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大大的

走出魔殿的小女孩一時不知道要去哪裡好。
牛頭人正從貨車搬下一個箱子 ,轉頭就看到慢慢晃悠過去的小女孩。
正心想這小鬼哪來的,他突然眼尖地發現她手裡拿的東西。「小孩,妳那盒餅乾哪裡來的?」
「啊⋯加年斯⋯」小女孩邊吃餅乾邊模糊地說。
「怎麼可能?阿加雷斯將軍哪來那麼好心。」
「你知道他在哪裡嗎?」
「阿加雷斯將軍喔,大概在跟東方來的道姑玩吧,嘿嘿嘿。」牛頭人大笑。「話說回來好久沒看到她了。」
小女孩說:「我是道姑。」
「妳是道姑?!」牛頭人上下打量。「⋯臉是有那麼點像⋯」
小女孩看著他身後疊高的箱子。「你在幹嘛?有好吃的嗎?」
「沒有吃的啦,衣服。」見小女孩發愣的臉,牛頭人再解釋。「地獄衣服銷路可好了。女惡魔每天換來換去的 ,貨還不夠他們更新勒。」
「喔⋯⋯有我可以穿的嗎?」小女孩總是愛穿漂亮的衣裳。
「喔喔,喔喔,有啊。」牛頭人從箱子裡翻找出一件黑色歌德蘿莉風的連身裙。
「哇喔。」小女孩發出驚嘆,那可是比自己身上的衣服華麗多了。
牛頭人可得意:「哼哼哼哼,這可是這批貨的壓箱寶。」
小女孩卻嘟著嘴巴問:「還有其他的嗎?」
「不滿意?」牛頭人很驚訝,但對於這種情況他很知道怎麼處理。女人嘛,只要投其所好就會買單。「嘖嘖。」轉頭又找了幾件卻都不合小女孩的品味。
小女孩乾脆自己挑,挖出一件粉藍色的改良式水手服。「我要這個。」
「這個嗎?三千元。」牛頭人很高興成交今天的第一筆訂單。
小女孩低頭哭喪著臉,摸摸肚子。「我沒有錢⋯」
「欸欸欸,那妳怎麼買?」
小女孩緊抓著衣服。「阿加雷斯大人呢⋯⋯」
「代墊也不是不行⋯⋯可是將軍知道妳變成這樣嗎?」
小女孩點點頭,現在她眼裡只有漂亮的衣服。
「那好吧,我給妳包裝好。」
「不用包裝。」小女孩迫不及待地拿過來,馬上脫掉身上的衣服換穿上。
牛頭人捂著臉,視線不知道該擺哪。「現在的年輕人喔⋯」
小女孩滿意地轉圈圈,很開心有了新衣服。
「好啦,趕快去玩吧,不要弄髒衣服咧。」
小女孩就想穿給別人看,第一個就往渡口跑。
當看到岸邊熟悉的身影,小女孩跑得更快了。
船上的船夫回頭悠哉地問道:「小女孩去哪啊?」
就在距離不到一步,快要碰上的前一刻,小女孩驟然止步。
雖然是差不多穿著和體型,但卻是完全不同的人。
「那個⋯」因為太過震驚,慌亂地語無倫次。
「大大的!」她用手比劃出巨大的樣子。不知道怎麼才能表達出她的想法,緊張得都要哭出來。
「哎哎哎,什麼勒。」身前的船夫也嚇了一跳。
「船夫大人⋯」小女孩哭著說。「⋯呢?」
「大大的?!」眼前的船夫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要是被別人看到還以為是他欺負了她。「大大的船夫?!」
「嗯嗯。」小女孩抽泣地點頭。
「誰是大大的?」
「大大的,你不是。」小女孩一臉認真地說。
「⋯⋯」這位船夫無語。「什麼東西啊⋯」
小女孩眼睛泛淚抿著嘴,一副又要哭出來的樣子。
然後一名壯漢翻著漫畫從旁邊走過。
岸邊的船夫趕緊搬救兵。「欸欸欸,大哥,這小孩好像迷路了!」
同一時間,小女孩卻是眼睛發亮,瞬間衝撲跳到那名壯漢身上。「船夫大人!」
「欸欸欸欸?!」
壯漢手忙腳亂地接住小女孩,漫畫都掉到地上了。「小道姑妳怎麼在這邊?」
小女孩緊緊地抱著大大的船夫。
另一個船夫心想:哪裡大大的?!
船夫道:「妳找我幹嘛?怎麼啦?」
小女孩呆楞了一會,這才想起要來找船夫的目的,她跳到地面上,不住地轉圈圈,將澎澎的裙子鼓舞地飛起。她開心地展現:「新衣服。」
在一旁的另一個船夫一頭霧水,看不懂這兩人怎麼回事。
船夫這才恍然地做出反應。「新衣服喔?!喔喔喔喔喔!」
果然小女孩看起來更可愛了。
因為轉得太高興把懷裡的餅乾都灑出來,小女孩趕緊跑去撿起來吃。再過去朝著船夫張手討抱。
「⋯⋯」另一個船夫眼睛瞇成一條線,看著大大的船夫。「⋯⋯你女兒?」
船夫一臉驚恐。「不是不是,是⋯⋯朋友的女兒,朋友的女兒。」
小女孩指著另一個船夫說:「小小的。」
另一個船夫臉都綠了,這可是關乎面子的問題。「什麼小小的?!」
小女孩再說:「你是小小的。」
另一個船夫頭冒青筋。「誰家的小鬼胡說八道⋯⋯」
大大的船夫趕緊將小女孩抱起來,小聲說:「不要亂說話啦!」
小女孩一碰觸到船夫溫熱的懷裡就安心了。她抱大大的船夫,安靜吃餅乾。
「帶妳去市集走走。」大大的船夫說,其實是逃命。
小女孩放鬆地說:「船夫大人今天不划船。」
「今天我休假,正在看漫畫呢,妳就跑來了。」
「喔。」小女孩愣愣地點頭。「船夫大人也有休假。」
「有啊,不然會累的啊。肌肉會痠痛。」船夫耐心地解釋。
小女孩再抱抱船夫,用臉磨蹭他的胸肌。
「話說妳怎老是在吃餅乾。」船夫一手拿起盒身。「欸等等⋯⋯這個⋯⋯」
小女孩嘴裡咬著餅乾,遞了一塊給船夫。「你要吃嗎?」
「這個不是阿加的⋯⋯⋯」船夫緊張地說,這樣的東西他只在阿加雷斯那裡看過,而且還是嚴密保管的,也只有牛頭人那邊會進貨。
「阿加大人,黑毛毛的。」小女孩邊咬餅乾邊說。
「黑毛毛是誰啊?」
「黑毛毛。」小女孩用手比個大大的形體。
船夫直接放棄去追尋答案。
這時他們來到市集入口,鬼來鬼往的,叫賣聲此起彼落。
「哇喔!」小女孩跳到地上,自己走到各個攤位前東看西看。
「欸欸欸姑奶奶別亂跑!」船夫趕緊上前將小女孩一把抱起來。
以她的形體在這個地方一定很容易就被踩扁或吃掉。
旁邊的攤販:「欸大哥要不要來買個嬰兒背帶啊?堅固耐用又美觀喔!」
船夫直接無視走過去。
小女孩歡喜地勾抱著船夫的脖子,嬌嚷道:「口渴。」
於是船夫走到飲料攤前,平常工作時解渴的飲料都跟這家雜貨購買。
「欸老闆,有什麼可以給小孩子喝的?」
「我要。」小女孩指著黃綠看起來有氣泡冰涼感的液體,說完又發現旁邊紫藍色液體看起來也很不錯,她拉著船夫手。「我要。」
老闆叼著煙說:「⋯⋯她已經選好啦。」
船夫摸摸錢包,確定還有零錢。「妳要哪一種,只能一種。」
小女孩撐著下巴思考,很難抉擇。最後才指著黃綠色。
「黃綠色的?確定齁?」
小女孩笑著點頭。
「老闆就這個。」船夫掏出零錢付款。
船夫打開瓶蓋遞給小女孩。「諾。」
小女孩接過馬上就喝,被酸到瞇起了眼。
船夫看著小女孩的臉大笑。
「好喝嗎?」
小女孩點點頭,雖然很酸,但是就像喝汽水一樣爽爽。
「要不要吃點東西?」
「要!」
船夫摸摸她的頭,再抱起來。
小女孩親親船夫臉頰,開心地晃著腳丫。
「欸欸,別亂來!」
各種不同的攤販琳瑯滿目,有擺滿看起來像烏青的石頭。
「地獄饅頭~」
還有冒煙的麵團。
「剛出爐的髒髒包~」
與掛滿人的腸子。
「粉蒸鮮肉~大肥腸~」
船夫與手遮住小女孩的眼睛。「欸小孩不要看。」
小女孩把頭埋在船夫懷裡。
直到聽到「酥炸香菇精~」,她的頭冒出,眼睛發亮。
「那個嗎?」
小女孩指著酥炸香菇的攤位。「那個。」
「香菇啊。好啊,老闆來一份!」
望著油鍋哪浮浮沉沉的人臉香菇,船夫決定還是把小道姑的臉轉去另一邊。
小女孩抱緊船夫。
船夫摸摸小女孩的頭,拿起炸好的香菇,一邊走回宿舍。
小女孩開心地吃香菇、喝飲料、吃餅乾、喝飲料、吃香菇⋯⋯很快地就全部吃得精光。
船夫看著小女孩。「小道姑吃飽啦,之後要幹嘛,找阿加?」
小女孩看著船夫,突然覺得他隆起的肉肉也很好吃的感覺。
船夫才感覺到有危險。小女孩已經撲坐他身上,啃咬他的肌肉。
「欸欸欸欸,姑奶奶你幹嘛!」船夫嚇得直冒汗。
「好吃。」小女孩不斷地換地方咬,在他身上各處留下淺小的牙印。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船夫不敢亂動,蹦緊了肌肉。
手臂肌肉咬不下去,於是再換胸口肌肉咬。船夫的肌肉像銅牆鐵壁般的結實,小女孩只好朝他最弱的地方,親嘴。
船夫失去意識,任小女孩宰割。
小女孩伸出舌頭,挑起他的唇舌舔舐。
船夫倒地不起,暈眩技能持續中,效果十分良好。
小女孩坐在船夫的胸口,趴下舔咬,在他的臉頰、耳垂、脖子⋯流下了她的口水。
「好吃。」
吃飽喝足了就想睡,小女孩打了個好大的哈欠,滾到船夫的手臂邊,抱著船夫準備入睡。
這時裝睡的船夫醒來了!
看到小女孩在蹭手,船夫知道她是真的想睡覺,於是彎起手臂給她當枕頭。
小女孩翻身,習慣性地就想夾著東西,膝蓋一抬直接往船夫已經挺立的雄性象徵一撞。
船夫嚇了一跳,但馬上發現被睡意侵擾的小女孩完全沒有發現。
「好好睡,小道姑。」船夫沈著氣對趴在身上的小道姑說。
雖然船夫話是這麼說,但船夫卻是怎麼樣都睡不著,下身硬得都可以桿麵團了。
累積多天的被小女孩剛才那樣無意識的挑逗,早就蓄勢待發。
可是總不能再把她叫醒要她負責⋯
更不能趁她睡著時對她亂來。
「⋯⋯我才不是蘿莉控。」他在心底偷偷說。
可是⋯⋯⋯

船夫另一隻手偷偷地掀開褲襠,手握著腫脹的陽具小心地摩擦頂端。
他壓抑著氣息,盡可能不驚擾到小女孩,緩慢地上下套弄最敏感的地方。
就在準備要爆發的時候。
小女孩嚶嚀一聲,扭動著她的小身軀,翻到了另一側繼續睡。
船夫屏住氣息,動也不敢動,確定小女孩沒有醒過來,才輕呼一口氣。
小女孩睡得似乎不是很安穩,皺著眉頭動來動去,又翻回到船夫的臂彎裡。
滿漲著慾望的男根不小心又被小小的腳丫子撞到了一下。
精液已經滿到洞口,船夫再也忍耐不住了,咬牙壓著聲音吼了一聲,慾望像煙火似的噴發了。
餘韻過後,緩了三四口氣的船夫,發現慾望的子孫噴了不少在小女孩的腳上⋯
驚慌失措之虞,船夫立刻拿起身邊的毛巾處理掉自己製造的這些液體,一邊注意腳的主人有沒有醒來。
或許是很安心,太安心了,小女孩沒有注意到她的船夫大人對小小的她所釋放的慾望。
收拾乾淨後,大大的船夫摟著小小的道姑一起睡著了。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