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女人

年糕常說,如果他是女人,應該會比我還淫蕩、更開放式。
他問若我是男人會是什麼樣子。

我無法想像自己是男人的樣子,不知道若我是男人會有什麼樣的個性,是什麼樣的人。
我很習慣、也喜歡身為女人,甚至慶幸自己是個女人。
China是我心中理想的男人,但我會成為他那樣的男人嗎?
若比照我現在的個性,而只是性別變成男的,應該就只是個懶惰孤僻的宅男吧?
我也無法想像若我是男人會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剛養Apricot時,我總有想抱著她蹂躪,想將她揉入心坎、想將她吃吞入腹的慾望,年糕說對於寵物這種念頭很正常。
我常會用點力地抓著Apricot的屁股開關和後腿,我知道她喜歡被摸抓這裡。看著她的腿抽動、爽得翻肚子,我摩著牙齒、舔著舌頭,彷彿與她的快感同步,那種慾望似情慾又不像情慾,我無法形容。
摸著摸著,我突然想,若我是男人,可能會喜歡像Apricot這樣的女孩吧?
我常覺得Apricot很美,優雅富有靈氣。當她笑時,就是個小太陽。
我不是很確定當初我會選擇Apricot,除了因為與我同名又盲眼令我在意。是否也與她的個性有關。在幾百隻狗中,她早就列入我的領養名單。
Apricot雖然眼睛看不到,卻一點也不像看不到。她走路時輕巧有自信。在庇護所,她向來獨來獨往、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我沒看過她與其他狗有太多互動。因為看不到,所以嘴裡的肉很容易被其他的狗咬走,而她依然笑咧咧的。在籠內她往往待在最差的位置,被風雨吹淋,有時甚至連趴下的位置也無,也許就是那般令人憐惜。

雙眼完全失明依舊行動自如的小甜心—杏Apricot

Apricot很像以前我心目中的我,不喜與人爭。又像我的宿願,她嚮往自由,充滿生命力,熱愛探索世界。
所以我愛的是因為她像自己,還是因為她的殘缺所以令人憐愛?或我願她的笑容,為我黑無的內心帶來光明。

但選擇寵物和選擇愛人的條件又好像不一樣。
往往要與一個人交往也不是設定了一堆條件地找人。
老實說,若不和年糕在一起,我幾乎快不知道該怎麼與其他人談戀愛,該怎麼再去接受其他人的味道和身體。

年糕說他要是女生,大概會喜歡小黃那種的,有點怪怪有點大隻的安全感狗狗。
此時年糕終於懂了為什麼每次我都像發花痴一樣地喊著小黃好帥。
下一篇再來寫小黃。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