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需索1

道姑再度進入地獄。
每當過了一段時間,她的心中就會有種搔癢難耐的躁動,想來到地獄。
老實說,是想再見到阿加雷斯,她很期待下一次見面他會有什麼不一樣的花樣。
現在對於地獄,道姑已經愈來愈熟稔,經過廣場,她再遇到了上次的牛頭人。
看見道姑的牛頭人立刻露出友善的笑容打招呼說:「哎唷小姐,妳又來啦?」
「哈囉,牛角人。」道姑向著他點點頭,微笑說:「不好意思,上次把你的衣服弄壞了。」
牛頭人擺擺手說道:「上次阿加雷斯大人特地跑來我這邊買了,沒關係啦。」
道姑的臉紅撲撲的,她摀嘴笑著。
牛頭人熱情地說:「妳今天想換什麼衣服呢?」
道姑歪著腦袋。「不顯眼的服裝就好啦。」
「將軍跟我說了,妳想穿什麼都隨便拿。他要妳穿給他看就好。」牛頭人邪笑道:「艷福不淺啊。」
道姑故作漫不經心的樣子。「诶,這麼好。有什麼選擇呢?」
牛頭人回頭翻找著衣櫃,突然低聲問:「欸小姐。問妳喔⋯⋯你們進展到哪啦?」
道姑通紅了臉,侷促小聲說:「就…他把我吃掉。」
牛頭人揚眉。「喔喔?食癖啊?」他邊翻找著衣櫃邊說:「將軍從這個位置上任到現在,從來沒傳出過有緋聞。」
道姑吶吶地說:「這是誹聞嗎⋯地獄真八卦⋯」
「怎麼會不是,雖然已經不是傳出的程度而已啦⋯⋯」牛頭人摩擦手掌說:「小店要打探生意門路嘛⋯⋯嘿嘿⋯」
「哈,也是。」
「地獄有食癖的不少,沒想到將軍也好這口。」牛頭人嘿嘿壞笑著:「要不要來穿個性感的啊?給將軍來個大爆射。」
「疑!」道姑連耳朵都紅了。
牛頭人忽然湊近。「欸欸對,做過了嗎?他長怎樣?應該很帥吧?」
道姑倒退一步。「呃⋯怎樣才叫做過?我沒看過欸。」
「世俗的性交?」
道姑搖頭。「沒有啊,他只是把我的骨肉吃掉。」
牛頭人一臉訝異,驚呼道:「還沒?!將軍你是不是男人啊!」他從衣櫃中抽出一件布料非常稀少的黑色蕾絲內衣。「來來來,這個給妳!」
道姑愣愣接下。「嗯。」
「搭個斗篷,讓他看了,血脈賁張,心癢難耐。絕對會夜夜笙歌啦!」牛頭人興奮地手舞足蹈。
「這,根本沒穿⋯嗯⋯」道姑舉著手上的碎布,但想到也許可以有更舒服的虐待,就改變念頭馬上換上,很快地再用斗篷罩住。
牛頭人催促著:「快去,他應該還是在老地方。」
「哈。好,謝謝你啊,牛角人。」道姑面帶笑靨,笑吟吟地說。
「真是的,工作狂居然放著這麼可愛的姑娘不管。怎麼可以這樣呢!快去,順便罵罵他。阿捏母堂。」
「怎敢罵他呢⋯」道姑心裡咕噥著,再微笑向牛頭人揮揮手,這才轉身朝著尖尖的建築物跑去。
走到一半,有三個惡魔從叉路中走出,向道姑說:「小姐,將軍讓我們來帶妳去找他。他不在本部。」
「嗯。」道姑睜大眼睛,想著剛才牛頭人不是說在辦公室。
「請和我們來。」
「好。」道姑雖然心中有疑問,但還是跟著走去。
惡魔們帶著她走進小巷,拐了幾個彎,走了好長一段路,然後走進一間房子裡。
只見房子內有一具十字架,道姑正想著今天會有什麼樣的劇情呢!
其中一個惡魔對她說:「將軍說要讓妳在裡面等他。」
道姑點點頭,她四處張望,好奇地走近十字架。卻突然從十字架邊緣冒出了許多觸手,她的身體被懸空拉起,困在十字架上。
道姑先是一驚,但隨即想到這可能是阿加雷斯的新花招。
只是面對著十字架,又全身都被觸手束縛住看不到身後。道姑問:「阿加呢?」
「阿加?那是誰啊?」一個惡魔說。
道姑說:「阿加雷斯。」
「這女人也是笨笨的。」
「不然聰明的比較好嗎?還好她夠笨。」只聽另一個惡魔戲謔著說。
道姑心中一凜。「你們不是阿加派你們來帶我的嗎?」
惡魔笑說:「就說沒有什麼阿加雷斯啦。這邊只有三隻惡魔想啃了妳而已。」
道姑開始扭動試圖掙脫離開。
「別怪我啊,妳很值錢的。而且⋯⋯」一個惡魔走到她的身旁打量著她的身體說:「她沒說要生要死或是其他條件。」
道姑暗中穩定心神,一邊不動聲色地扭動筋骨。「她?」
「妳不知道妳被通緝啦!黑市賞金很高咧!」
「有人指使你們?誰啊?」
一個粗糙的尖爪撫上道姑的臀部。「笨蛋似的問題。」
道姑叫出聲:「幹嘛!」
「幹嘛?幹妳啊!」
十字架上的觸手將道姑纏得更緊,卡在她的喉嚨與四肢上,其中兩條甚至伸入道姑的耳內。
道姑瞪大雙眼,她感到兩股黏滑濕軟的細肢從耳內侵入到她的腦內。
道姑的頭皮發麻。因為太震驚,一時忘了抽離肉體,忘了她其實可以沒有這付受器。
惡魔很滿意地看著她的反應。「小女孩,東方應該沒有這種東西吧!嘿嘿嘿。」
因為貪戀肉體的快感,所以他們創造出如人類般的受器外觀,有著如同人類般的感覺。
觸手在道姑的腦內攪動戳弄。她翻著白眼張嘴喘氣,全身酥軟無力,發出騷媚的呻吟聲:「啊⋯⋯」
「這果然對神也有用啊,嘿嘿嘿。」惡魔的舉動愈來愈放肆,他們的手開始在她身上游移,很快地就剝光她的衣物。
道姑發覺自己愈來愈難保持神識,卻又使不上力抵抗,她在心中不斷地呼喚船夫和阿加雷斯。
惡魔撫摸著道姑不斷出水的下體說:「這東方女孩真浪,這樣被搞還能濕了?」
另一個惡魔拿出小刀,在道姑的屁股割一刀。「東方人應該不玩這套,小女孩好好享受一下啊。」
道姑的意識有點不清,已經快要發情了。但還是咬牙忍著。
「哎唷沒反應啊?再來一下好了。」惡魔再割開她的第二層肌膚。
「⋯⋯」道姑不斷冒汗忍耐著,心想怎麼阿加雷斯和船夫都沒聽到呢⋯
「等等把妳的屁股肉都割開,再插進妳合不起來的屁眼喔。」惡魔愉悅地說,他把刀子抵在道姑頸後。「想不想被剝皮啊?」說完刀尖刺入道姑脖頸,緩緩往背後下拉。
「唔啊⋯⋯」道姑終於哀號出聲。
惡魔手上的刀子直割到她的後腰才拔出,然後把手伸進去扒開皮膚,因為沒有完全割開,只看的到粉紅色血淋淋的肌肉。
道姑幾乎快要昏厥過去,低聲嗚咽。
「欸你們看,這女娃現在才在哭哭啼啼。」惡魔們大笑著。
道姑閉上眼睛想穩定心神,讓靈魂不受限於軀體。但每當有她打算定神,耳朵內觸手就在她腦內猛烈地攪動。「啊啊⋯⋯」
「會不會痛?」惡魔拉著她的皮問:「小女娃,會不會痛?」
道姑閉眼屏息不語。
「不說話啊?那只好繼續了。」惡魔把她的皮往兩側拉開,定在十字架上。
因為沒辦法抽離靈魂,道姑只能默默地承受痛覺。
惡魔撫摸著道姑的屁股,手指插入她的屁眼裡猛烈抽插。
道姑本能地一縮,陰道卻流出更多水。
「嘿嘿嘿,小女娃身體很敏感啊?」惡魔用刀子順著剛剛的傷口劃開,手指插入傷口,把她右邊屁股的皮翻開。
「嗚⋯⋯」道姑低吟出聲。
「很痛嗎?還是很爽呢?」惡魔的手伸到前面撫摸她挺立圓潤的陰蒂。
「啊啊啊⋯⋯」道姑受不了地扭動亂動。
「不要動!」惡魔將刀子插入她沒有皮的另一邊屁股。「還動?搞不清楚自己現在什麼情況嗎?」
道姑痛得流淚,身體不斷地顫抖。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