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說好的藍圖呢?(後篇)

「小鬼頭。」阿加雷斯坐在床邊輕喚。
小道姑睜眼,神情恍惚地張望,似乎在想著這是哪裡。
「醒來了嗎?」
小道姑用朦朧的睡眼看了阿加雷斯一會,翻身過去抱住,頭靠在阿加雷斯的腿上繼續睡。
「小鬼不是說要讓我吃嗎?我都還沒開始呢?」阿加雷斯勾起小女孩下巴說。
不知道想到什麼,小道姑的雙目瞬間神采煥發,對阿加雷斯露出燦爛的笑容。
阿加雷斯瞇眼。「什麼臉,只不過按摩棒就受不了了。」
小道姑傻笑,從床上滾到阿加雷斯身上,在他的肚子蹭來蹭去。
最後跨坐在阿加雷斯腿上,將阿加雷斯撲倒在床上。
阿加雷斯不知道怎麼回事,貌似沒有太反對,便躺在小女孩身邊。
小道姑很自然地就鑽入阿加雷斯懷裡。
「阿加大人為什麼要戴面具呢?」每次用頭磨蹭都會撞到面具,小道姑伸手抓握面具邊緣。
阿加雷斯稍稍扭了一下頭,但沒有反抗。
小道姑順勢將面具一掀,面具下出現了一張微微慘白的年輕男性臉龐。
阿加雷斯的五官斯文且深邃,眼神有種看透一切的冷漠及哀傷。
小道姑看得都呆掉了,但很快地就開心撲上去舔舔咬咬。
阿加雷斯也愣了一下,沒料到她會這麼做,也從來沒人有膽這麼做。
但並沒有讓她囂張太久,阿加雷斯一手掐住她的喉嚨:「小鬼,不是要讓我吃嗎?」
小道姑嘟著嘴說:「可是我想吃吃阿加雷斯大人⋯」
阿加雷斯把小道姑抓到旁邊說:「嗯哼⋯⋯東方不是有個什麼讓身體放鬆的技術,叫按摩什麼的?妳會嗎?我想體驗看看。」
小道姑雙手雙腳都舉起來叫道:「我會我會!」
「做完覺得舒服的話就讓妳吃。」阿加雷斯勾起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
小道姑拉拉阿加雷斯的衣袖,一點也不害臊地說:「可是按摩沒有人在穿衣服的⋯」
阿加雷斯冷哼,雙手迅速地解開襯衫的扣子。
小道姑都還沒來的及看清楚動作,阿加雷斯便已裸身,一個翻身趴臥在床上。
小道姑愣了一下,也跟著跨坐上他的背,認真地感受他身上能量的流動,手順著他的氣脈推動。
趁這個機會,她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摸個夠。
阿加雷斯忽視那種像是在砧板上的肉的感覺,盡可能放鬆專注在她小手的撫慰。
她手刀均勻地落在阿加雷斯背部與臀部的肌肉上,嘴裡還喊著:「阿加加加加⋯⋯」
心裡想著按摩過後的肉肉才會更好吃。
她的手順著阿加雷斯的脊椎往下拂過他的股溝,趁機吃盡阿加雷斯豆腐。
「阿加雷斯大人!翻面!」小道姑叫道。
阿加雷斯半瞇著眼,翻身使正面朝上。
當看到阿加雷斯雄偉的男根,小女孩的嘴巴不自覺地打開,口水都要滴下來了。只差手上沒有刀叉,不然她就要開動了。
阿加雷斯彷彿看透她的心思:「按摩做好再讓妳吃。」
小女孩更賣力地按摩了一陣。
隨著按摩的時間愈長,阿加雷斯的分身越來越硬挺。小女孩望著男根,必須要克制住想要舔舐的慾望,最後乾脆坐在阿加雷斯的腿上,前後地磨蹭下體。
見阿加雷斯閉著眼假寐,沒有反應。
小女孩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兩手抓握著雄偉的男根張口就含。
阿加雷斯突然覺得下體一陣溫暖,馬上反應過來是小鬼頭受不了了。
不管大隻小隻都是這種事情手腳最快⋯
「想吃了啊?那就好好吃吧。」阿加雷斯用力地將她頭壓下自己的雙腿間。
飢渴似地舔了半天,卻是小女孩覺得愈來愈想要。她的下巴擱在阿加雷斯的的胸口上。「阿加雷斯大人,我想要了。」
「我都還沒吃呢?」阿加雷斯從背後生出觸手繞著小女孩的脖子,將她整個吊了起來。
「啊⋯⋯阿加雷斯大人⋯⋯」感到窒息,小道姑踢著雙腳,雙手反射握在纏繞自己脖子的觸手上。
阿加雷斯滿意地看著她被拘束在空中,然後一手抓住了她的右腳,手指摩挲著她柔嫩的小腿肚與腳掌,他伸舌舔著她玲瓏小巧的腳指頭,張口就咬下她小指頭。
「啊⋯⋯要抱抱抱抱⋯」小女孩痛哭出聲,甩著雙手尖叫。
「真囉嗦,臭小鬼。」阿加雷斯皺眉地挖著耳朵。「哭屁哭,不是妳說要吃的嗎?」
「要吃完抱抱!」
「我根本就還沒吃完啊!」
阿加雷斯很想無視她的尖叫照吃不誤,但還是無奈地令觸手降下一點高度,並稍稍放鬆了頸部的束縛。
「真囉嗦。」阿加雷斯半跪著接住她的身軀,一手摟著小女孩的腰身,嘟囔著。
「嗚⋯⋯」小女孩緊緊地抱著阿加雷斯,生怕會再離開他。
「臭小鬼,真不耐痛。」
「一定要抱抱抱抱。」小女孩的臉貼在他的胸口,眼角含著淚啜泣。
「才咬了根指頭,餓死了。」阿加雷斯抱怨道。
小道姑好像覺得讓阿加雷斯大人餓肚子而不好意思,她擤了擤鼻,自己把右腳舉起來:「好吧!再給你吃。」
「臭小鬼,氣勢很好嘛,能持續多久呢?」阿加雷斯憤憤地咬下她的小指頭,就像在吃小熊餅乾。
「好痛。」小女孩吃痛,就想把腳縮回。
阿加雷斯緊緊地抓住她的腳。「哪有時間讓妳縮啊?」他另一手撫弄著她的陰蒂。
小女孩馬上就有感覺,咬著唇瓣不發一語。
「一邊痛苦一邊愉快感覺不錯吧?妳姊姊也喜歡這味呢!」阿加雷斯加快手上的動作。
小女孩受不了地扭動身軀呻吟。
「還要?」看著淚流滿面又表情扭曲的小女孩,阿加雷斯再咬下一根腳趾頭。
「好痛痛⋯⋯」小女孩痛得直想縮回腳。
「難得給妳掌控權,還給我猶豫?」阿加雷斯單手握著小女孩右腳燦笑。
小女孩淚流滿面。「抱抱⋯」
「妳以為我是誰啊?抱抱?」
小女孩的頭低垂著啜泣。
「妳姊通常這時候都高潮到爽翻天了。」抱怨歸抱怨,阿加雷斯還是放下她的右腳,上前輕輕地摟著小女孩。
小道姑的情緒這才稍微平緩,她雙手抱緊阿加雷斯,用臉磨蹭他的胸口,不時地伸出舌頭舔舐。
「小鬼頭,妳想幹嘛?」
小道姑眼神飄移看向他身下像是在呼喊著自己的存在感,高舉的男根。
「想要阿?自己坐上來吧!」阿加雷斯把小道姑舉高至適合高度,讓男根對著小女孩的陰部。
小女孩看著雄偉的男根,對準自己的小小女陰緩緩地插入。
對於這樣的事情,她愈來愈熟稔。
雖然沒像船夫巨大的嚇人,但對於幼小的她仍顯得龐大,好不容易一點一點地擠進去就滿身是汗。
阿加雷斯面帶笑意地看著她努力地在自己身上扭動。
明明是小道姑嚷嚷著要吃,但才搖沒幾下就趴伏在阿加雷斯身上喘氣休息。
阿加雷斯揚眉。「這樣就沒了,也太弱了吧!」
小道姑乾脆趴在他身上,閉上眼睛,一臉舒服的樣子彷彿就要睡著。
「欸,小鬼。」阿加雷斯往上頂了一下。
小道姑只是嬌嚷一聲,動也不動地繼續睡。
阿加雷斯坐起身來。
瞇細了眼,背後的觸手將小女孩再次抓起。
「啊⋯⋯」離開了溫暖舒服的懷抱,小道姑不滿地嘟嘴叫道。
阿加雷斯捧起她的一隻小手放到唇邊親吻,瞬間眼神凌厲,這次二話不說直接咬下她一隻手掌。
小道姑嘴巴張大,還來不及反應。
阿加雷斯再將她整隻右手臂咬斷。
「啊——」小道姑幾欲昏厥。
血從斷臂處噴散四濺,染紅了床單,也噴在阿加雷斯的臉上。
「嘖⋯」阿加雷斯抬起手,在指尖匯聚能量形成高壓的電流,然後覆蓋在傷口上。
強大的電流穿過小道姑,她全身抖動。「啊啊啊⋯⋯」
皮膚肌肉都壞死,一片焦黑,但卻也不再流血了。
阿加雷斯像在啃雞腿般,慢條斯理地品嚐小道姑的斷臂,果然鮮嫩多汁。
很快地就解決掉,阿加雷斯靠近準備再咬下她的另外一隻手。
小道姑本能地伸出手想阻擋。
阿加雷斯頭一偏,用力地咬住她伸長的手腕,然後直接將整隻手臂扯下。
小道姑哀嚎。
吃完手,再換腳。
她除了哭,什麼也不能做。
看著阿加雷斯將她的軀幹一隻一隻地啃噬殆盡。
只剩下身體和頭的小道姑看起來更顯得嬌小脆弱。
她不能掙扎,也無法抵抗。
這樣的她,竟是如此惹人憐愛。
阿加雷斯在她滿是淚痕的粉頰上落下一吻,順口咬下她的嘴邊肉。
小道姑的淚已流乾,已經哭不出聲。
「終於可以好好享用妳了。」
阿加雷斯把她放到那個為她而建立的台座,用鎖鏈在她的脖子繞了一圈。
將垂落的大勾環對準她的陰道插入,同時開啟她最喜歡的震動頻率。
「啊啊⋯⋯⋯」小道姑馬上發出與她年齡不相符的嬌媚呻吟。
阿加雷斯翹腳坐在椅子上,望著小道姑只有身體沒有四肢的身軀左搖右晃地擺動和震動,看起來極為享受,地上不斷滴下從她未發育成熟的幼體流下淫蕩的液體。
「啊⋯阿加⋯大人⋯⋯」從一開始還會求饒,到後來只能翻著白眼抽搐,虛脫地掛在台座上。
算算時間,也才過了半個小時。
也太不耐操。
阿加雷斯站起,走到她身邊,拉扯她的頭髮。「小鬼,醒醒。」
小道姑被迫抬頭,她流著口水,眼神失焦。
叫了幾次,小道姑也只是無意識地悶哼。
叫不醒,阿加雷斯就換用另外一種方式。
沾取她穴口黏滑的液體,抹在後庭口。
「小道姑。」阿加雷斯在她耳邊輕喚,那是惡魔的耳語與預告。
他一邊咬著她小巧的耳瓣,撥開她臀瓣,靠著淫液的潤滑,他將硬挺的下身硬生生擠入她窄小稚嫩的後庭。
「啊——」小道姑淒厲地叫喊,眼淚再次奪眶而出。
阿加雷斯抱著她小小的身軀,上下地使用著她的後庭。
本來前面就已經塞著勾子狀的按摩棒,後庭再加入阿加雷斯巨大的分身。
前後都被貫穿,彷彿要從下體被撕裂。
她完全不能反擊、逃脫不得。
而她竟也在這樣的過程中得到快感,高潮不斷。
嗜血過的阿加雷斯,喚醒了他最原始的獸慾。
他大吼,幾乎要將她捏碎,緊緊地勒住她的脖子。
將所有的慾望與精力發洩在她小小的身體裡。
阿加雷斯將她從台座上抱下,彷彿抱著小嬰兒。
這次小女孩再也沒有反應,安靜地沈睡。
阿加雷斯單手扯下髒污的被褥,將遍體鱗傷的小女孩放到床的中央。
小道姑依賴且依戀地靠在他身上。在睡眠中緩慢地恢復。
「好好睡。」阿加雷斯在小女孩的額頭親吻。
「睡醒了,我們再一起寫藍圖。」

睡飽復原的小道姑,沒看到阿加雷斯,就自己下床走到辦公室。
見到小女孩,阿加雷斯將她一把抱起,讓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一同面向辦公桌。
「小鬼,上工了。」
小道姑拿起筆,開心地在紙上亂畫。
「⋯⋯」阿加雷斯忍耐著沒翻桌。
這根本就是在磨練他的耐性,完全不用下凡就可以修煉了。
他一把握住她拿著筆的那隻手掌,在她頭上緩緩說道:
「妳想要有什麼樣的俗世人生?
想要怎麼去完成妳的修業?
別忘記了妳最基本的課業,妳姊姊會找上我的原因。」
見小道姑沈默不語,阿加雷斯摸了摸她的頭:「別擔心,妳只要知道妳想做什麼就好。剩下的我跟船夫會處理的。」
小道姑大大的眼睛,天真地望著阿加雷斯。
阿加雷斯和緩地笑了。
「來吧!來寫我們的藍圖。」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