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尋根記1

一個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到地獄入口,冥河的渡口。
她先是躲在一旁探頭偷看坐在船邊的船夫。但很快地就被發現。
船夫只是疑惑怎麼會有小孩子在這個地方。
被發現的小女孩嘻嘻一笑,馬上衝出來,很快地朝著船夫跑去,在船夫身前一步的地方頓了一下,一躍跳到船夫的身上。
船夫急急忙忙地抱住她小小的身軀。「欸欸欸,哪來的小孩,這邊不是妳遊樂場啦!」
女孩攀附著船夫熊壯的身體,像是非常喜愛地用她的臉頰在他的胸口磨蹭一番,她用那稚氣的嗓音說:「我是道姑啊。」
「道姑?」船夫還沒理解過來。「喔,妳也是道姑喔?」聽說在東方,道姑只是個泛稱。
小女孩笑咪咪地點點頭。「之前的道姑已經逝去,只剩下我。」她拍拍胸脯說道:「不過你們的約定還在,我會繼承的。」
「逝去!?蛤!?!?!?甚麼東西⋯⋯」一連好幾個資訊轟炸,船夫抓著腦袋很困惑的樣子。「所以妳是道姑?」
「是啊,所以我來跟你們說一聲。」
船夫呆楞地看著這眼前看起來約莫人身5歲左右的小鬼頭⋯⋯想著這是真的還假的啊⋯⋯
「也許她還會出現吧!但是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小女孩開心地晃著腳丫。仔細一看,她連鞋子也沒穿。
「呃呃⋯⋯好吧,那妳接下來要幹嘛?」船夫晃著身軀走來走去,當他焦躁的時候就會這樣。「妳要來這邊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件事情嗎?」
「是啊,也需要順道跟阿加雷斯說聲。」
船夫歪著頭。「所以妳要去找阿加嗎?」
「不急不急,我們去划船吧!」
船夫總覺得⋯哪邊怪怪,可是他腦子不好使,直接說要帶去找阿加也很奇怪。他遠望著冥河。
小女孩手抓船夫硬硬的頭髮。「你在想什麼啊?」
船夫搖了搖頭。「阿沒事,我發呆了一下。要划船喔?」
小女孩點點頭。「我想划船、玩水。」
船夫走上船,將小女孩放到坐板上。「要去哪哩?」
小女孩東張西望,很興奮的樣子。「可以去哪裡?我以為只能去地獄。」
船夫划著船,想到道姑當初也是這樣。
小女孩把頭探出船外,伸長手想碰河水。
「欸欸欸!水不能碰啦!」船夫連忙阻止。
小女孩嚇了一跳,手迅速縮回來。
船夫傻眼,她簡直跟道姑一模一樣啊!
「碰到會怎樣?」她看起來還是不死心,手扶在船緣上隨時都會再伸手。
船夫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會不太好。」
「想當初我也是從忘川爬出來。」小女孩說。
船夫很吃驚。「忘川!那不是東方的冥河嗎?妳怎會從那邊爬出來?」
「因為道姑掉下去啦,被其他的魔啃噬掉了。」
「掉下去?!?!?!」船夫很震驚,手停止滑槳。「怎麼會掉下去?!?!?!」
最後一次見到道姑時,船夫只覺得她特別安靜,好像有心事在思考什麼,原本他有滿腔想對她說的話也就忍了下來。
沒想到再見時卻是由小女孩來告訴他這樣的事。
小女孩歪著腦袋。「嗯?我也不太記得。印象中是她放棄自己,才讓那些魔有機可趁。」
當小女孩有意識時已經是坐在岸邊,道姑的分靈China正在船筏上小心不碰觸河水地撿拾收集河面上道姑剩下的靈魂碎片。
當初是China護住最後的一點她,才沒元神俱滅。但也因為大部分的靈魂被啃噬掉,剩下的她變得更輕盈、更純粹。
「到底⋯她在想啥⋯不對!妳在想啥!?!?」船夫恍然驚悟。「幹嘛要跳河啊?」
小女孩像是在努力思考回想。「因為她不喜歡自己,而且她早就想跳下去⋯」
船夫無言,無法理解。「妳們到底⋯」
小女孩看著河面,玩心又大起。「我現在也想⋯玩水。」她再伸手想朝船夫潑水。
船夫正想著稍微碰一下應該還好⋯⋯結果漣漪馬上就變成一隻手抓小女孩下水。
「啊!!!」小女孩和船夫同時尖叫和驚叫。「哇啊啊!!!」
小女孩馬上跳到船夫身上,但卻仍很好奇地看著河面。
船夫在冥河工作這麼久,從來沒被這樣嚇過。「妳太小了,被這樣一抓大概會直接下去。」
小女孩緊緊地抓住船夫的褲子,不敢太靠近水。
船夫摸摸小女孩的頭。這點的確很像道姑⋯⋯
小女孩舒適地用頭蹭他的手掌心。
很愛磨這點也是⋯
船夫樂得在心中默數道姑和小女孩相似之處。
「那妳⋯還記得甚麼嗎?」船夫問。
「我記得⋯」小女孩想了一下。「你會讓她很舒服!」她露出閃亮亮的眼神。「我也要!」
船夫下巴掉下。「甚麼很舒服⋯」他快速地划船。
「是什麼⋯」小女孩盯著船夫的下半身看,伸手摸他的腳。「好像在這裡⋯」
船夫的眼睛瞪得老大。「妳都記得些甚麼啊啊啊!」
「有東西⋯」小女孩認真地探索他的褲襠。
船夫緊張地撥開她的上下其手。「甚麼東西?!不要亂摸!在船上很危險啦!」
「那你不要划船了,我要找那個舒服的東西。」小女孩一副不善罷甘休的樣子。
「小孩不要亂說話啦!哪有甚麼舒服的東西!」
小女孩直盯著船夫。「你把他藏起來了!」
船夫的眼神飄移。「我的東西幹嘛藏⋯⋯」
小女孩站了起來,全身貼到他身上,從他的腳開始往上摸索。
「欸欸欸,小道姑,別鬧瞜。」
「為什麼⋯不讓我舒服⋯⋯」小女孩抬頭可憐兮兮地看他。
船夫坐立難安。「妳想幹嘛啊我的姑奶奶⋯」
「我也想要舒服,你會舒服嗎?」小女孩用純真的眼神看著船夫問說。
船夫死盯著其他方向。「甚麼舒服啦!不要戲弄大人!」
小女孩的手直接摸到船夫的陰莖,小手一邊掐著。「我記得更大⋯更硬⋯」
船夫的下體馬上起了反應,他激動得下一口氣差點沒接上。「等等妳這小鬼,妳想幹嘛阿?」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