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小熊餅乾

在阿加雷斯的床上睡醒的小女孩,她茫然地坐起,先是發呆了一下,然後東張西望地找人,發現整個房間只剩下她一人,阿加雷斯辦公的座位上也空蕩蕩的。
坐在諾大的床上,就像是被遺棄的小孩。
小女孩的嘴一扁,鼻子一酸,她開始嚎啕大哭了起來。「嗚哇⋯⋯」
辦公桌旁支架上原本正打盹的烏鴉被她宏亮的哭聲給驚醒。「嘎?」
烏鴉睡眼惺忪還想睡中,牠不屑地看了看小女孩,轉過身用屁股朝著她,打算埋頭繼續睡。
小女孩愣愣地看著烏鴉,停頓不到三秒,馬上再繼續哭泣。
她邊哭邊慢慢地爬下床,繞著房間走一圈,確定都沒人後又哭得更傷心了。
她站在房門口,看著漆黑的廊道,卻又不敢踏出去。「嗚⋯⋯」
不是應該要一直陪著她嗎?
她不要一個人。
一想起這件事,她不禁又悲從中來。「嗚啊——」
「嘎嘎嗚嘎!」支架上的烏鴉再度被吵醒,焦躁地拍動翅膀。
彷彿在比賽誰比較大聲,聽到烏鴉嘎嘎叫,小女孩哭得更大聲了。她的哭聲像個大喇叭放送,穿透力極強。
烏鴉被吵得精神耗弱,毛毛躁躁的。
小女孩哭得整張臉都紅了,眼睛也腫了。一把眼淚,一把鼻涕,隨意地就抹在衣服上。
「嘎嘎!」烏鴉來回走動,彷彿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女孩繞著房間邊走邊哭,最後坐在阿加雷斯的椅子上哭。
烏鴉飛到辦公桌上大叫。「嘎嘎嘎!」
「哇啊——」小女孩的哭聲馬上蓋過烏鴉叫聲。
「嘎嘎!」烏鴉飛到小女孩後方的櫃子,把灰塵往她的方向搧。
小女孩一邊哭,手一邊往烏鴉的方向揮舞。
「嘎嘎!」烏鴉半飛起來再落在櫃子上,繼續搧風。
為了追烏鴉,小女孩氣得站到椅子上,把桌上的文件都撞倒了。
看著小女孩努力抓牠卻徒勞無功,烏鴉得意地翹高尾巴,扭動屁股。
「嘎嘎嘎~~嘎!」
趁烏鴉得意洋洋的甩屁股,小女孩攀上櫃子奮力地一跳,抓到了烏鴉的羽毛。
「嘎嘎嘎嘎嘎!」烏鴉激烈地拍動翅膀,奮戰之中,不小心爪子勾到櫃子的把手,打開了櫃子的門,現出原本隱藏在其中的秘密。
小女孩好奇地看著櫃子裡排滿紅紅黃黃綠綠的紙盒,每個盒身上都印有許多可愛的小熊圖案。
小女孩伸手拿了其中一盒,拆開紙盒和裡頭的包裝袋,拿出一個印有可愛小熊圖樣的餅乾放到嘴裡,吃了起來。
「嘎嘎嘎!」烏鴉激動地飛過來想要搶。
小女孩揮手把牠趕開,然後坐在椅子上開心地吃餅乾。
烏鴉顯得有些錯愕,這是主人才能開來吃的東西欸?!被打開了怎麼辦?!
等烏鴉回過神,小女孩已經吃完一盒轉身又拿了一盒。
烏鴉在一旁緊張地走來走去,不時嘎嘎亂叫。
看著一臉懊惱的烏鴉,小女孩拿了一塊餅乾放到桌上。
「你要吃嗎?」她嘴裡咬著餅乾口齒不清地說。
「嘎?」烏鴉歪著頭。
小女孩笑著說:「很好吃喔。」
「嘎嘎!」烏鴉嘗試地啄了桌上的餅乾一下,一點一點地愈吃愈多,最後整塊吃完。
小女孩再給牠一塊,自己嘴裡也再丟了一塊。
一人一烏鴉吃得很開心。
「咕嘎!」烏鴉也露出滿足的神情,看過主人吃那麼多次,這可是牠第一次嚐到餅乾的味道。
才沈迷著餅乾的滋味,一回頭,便看到櫃子的門大開,烏鴉這才想起,守護主人的櫃子可是重要的任務,怎麼自己成了共犯?
牠趕緊把櫃子關起來,站在櫃子前咕咕叫。
小女孩把餅乾放在手上遞到烏鴉面前。
烏鴉忍不住再啄食她手上餅乾。
趁烏鴉在啄食,小女孩的另一隻手指頭摸摸烏鴉的翅膀,從牠羽毛末端一點一點地往上摸,烏鴉貌似也沒有很抗拒,小女孩便嘗試摸牠的頭。
這時烏鴉轉頭盯著小女孩看。
小女孩再遞了一片餅乾給牠,當然烏鴉也沒忍耐住地吃掉了。
「你叫什麼名字呢?」小女孩摸摸牠光滑黑亮的羽毛。「你的毛好漂亮喔。」
烏鴉神氣地抬頭挺胸。
吃了餅乾,有了精力和勇氣的小女孩,開始想著要怎麼出去。
小女孩拉著烏鴉的翅膀。「要怎麼出去?」
「咕嘎!」烏鴉飛到小女孩的肩膀上,翅膀指門口。
感覺到肩膀上的重量,知道有烏鴉的陪伴存在。小女孩抱緊剩下的小熊餅乾,小心地踏出房門,走入漆黑的廊道。
她一步步地踏上來時走過的階梯,到了魔殿的入口。
這時烏鴉飛回樓梯口扶手。
小女孩回頭望著烏鴉。「你不來嗎?」
烏鴉宏亮地朝著樓梯口叫了一聲。
小女孩知道牠得回到辦公室,於是她走過去抱抱幾乎與她同高的烏鴉。
「謝謝你,黑毛毛。」
「嘎嘎!」黑毛毛顯得有點難為情。
小女孩皺眉說:「黑毛毛你沒洗澡,臭臭的。」
黑毛毛嘎嘎嘎地叫著像在辯解什麼。
小女孩拍拍摸摸牠的背脊,再給了黑毛毛一塊小熊餅乾,然後自己也吃了一塊,然後就漫步走出魔殿,黑毛毛也飛回辦公室,繼續牠的守備任務。
從這天起,黑毛毛有了牠的名字。
雖然是連主人都還不知道的名字。

過了半日,阿加雷斯回到辦公室。
「⋯⋯這是怎樣?」
看到滿桌滿地的文件,還有一堆髒兮兮人跟鳥的腳印,以及在支架上打盹的烏鴉。阿加雷斯這才想起早上太急急忙忙出門,忘記跟小道姑交代了。
「喔對喔,小鬼頭不見了。」
阿加雷斯邊整理,邊想著小女孩可能跑去哪裡玩了。
這時,阿加雷斯發現了。
「早上我沒鎖嗎?」他打開櫃子。
身旁裝睡的烏鴉彷彿看到了自己的鳥生走馬燈。
「⋯⋯⋯看來是忘記鎖了,太忙了。」
阿加勒斯關上櫃子,繼續收拾文件。
烏鴉嚇掉了半身羽毛。

阿加雷斯整理完,跟烏鴉交代說他要去轉交文件,就不用跟來了。
一轉上樓梯,只聽他微微竊笑且嘀咕了一句。
「⋯⋯⋯是巧克力啊。」
看來,他下次還是只能「忘記」鎖上呢。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