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說好的藍圖呢?(前篇)

「阿加大人、阿加大人油雷咿~油雷咿~油雷咿~」小女孩邊哼著歌,邊踏著輕快的步伐走進阿加雷斯的辦公室。
就見到穿著燕尾服的阿加雷斯,正在拆封一個看起來像台座的東西。
「小鬼頭來啦。」阿加雷斯頭也沒抬就知道誰來了。
小女孩蹦地衝過去,雙眼發亮地盯著阿加雷斯,看得目不轉睛,口水都要滴下來了。
「阿加雷斯大人,今天怎麼那麼帥。」看還不夠,小女孩摸摸他西服外套的袖子,愈摸愈往上。
阿加雷斯拍掉她的鹹豬手,淡淡地說:「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
小女孩嚇了一跳,但仍沒放棄,幾乎是貼在阿加雷斯的身邊,繼續用眼睛騷擾他。
「知道今天要幹嘛嗎?」阿加雷斯說。
小女孩露出困惑的神情。
「要寫藍圖,我跟道姑的。」
小女孩掉下下巴。
「為此我特別幫妳訂了個東西,剛好妳上次買了衣服嘛⋯」
小女孩的心打了個激靈。
「給我換上。」
小女孩開心地轉圈圈,換上上次在牛頭人那買的蘿莉塔水手服。
但阿加雷斯看也沒看,只是繼續手邊的工作。
小女孩黏在阿加雷斯背後,好奇地看他在忙什麼。
只見台座有根柱子,柱子上端往前面彎曲下垂,下垂的末端有個環。
阿加雷斯拆開另一個包裝,從中拿出一條鏈子和大鉤子。「小鬼頭,站好。」
小女孩挺直腰桿,端正地站好。
阿加雷斯拿著鎖鏈對比小道姑,調整了一下長度,然後坐到椅子上,說:「知道這個鉤子要怎麼用嗎?」
小女孩搖了搖頭。
「這個等等會把妳掛起來哦!」見小道姑依然不懂的樣子,阿加雷斯放棄解釋。反正等等就知道了⋯⋯
「過來。」阿加雷斯拍拍腿。
小女孩馬上跑過去,坐在阿加雷斯腿上,抱住磨蹭。
「坐好!」
小女孩恍若無聞,抬頭開心地說:「阿加大人終於要吃我了嗎?」
「想被我吃嗎?」
「想~」小女孩大聲說。
「可是妳沒什麼肉欸。」
「我也想吃你。」小女孩轉動眼珠子。「那先讓我吃你,我吃飽了就有肉。」
阿加雷斯傻了半晌,大笑出聲:「啊哈哈哈哈⋯⋯」
他壓低身子籠罩著她,彷彿惡魔降臨。「妳夠資格吃我嗎?」
「可以嗎?好想吃。」小女孩毫無畏懼,舔著舌頭,滿腦子只想著可以開動了嗎。
「腿張開,讓我看看妳等等被吊起來的地方。」阿加雷斯用他那惡魔的嗓音,誘喚著幼女。
小女孩不解,轉過身腳張開,坐下抱緊。
啊⋯⋯就是這個西裝觸感⋯⋯
小女孩忍不住用臉磨蹭阿加雷斯胸口的布料。
阿加雷斯無奈地翻了個大白眼。「幼兒保母啊我⋯⋯」
硬是把無尾熊抱的小女孩轉了一圈,指導著:「來,自己摸。」
小女孩僅是在下體處揮揮、摸摸,做做樣子,她背靠在阿加雷斯的身上趁機撒嬌磨蹭。
阿加雷斯忍不住摸摸小女孩的頭。
小女孩半瞇著眼,舒服地凹嗚出聲。
「呻吟那麼像狗啊,哼?」阿加雷斯邊撫摸她的頭髮,一邊說:「那天妳家大小姐才倒貼回來找我呢。」
見小女孩不解,阿加又補了一句:「『大』小姐。」
小道姑了然地點點頭。「原來她好啦?」
「誰知道呢?」
「那阿加雷斯大人要跟她寫藍圖嗎?」
望著小女孩清澈的眼神,阿加雷斯說:「那是妳被交付的任務,」他單手摟了一下有些下滑的小女孩:「就像妳現在要來被我吃一樣。」
小女孩抬頭脈脈地凝望著阿加雷斯。
「平時都怎麼玩的啊?小鬼頭?」
小女孩把臉埋到他的胸領處,扭捏地說:「我喜歡吃⋯⋯一邊吃⋯一邊摸⋯⋯」
阿加雷斯心想,這兩個傢伙還真是出自同個靈魂,喜歡幹的好事都一樣。
但阿加雷斯難得地放行,他點了點頭說:「自己找。」
小女孩像是被准許玩玩具似的興奮模樣,馬上翻找阿加雷斯的褲襠,找到男根後立刻一口含住,但又吞吐不下碩大的陰莖,滿臉都是含不進去而流淌的唾液。
阿加雷斯當然沒有那麼好心,一把將小女孩的後腦推向自己胯下。
小女孩漲紅著臉,一直頂到喉嚨深處,明明很難受,卻令她興奮不已。她兩手捧著根部,彷彿恩賜般地珍惜,小嘴努力地把他分身的每一個地方、每個皺褶都舔過一遍,由下舔到上,舌頭在頂端不停地打轉。
「下面沒自己摸嗎?那我來幫你嘍?」
阿加雷斯右手一擺,兩隻手指像觸手似地延長,開始玩弄著小女孩稚嫩的小穴與肛門。觸手探入洞口,進進出出地戳弄她粉嫩的屁眼。
「嗚嗚⋯」小女孩含著肉棒,扭動屁股。
同時阿加雷斯再頂入她的喉嚨。
每次被強迫,小女孩的下體就會流出更多液體。
阿加雷斯摸摸她的頭,然後用力地壓住她的頭問:「好吃嗎?」
小女孩眼角含著淚光,雖然一直嘔出,但嘴卻從來沒有離開過陰莖,咳完還是繼續吃。好像本能就會做這件事,本能地就知道怎麼做。
她彷彿就是阿加雷斯下體的容器,容納包覆著他的一切。
這些反應阿加雷斯都看在眼裡,他準備好要享用美食了。
他命令她在自己腿上坐好,並做好準備:「腳打開。」
小女孩聽話地張開腿,露出兩腿間的秘密。明明是年幼的女體,但陰阜早已氾濫成災。
阿加雷斯把鉤子頭的那一端,在淫水的潤滑下,順利地勾進她已濕漉漉的女陰。
「好好夾著,雖然妳等等也不需要夾緊了。」阿加雷斯滿臉的笑意,抱起小道姑後把她的雙手與鉤子鎖上刑架的鎖鏈上,然後一把放開。
鉤子的尖頭便承載著小女孩的體重,深深地刺入小女孩的肉穴深處。而鎖鏈的長度只夠小道姑墊著腳尖稍微緩衝這力道。
「嗚嗯⋯⋯」小女孩哀嚎了一聲,不知道是刺到了什麼地方,她的身體猛烈的顫抖了一下。
但沒想到的是,更強烈的刺激還在後頭等著她。
阿加雷斯打開鉤子的震動功能,還是直接就開到最強。
頂入深處的鉤子瘋狂地刺激著小女孩脆弱敏感的深處。
「受不了了受不了⋯」小女孩發狂地尖叫,雙腳亂踢地掙扎著。漂亮的衣服早就已被汗水弄得濕溽,也因小女孩不停的掙扎扭成一團。
「太⋯刺激⋯⋯」小女孩已經無法思考。她翻著白眼,一副快要昏死過去的樣子。
阿加雷斯正是要享用這副表情,一邊讓觸手撫弄著小女孩的屁眼。「等等就是要幹妳這邊喔⋯」
小女孩勉強撐起眼皮。「阿加⋯⋯大人的嗎⋯⋯」
「是喔,等等一邊讓妳被勾著一邊被我的陰莖抽插喔⋯⋯」觸手開始緩緩抽插著洞口附近。
小女孩連話都說不出,只能呻吟。
「要我幹妳了嗎?」
「要!⋯⋯停下震動⋯⋯我要⋯⋯」只要可以暫停體內的震動,她什麼事都會答應。
「還是要我啃了妳?」
「都要!汪嗷嗷嗷⋯⋯」小女孩哀嚎求饒。

但阿加雷斯還沒開始動作,小女孩就失去意識。
「小鬼頭?」
小女孩的腦袋無力垂下,動也不動,怎麼叫也叫不醒。
唯有細微的呼吸,確定她還活著。
「⋯⋯」阿加雷斯無言以對。
下體還硬著呢⋯⋯
總不能叫他對一個幼女睡眠姦。
阿加雷斯冷哼。「⋯⋯看妳該怎麼補償我?」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