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異變

當離開地獄,道姑回到屬於他們那邊的空間。
她沒有笑容,面無表情。與面對船夫和阿加雷斯時大不相同。
她刻印避開人群,繞道一般人不會走的路。
她蠻孤僻,除了少數幾個至交,她幾乎不太與其他人來往,除非必要。
她更不喜歡去所謂的天庭。
她覺得她與他們並不是同一類人,她並不是那麼明亮、純淨。
她獨自走到一般人不會來的地方。
這裡是忘川之上,黃泉之下。
平靜的河面上有一個木筏。
她走入木筏上,設好結界,然後躺下,任長髮垂落沈浸在水裡。
透過髮絲她將繁雜的思緒流入忘川。

其實每一次下凡,她都覺得好累。
她喜歡學習,但為人好苦。
累世的傷痕都刻印在靈魂上,那些傷痛至今仍在焚燒。
如果不是因為那些只有身為人才能體驗的樂趣和快感。
她好想休息,好想就此消逝。她一直在尋找一個能讓她安息的所在。

她發現,當人類高潮後的片刻,能有那樣的寧靜。
所以她追求著那樣的快感,但卻愈來愈難以滿足。
與阿加雷斯的互動是少數能與她氣味相投的對象。
即使因此需要耗費許多能量也在所不惜。

所以她的能力一直沒什麼長進,仙階也卡在那不上不下的。
偶爾會接受些任務,工作也只是做到最低標準。

她也會看人間的愛情故事,她很嚮往那樣美好的畫面。
他們說那是愛。
她不乏相好的對象,想與她歡好的人不少。
她曾與許多人交往過,但卻一直都找不到她所想要的關係。

與船夫的相遇,只是她意外的發現。
她喜歡地獄,覺得那一片黑無,很適合自己。彷彿污穢的自己終於有了容身之處。
東方的地獄她也去過幾次,只是受不了那些繁文縟節和沉鬱的氣氛。
她喜歡到處玩晃,她想到傳說中西方的地獄,可是又不得其門而入。

於是她遇到船夫。
一開始只是受他精實健壯的體魄而注目駐足。
在嚐過肉慾的快感後,她知道他那一身肌肉有多好吃。
偷偷地觀察一陣子,她發現船夫雖然外表粗獷,但內心很柔軟,她看過他認真工作的樣子。
讓她興起了試試看的想法。
她想他會對她好吧!
這不是她第一次向人提出這樣的要求。

很多時候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她知道那是她的弱點。
當然累世的修行也讓她習得不少的能力,她更懂得用不同的方式表達自己。
她有喜歡做的事,也有擅長做的事。
每一世的開始她都想重新來過,準備好再一次挑戰自己,克服自己不足之處。
但常常都讓她痛苦得想要砍掉重練,也曾自我了斷。
對於人性她感到悲觀。
她常常有想要毀壞自己、毀滅這個世界的衝動。
這些沈重的意念使她一直很難將自己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她省思這幾日下來的作為,她不喜歡自己的反應。
但即使可以再重來一次,她卻無法有不同更好的表現。
她覺得她又落入窠臼。

當她無法再接受自己,防禦也就有了漏洞。
尤其是在這是非之地,許多魔魅在一旁虎視眈眈、蠢蠢欲動,等著啃噬她的心靈。
忘川裡的亡魂更是不斷地呼喚她。
望著一片闃黑,深不見底的河水。她常常會有想要跳下的衝動。
還沒開始,她就想要放棄。

當這個念頭產生,週遭的魔全數一湧而上。
她一頭栽入忘川裡。
任憑亡魂撕裂搶奪她的靈體。

她曾經創造出了許多,也分化出了各個面向的自己。
分靈在這時跳出,護住她的本靈。

最後只剩下女孩。

潔淨、純粹。
她的心靈剔透。
無是非對錯。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