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物化——飛機杯

那是在無法被確切評估的時間點。
看著道姑的睡顏,阿加雷斯突然興起了個惡趣味。
她才說任憑他怎麼做都可以。
那就做成飛機杯吧。
他很輕易地就將她的頭從脖子上割下。
把她的頭拿在手上捏玩,他的手指伸入濕潤的小嘴裡,玩她滑溜的舌頭,這張嘴不錯。
他就以這嘴為中心,催動能力使旁邊的頭顱、眼睛、鼻子、耳朵⋯都壓縮扁,變成一個杯子的形狀。
他微笑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成品。
就送給船夫吧!

當交到船夫手中時,船夫一臉瞠目結舌地看著阿加雷斯,不能置信阿加雷斯會給他這樣的東西。
「你⋯這個⋯是⋯⋯」
「送給你,你會需要的吧!」
「我⋯我才不⋯⋯」船夫漲紅了臉,不知道怎麼辯駁的好。
「反正給你了。」然後阿加雷斯揮手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留下船夫拿著那個奇怪的杯狀物,
丟也不是、拿著也不是,最後他丟到船裡,
想視而不見。
但即使想不去在意它,眼角餘光總會瞄到那個物體,彷彿不斷地在呼喊自己的存在。
確定今天不會再有工作,船夫划到角落的地方,坐在船上靜靜地看著它,最終還是拿起了它。
的確他會有發洩慾望的行為,他以前從沒借助工具,但他知道這種東西的存在和使用目的。
將它套在他的下根上,然後上下套弄⋯
他手指都出汗,手與杯子間生出水滴間隙。
他深吸一口氣,觀察著手上的禮物⋯⋯
杯身上有著手指捏弄的痕跡,很明顯的是手工製品,雖然形狀奇怪,杯身有些粗糙,但杯內凹入處卻是意外地柔嫩溼滑。
船夫不知道原來阿加雷斯竟有做這種東西的癖好,不過話說阿加雷斯有好多船夫所不知道的事⋯⋯
好想⋯試試看,當這麼想時,他已經將杯子套在自己的下根上。
當杯內粉紅的滑嫩接觸到自己最敏感之處時,他差點要呻吟出聲。
一進去就不想出來了,彷彿上癮般。
有種奇妙的熟悉感,此時他只能讚嘆阿加雷斯的才華,竟然能將此物製作得如此絕妙。
船夫此時只想盡情地使用這個人間稱之為飛機杯的物品,將所有一切發洩在其中。
雖然洞口看起來窄小卻意外地完全合乎自己的大小和形狀,穠纖合度,甚至有種會隨他的下身而變化的錯覺。
對了,很像⋯很像女人的嘴的感覺,緊緊地包吸附他的全部。
他已經快不行了,明明才一下子,要是真槍實彈上場他可是可以戰個三天三夜。
因為可以隨著自己的節奏速度使用,所以他可以自己最舒服的方式滿足自己。
當全數射入其中還滿溢出流到手上時,他真有種上了天堂的感覺,雖然此生他應該是無緣去到那種地方的⋯⋯
他癱在船上,粗聲喘氣。
杯子還套在自己的下體上。
遠遠地看起來好像頭⋯⋯
不⋯是真的⋯頭⋯!
船夫整個人跳了起來,嚇了好一大跳。
仔細一看,是⋯是道姑的頭!
她眼眶含淚地看著他,嘴裡裝滿了自己發洩物。
為什麼⋯會⋯⋯
此時他已經無心力再去追究這件事。
他心疼地將她的頭捧在胸口,緊緊地抱住。
而她的頭此刻露出欣慰與幸福的笑容,然後閉上眼睛。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