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當我躺平,我的手自然而然地玩弄他的陰囊。
他撥開我的手,正色道:「我們公司沒有提供這樣的服務。」
他雙手捧著我的腳掌,放在他的胸膛上,認真細撫我肌肉的壓力,一一地撫平我一週來的積勞。
以往我這麼做時,那些男人總是硬著雞巴、迫不及待地想上我,但通常之後我就沒有再找那些人了,因為最後他們的目的都是想要和我做愛,而不是好好地按摩。
我一個禮拜會找他按摩兩次,雖然他的價位不是最高也不是紅牌,但還蠻搶手的。為了能夠優先指定他的到府服務,我還辦了會員。
經過幾次的暗示與挑逗過後,他都不為所動,專心地感受我身上的能量幫我按摩。
知道他的性格後,我也就不再明目張膽地挑逗他,安心地享受他手的觸撫。
所以也就不毫無遮掩,每次按摩時我都一絲不縷地直接躺在他面前。
我要求他也不穿衣服,以免礙手礙腳不好行動,他也沒異議。
他的身材在按摩師中算是不錯,在褪去上衣後可見明顯的胸肌與肌肉的線條。我尤喜歡腳底貼在他肌肉上的觸感。
看的見卻吃不到的感覺還蠻難耐,難得會有這樣的情況,但我也蠻珍惜這樣的關係。
我的身材偏瘦,沒有太多肉,沒辦法承受太大的力量,所以按我其實不需要太費力。
我正閉著眼睛,卻感覺到後穴傳來濕熱的觸感。
讓我忍不住呻吟出聲。
是他掰開我的臀瓣正在舔我屁眼。
「嗚⋯⋯你⋯不是說你不做這個服務⋯」
他說:「妳的氣結在這,我正在用舌頭幫妳疏通。」然後他又繼續認真地舔我的屁眼。
「嗯⋯⋯啊⋯⋯」我扭動著身軀,抬高屁股、就想讓他再舔得更多、更深。
他將我翻過正面,繼續舔我的陰唇、陰蒂⋯⋯
啊⋯⋯
禁不起他的挑弄,我的淫水流了他蠻嘴。
我受不了了,拉著他的手在我的陰部上摩擦。
「這裡也要⋯按摩⋯⋯」我嬌喘著氣說。
他的手隔著陰唇快速地摩擦我的陰蒂。
我已完全發情,自己扭著下體去迎合他的手,我只想要更多更多。
這時他把昂然挺立的陰莖塞到我嘴巴。
我激動飢渴地吞嚥吸吮他的肉棒,這時候要我做什麼都行。
吃到我再也受不了了,哀求著他說:「我要⋯我要⋯⋯」
「要什麼?」
「插進來⋯⋯肉棒⋯⋯」
他來到我的兩腿間,分開我的雙腿說:「這是要加費的。妳願意出多少錢。」
「你說多少都好。」就讓我盡情放縱一次。
當我一答允,他立即插入、進入我濕潤的穴口。
我浪蕩地扭腰擺臀,迎合他的撞擊。
他也沒讓我失望,強而有力地不斷撞擊我的子宮頸。
好幾次我都後悔想喊停了,因為太大又太深,我吃不下他的全部和全力。
我又痛又爽,
「用我陰莖疏通妳的氣結。」

「像狗一樣幹我。」我懇求他。
他拔出。
我翻身趴著,屁股翹得老高,期待他的插入。
他從背後進入我說:「不是像狗,而是你本來就是母狗。」
好深、好痛,可是好爽。
我想這樣被他使用著。
我們換了好幾個姿勢。
不管是正面抬高我的腿或是從側面深深地插入。
我像個蕩婦一樣,在他身上縱慾。
「肚子上、嘴巴裡或陰道,妳要射在哪裡?」
「我要你射在我的子宮裡。」
「我們不對射後的後果負責。」他忍耐著,但仍穩穩地、深深地幹著我。
「我要、我要你強大的精子⋯」我求他,在我受不了時。
他抓著我的手臂,低吼。
我感覺到他把他全部的精液都注入我的體內。
我的陰道收縮著,要將他榨到一滴都不剩。
他的神色終於稍微放鬆,對我說:「謝謝您的指名,之後會寄帳單給您。」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在〈按摩〉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