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渡、度

河中央,一艘獨木舟在河上緩緩前進。
船上只有兩個身影,一個蹲坐在船中間,另一個在船尾划著船。
「我怎麼會死了⋯⋯」蹲坐著的那男人喃喃地說,像是對著船尾的船夫哭訴著。船夫沒回應,自顧自的工作。他早就習慣這些人被帶走時的碎碎念,他現在只想把工作完成好趕快休息。

當然,這並不是份普通掌舵的工作。這裡是冥河,而他是一名引渡人,負責將亡者引渡到另一個世界。
這天也一如既往的工作,將祂們帶去該去的地方。
「還有兩組啊⋯⋯」船夫嘆了口氣。他已經不知道做著這工作多久了,雖然偶爾會有休息日,但依然緩解不了這重複性質所帶來的耗磨感,只有偶爾出現耗子要去追捕時才顯得比較有趣。
將那個男人送往彼岸交給鬼使後,船隻搖搖晃晃的再度往入口去。
船夫遠遠就看到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女性蹲坐在岸邊,那名女性一看到船夫便急急忙忙的站起來,神色慌張的樣子。
「這是要往彼岸去的嗎?」船還沒靠近,也不等船夫開口,女子先開口問道。
船夫倒是覺得有趣。一般人遇上這等事通常都會驚慌一陣,船夫們有些比較和善的會慢慢跟他解釋,而不耐煩的就一棒把他們掃上船再說。
還沒遇上過主動想去彼岸的亡者。
船夫擺了擺手,示意她上船。
載著她的一路上,她好像對眼前的一切都很驚奇,完全不像是害怕自己已經死亡的感覺。但船夫雖然好奇,卻也不想跟亡者接觸太多。

帶給鬼使後,一邊在船上待命、一邊在偷懶打盹的船夫馬上就接到新的任務。
「⋯⋯把人從彼岸送回去?」
不可置信的船夫找到氣急敗壞的鬼使後發現,要送回去的人,就是剛剛那名女子。

「⋯⋯為什麼被送回去了?」沒來得及問鬼使,船夫壓抑不住好奇心地問了。
「因為我想確認,自己究竟還有多久才可以死。」
「蛤?」
「我的人生就是一團混亂。父母早死,家中很早就沒了經濟來源,政府也沒辦法幫助多少。賣身對獨身女孩來說是唯一的路,雖然遇上不錯的恩客,不停在支持我,甚至更願意幫助我贖身,但最慘的事是我父母根本沒死,他們只是因為賭博欠下一屁股債跑路,而發現我有支柱後就出現了,想當吸血鬼榨乾我⋯⋯我當然不願意給他們榨乾,他們便憤怒的找人來我店裡砸店,而我又不小心混亂中被砸到頭,變成植物人⋯⋯」
像是終於爆發了的樣子,女子一邊哭的稀裡嘩啦一邊劈哩啪啦地說完了她的人生。
船夫聽得一愣一愣,連手中的槳都忘了划。
「所以⋯⋯妳想死?」船夫抓了抓頭,突然想起他的大哥也是好賭然後被離婚。他老婆是不是也有一樣的感受?
「其實我已經來不止一次了。只是好像我一直被救回去,所以我沒辦法進去彼岸。陽壽未盡什麼的⋯⋯很累了⋯⋯」
船夫不知道該回什麼,因為他已沒有在陽間活著的記憶。但他感覺得出來有很難過的味道,深深的悲哀。
靠岸前,他緩緩的說了一句「雖然我這樣說可能不太合適,但還是努力一點活著吧。等到妳死了,再來找我帶妳去彼岸。」說完還擺了擺船槳。
女子貌似有些驚訝,然後馬上噗哧笑了出來:「你是在勾搭我嗎?」
船夫馬上漲紅了臉搖頭,女子笑的更大聲了:「我知道我在接客時生意很好啦,只是沒想到這副外貌連對亡者都有用。」
雖然不是阿諛奉承,但女子的外貌身材真的不是普通程度而已,船夫心想。
「好啊,那我就回去再努力一下了。」女子回首,用著有些落寞的眼神看著船夫:「說好了你可要等我喔。一言為定,船夫先生。」
船夫點了點頭,掩著漲紅的臉快速划船離開。
離開前,好像還聽到女子竊竊的笑聲。
他心想,這工作其實好像也沒那麼枯燥嘛。
不知為何,手握著的船槳好像沒那麼重了。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在〈《玩壞上神》渡、度〉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