋯」他撐著頭一副無所是事的樣子。
「可是,我就是想找你。」
船夫定格。「我?一個船夫下去能幫妳幹嘛,划船嘛?」
道姑貼近他,將她的手掌貼在他的心上。「因為我想和你,談個戀愛。」
船夫的臉一紅。「談戀愛喔⋯⋯」突然他又想到前妻,頓時頹然沮喪。「可是我覺得我不是個好對象啊。」他抓頭說。
「為什麼?」
「我是不覺得自己很笨啦,但好像常常被騙。」
道姑歪著頭問:「可是你不會騙人吧?」
船夫用力地搖搖頭。「誠實才舒服啊。」
道姑開心地點點頭。「那就夠啦,你就是我想要的。」
「嗯⋯⋯」船夫沈吟。
道姑主動地坐到船夫大腿上,張手環抱住他。
船夫雖然身體僵直,但過了一會也回抱著道姑,輕輕摸著她的背。
道姑問:「可以親我嗎?」
船夫蜻蜓點水地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我已經看你很久了,我不是隨便挑的。」道姑輕聲說。
「看我什麼很久了?」船夫睜大眼睛望著道姑。
道姑靠近親吻他的嘴,還將舌頭伸到他嘴裡。
船夫往後躲。
道姑緊緊地抱著他。她的腿磨蹭著他的腿,愈吻愈激烈,彷彿要把他的舌頭吃了。
船夫的眼睛瞪老大,手好像冰凍著。他的頭不住地往後縮。
「道姑小姐等一下⋯」船夫的下身愈來愈硬。
「可是我等不及⋯我想你⋯很久⋯很久了⋯可不可以⋯」道姑嬌嚷道。
船夫全身火熱冒汗。「可以什麼⋯?」
道姑兩腿分開直接坐在船夫的大腿上。
「妳妳妳想幹嘛⋯」
道姑的手勾著船夫的脖子,舔舐著他的耳背、耳垂⋯再沿著脖子慢慢舔下來⋯
「妳裡面沒穿?!」船夫抽氣問,他眼角瞄到。難怪那觸感⋯⋯
道姑含糊不清地說:「為什麼要穿?」她不耐煩地拉扯自己胸口的衣襟。「我的衣服,好不舒服,可不可以⋯幫我脫掉⋯⋯」
「我⋯⋯」船夫猶豫了幾秒,然後默默拉掉腰帶,解下道姑的衣服。心中安慰著自己:「阿加老是說我是蘿莉控⋯⋯人家道姑都做到這樣了⋯」
道姑舔著他的胸膛,細碎地啃咬。「好喜歡你的肉⋯」她激烈地用她毫無阻隔的下身磨蹭他,船夫都能感受到她的濕潤。
「不要一直磨蹭⋯」船夫喘著氣說。
道姑剛才在阿加雷斯那想被填滿的渴望被喚醒。她俯身往下,隔著褲子的布料,含住他早已翹起很久的地方。
船夫的理智斷線,他再也不想忍耐了,他扯下褲子。被騙就算了,到口的肉照吃不誤。
看見船夫挺立高昂的性器,道姑舔得更起勁,飢渴的樣子像是餓了很久。
「道姑小姐⋯我一介粗人,這樣真的好嗎?」船夫喘氣。
道姑低著頭專心地吃他的巨棒。
船夫扶住道姑的頭,邊親吻邊把她的身體壓下去。
道姑的腿馬上如靈蛇般纏繞在他身上。
「道姑小姐⋯⋯妳也太濕了⋯」
道姑丹唇微啟,渴求地問:「你可以,把我弄壞嗎?」
「為什麼要弄壞⋯壞了不就不能玩了嗎?」船夫也不是吃素的,對準了便緩慢頂入她的體內。
彷彿嫌他動作太慢,道姑自己扭動了起來。「我想你很久很久⋯⋯」
船夫低吼,再往上頂,更深入地頂了一下。「道姑小姐⋯我覺得我很快就⋯受不了⋯⋯」
當撞擊到舒服的點時,道姑的小穴就會緊緊地一縮。
她摸著他的臉,深情地親吻他的嘴、他的舌頭、他的唇瓣⋯
「妳⋯為什麼要這樣誘惑我⋯?」船夫的下身又變得更大,也更硬了⋯
「因為想被你弄壞。」道姑眼波如水,問:「可以嗎?」
船夫再度斷線。「粗魯一點我不管了喔。」他雙手扶著道姑的腰,抬起她整個屁股。
道姑直接將腿夾在他的虎腰熊背上。
船夫提醒著她:「不客氣了,道姑小姐。不要後悔⋯」
道姑魅惑地看他。「快點,我要,不要憐惜我⋯」
船夫用力地撞入她的體內,
「啊⋯⋯」
他拔出,再整根沒入。
道姑活像個飛機杯被使用著。
「妳太輕了,這麼輕,只會被我這樣虐待而已啦。」
道姑舒適地呻吟,更用力地夾緊他。「好大⋯好棒⋯」
「嗯呃!」船夫再頂入。「妳這妖道,來魅惑我幹嘛!」他一邊大力地衝刺一邊喊:「我一個船夫沒權沒勢妳魅惑我又沒好處⋯!」
道姑嬌喘著說:「你有⋯很多你不知道的⋯」
船夫不停地頂入,再頂。「我不管啦,反正現在這根肉棒頂得妳很爽是嗎?」
道姑浪叫道:「你最棒了⋯好充實⋯」
船夫把道姑轉過身,讓道姑站著。「妳也很棒,這身體。」他撫摸她的屁股,從後進入開始抽插。
「啊啊⋯」道姑差點往前撲倒,因為力道太大。
「妳,剛剛,應該,覺得,剛好嗎?還沒完全進去喔。」船夫一手抓著道姑的腰一手抓肩膀。「還沒完全進去喔⋯」他用力一頂。「妖道姑,讓妳好好被教訓一下!」船夫邊打著她的屁股邊插。
「啊⋯⋯你比我想的更棒⋯」道姑主動地迎合他,把吃得更進去。
他們的身體緊密地貼合在一起,沒有一絲縫隙。
「妳穴好緊,好濕啊⋯」
「可不可以,插我的肛門。」道姑轉頭,翹高著屁股問。
「⋯⋯樂意之至。」船夫的手指彎到道姑嘴邊。「舔。」
道姑沒有猶豫地含住他的手指,像是在舔弄他的老二一般。
「舔濕一點。」船夫頂入她的身體,繼續抽插。
道姑認真地將他整隻手都舔得濕漉漉的。
「好了,來嘍。」船夫撥開她的臀瓣,手指戳弄她的屁眼。
「啊啊!」道姑本能地一縮。
「放鬆點,我要插拇指進去呢。」船夫揉著她肛門邊緣,輕輕地按摩。
「啊⋯⋯」道姑身體酥軟地呻吟。
「好了,比較鬆了。」感覺道姑較放鬆後,船夫將拇指壓入進去。
「唔。」道姑的背弓起,夾得更緊了。
「還那麼緊啊,不是說要放鬆點嗎。」船夫另一手揉弄她的陰蒂,拇指繼續推入。
像是開啟了什麼開關,道姑發情了。像個飢渴的蕩婦,扭腰呻吟。「啊啊⋯⋯」
「來嘍,繼續操。」船夫開始活塞運動,他左手的食指緊勾著她的陰蒂,每一次活塞粗糙的手指表面都摩擦著陰蒂一次。
「啊⋯⋯把我弄壞⋯求求你⋯我需要你⋯啊⋯⋯」道姑哎叫道。
船夫輕鬆地抱著道姑的身體,讓她半身斜躺在船上。「這樣會插更深。懂了嗎?」說完他深深地頂入,肉棒完全沒入她的體內。
「啊!」道姑哀嚎,下體的快感直衝到腦門,她全身酥麻。
船夫的左手指尖開始戳弄她的陰蒂。
道姑受不了那般挑逗想逃。
船身反射搖動著。船夫靠著船的搖擺一次一次深入道姑的身體。
道姑無法躲避地接受著刺激,陰道一收一縮地咬著他不放。
「啊⋯⋯啊⋯⋯妖姑,妳這傢伙⋯」發現撞擊到某個點時道姑叫得最騷,船夫就專攻那個弱點,不停地抽插著。
「啊啊⋯」道姑爽到翻白眼,聲音愈來愈無力。「不要⋯不要了⋯⋯」
「我還沒射呢,怎可以不要?」船夫換個姿勢讓道姑趴在船板上,再從後插入,深深地頂入她的敏感點。
船夫稍不那麼用力,而是在深處的位置,細細地戳弄,力道就像是按摩,戳在道姑細密的陰道內。「頂到了嗎⋯?妳喜歡的位置。」船夫粗喘著問。
道姑說不出話,只是夾緊陰道回應他。
推送著陰莖,船夫親吻道姑的背。「道姑⋯⋯我好像受不了了,呃呃⋯⋯」
道姑緊緻的陰道夾著他的根身。
「啊啊啊啊啊啊⋯⋯」如山洪爆發般,船夫全數內射進去。射精時,他仍繼續活塞,還在射。
道姑收縮著陰道,像是在汲取他的精液,要將他柞得一滴也不剩。「最棒的陽氣⋯你果然最棒了⋯我沒選錯⋯」她舔舔嘴唇說。
「⋯⋯地獄是陰氣吧。」射完,船夫還抽插了幾下。
「道姑小姐,換妳了。」船夫將道姑扶起來,換騎乘位,將她放在自己身上,毫無阻礙地就插入。
「疑?」道姑的臉充滿疑惑。
「我還沒結束啊,這在人世間可是會懷孕的。」
道姑嘴角勾起,她扶著他的肩膀,扭腰擺臀。利用他的肉棒摩擦她覺得最舒服的點。
船夫偶爾會頂一下,偷偷戳弄。享受道姑的緊實跟濕潤。
道姑貼著他的身體不斷前後磨蹭。
船夫手指撫弄著她的陰蒂,嘴吸著道姑的唇,隨著道姑搖擺的身軀活塞起舞。
道姑在他身上,半瞇著眼。「這一次⋯可不可以⋯射在我嘴裡⋯我想吃下你⋯」
船夫求之不得。「妳真前衛。」
道姑伸出舌頭說:「我的嘴巴,也很飢渴。」
「也是可以,那就只好讓妳嚐嚐味道了。」
船夫扶著讓道姑躺下。
道姑張嘴,一臉渴望地看著他。
船夫跨在道姑身上,他手抵著道姑後腦,緩緩推入。「嘴張大,深呼吸喔。」
道姑立刻飢渴地吸吮含弄。
船夫的陰莖直直地戳入,很快地就頂到她的喉嚨。
「唔。」因為沒辦法全部吃進,道姑只能睜大眼看他。
船夫的左手揉弄著她的陰蒂,再更推入。「要吃完才是乖孩子。」
「唔⋯」道姑扭腰擺動。
船夫揉弄著陰蒂,中指插入她小穴,頂著道姑的頭,狠狠地戳到喉嚨深處。
道姑掙扎,下半身不停地亂動。
船夫以力量壓制著,不讓暖屌套逃跑,手指依然戳弄著。直到道姑翻白眼,船夫才稍微鬆開她的頭。
「嘔⋯」道姑本能地吐出陰莖。
船夫再一次戳入她的喉嚨深處。「道姑小姐⋯」船夫在她的嘴裡做活塞運動,巨大的陰莖在她的喉嚨進進出出。
道姑幾乎要窒息了,小嘴跟下巴都酸疼不已,卻又非常享受。
船夫像是失去理智一般拉扯著道姑的頭髮。不過還是有留手,只是稍微粗魯了點。
道姑翻白眼被船夫使用著。她的下體,淫水潺潺流出。
「不行了⋯道姑小姐⋯」船夫一聲低吼,將精液射進道姑的喉嚨。
道姑無法抵抗,她的喉嚨被一種黏黏腥腥的黏液給覆蓋。她只能被動地接受全數吞嚥下去,道姑感覺到自己肚子內都是精液⋯⋯
而船夫好像射個沒完,道姑開始掙扎,想推開他咳嗽,嗆到流淚。
船夫看在眼裡,可還在射精,他擦了擦道姑的眼淚,再多抽插了兩次,才終於拔了出來。
「嗚嘔⋯」道姑趴著不斷乾嘔咳嗽,她將剛才吃下的精液全都吐出來了,還有胃液、胃酸⋯
船夫默默抱著道姑,任由道姑嘔吐在他身上。
「嗚⋯怎麼辦⋯」道姑含著淚。
船夫親吻她的淚珠。「道姑小姐,不好意思。太粗魯了。」
道姑臉紅低頭說:「我喜歡你粗暴對我。我很喜歡,謝謝你⋯」
「嗯⋯⋯」雖然船夫覺得自己還沒滿足,但想稍微克制一點,要是把人嚇跑就不好了。不然他能操她操三四天也沒問題。
「怎麼辦⋯把你弄髒了。」道姑很不好意思。冥河水又不能洗⋯
「嗯⋯⋯反正我本來就不怎麼乾淨。等等回去再洗就好。」
事後船夫帶著道姑回到小屋洗澡,忍不住又幹了她一次,直到道姑再也站不起來。
船夫才再為道姑清洗乾淨,然後抱著她等待她恢復體力。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