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貴婦阿嘎蕾絲shopping記

小女孩很久沒來地獄了。
現在來地獄魔殿,小女孩就像走自家廚房一樣,守衛也不通報檢查了,
進來就看到阿加雷斯正埋首於公文堆中。
小女孩猛地蹦跳到辦公桌旁。「阿嘎大人~」
阿加雷斯只瞥了她一眼,又繼續批改公文。「阿嘎大人妳叫的喔?」
小女孩拍拍胸脯說:「我叫的。」
隨著見面次數愈來愈多,小女孩的態度也愈來愈隨便。
「誰說的?」阿加雷斯抽動著眉毛。
小女孩得意地說:「我說的!」
阿加雷斯的臉黑了一半,最後決定繼續辦公。
「阿嘎嘎嘎嘎~」小女孩開心地手舞足蹈,她跳到阿加雷斯身旁舉手道:「阿嘎大人抱抱。」
「臭小鬼。」阿加雷斯一副拿她沒辦法的樣子,還是把她拎起來。
「阿嘎大人不要工作了,我們去玩。」小女孩的腳夾住抱緊阿加雷斯,不斷地用臉在他胸口蹭。
「再一下,快好了。」阿加雷斯邊寫公文邊低咕:「你們這群傢伙都沒什麼工作,吃米不用上班的,一個一個都在當米蟲。」


百無聊賴的小女孩自己跑去找黑毛毛。
「嘎?」支架上半人高的烏鴉歪著頭看她。
小女孩伸手摸摸他的背脊。
「嘎嘎嘎!」烏鴉舒適地伸長翅膀然後轉圈。
小女孩一起轉圈,裙子都飛起來了。
黑毛毛振翅叫道:「嘎呱!」
小女孩也跟著叫:「阿嘎嘎嘎嘎~」
「啊嘎嘎嘎嘎~」
「啊嘎嘎嘎嘎嘎嘎~」
「啊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一人一鴉玩得很開心。
「吵死了你們!」阿加雷斯烏雲壓頂地吼道。「再吵封你嘴巴!」
小女孩趕緊閉緊嘴巴,再跑回去抱阿加雷斯。
小女孩在阿加雷斯身上爬來爬去像親親怪一樣到處親。因為有牛骨面具擋住親不到臉,她伸手就想摘除阿加雷斯的面具。
阿加雷斯一手抓住她的手,另一手拿著印章用力蓋章發出「蹬!」的聲音。
小女孩蹭蹭阿加雷斯的脖頸。「阿嘎大人還沒好嗎?」
「阿嘎是誰?」
「阿嘎大人就是阿嘎大人。」
無聊的小女孩開始摸阿加雷斯披肩下的身體,邊摸邊吞口水。「阿嘎大人我肚子餓了。」
「是喔⋯⋯餓死好了?」阿加雷斯不懷好意地笑笑。
小女孩開始啃咬阿加雷斯的肉,衣服上都是小女孩的口水。
阿加雷斯不為所動地繼續蓋章。「蹬蹬!」
「⋯⋯沒墨水了?」阿加雷斯無語地看著印章。「⋯⋯」
「⋯⋯只能出門一趟了⋯⋯」阿加雷斯站起身,小女孩無尾熊一樣四肢夾緊纏在阿加雷斯身上。
阿加雷斯翻翻櫃子:「好像也該買烏鴉的飼料了⋯⋯」
小女孩舉手歡呼:「今天是阿嘎大人shopping日!」
阿加雷斯低頭看向胸口上的小女孩。「⋯⋯這隻的飼料也要買的樣子。」他露出壞笑問:「妳吃什麼東西呢?狗飼料還是貓飼料還是鳥飼料?」
小女孩興奮道:「我吃好吃的!」
「當狗養好像不錯呀,小母狗。」
小女孩歪著頭看阿加雷斯。「嗷嗚,阿嘎大人逛街~~」
「幫妳買狗飼料好嗎?呵呵。」
小女孩頭搖得像波浪鼓。「那個不好吃。」
「所以要好吃的飼料嘍。」
「好吃的!」小女孩開心地晃腳。
「出門逛逛吧,小母狗。」阿加雷斯把小女孩放下,打開辦公室的門。「狗狗要爬出去啊。」
只見小女孩嘟著嘴巴,站在門邊動也不動。
「不出門嗎?小狗狗。」
小女孩淚汪汪地舉手討抱:「抱抱。」
「自己爬出去呀。遛狗,知道嗎?」
小女孩嘟囔:「又沒有項圈牽繩。」
「喔?意思是有就要遛整場嘍?」說完阿加雷斯打響手指,繩子就在手上:「來,把這個戴上去。」阿加雷斯把項圈遞給小女孩。
「我不會用,要抱抱。」小女孩耍賴地搖頭討抱。
「那就,戴上再給抱抱?」
小女孩點點頭,只要抱抱什麼都好。
「來。」阿加雷斯俯身將項圈繫在小女孩的脖頸上。「乖狗狗。」
小女孩乖乖地安分站好,尾巴都翹起來了。
阿加雷斯將繩子另一端纏手上:「狗狗,出發嘍?」
小女孩兩個眼睛彎成了兩個月牙,亮晶晶的像天上的星星。
阿加雷斯彎腰將小女孩抱起,轉身離開辦公室,懷裡的小女孩開心地用臉蹭蹭阿加雷斯的脖子。
經過大門時,衛兵向阿加雷斯敬禮,阿加雷斯沒多作搭理,但被抱著的小女孩,很開心地朝他們打招呼。
待阿加雷斯走遠後,衛兵A才低聲問旁邊的同事:「那個⋯⋯我有看錯嗎?項圈?」
衛兵B面無表情地說:「我想沒有⋯⋯」
衛兵A說:「這個資訊最好不要太外傳,不然阿加大人應該會很麻煩⋯⋯」
麻煩的是隔天一堆人想要來當母狗。
對於這類的事,衛兵A總是很八卦。「阿加大人好像很久沒有對象了,本來還想說怎麼回事,原來是開始吃起蘿莉了。」
衛兵B嘆氣。「只能說希望別造成暴動就好⋯⋯」他只擔心別到時候又要增加工作量。

畫面切換阿加雷斯這一邊。
「阿嘎大人要去哪?」小女孩很期待地問,像是跟著主人去散步的狗狗一樣興奮。
阿加雷斯說:「去市場。」
小女孩眼睛一亮。「是岸邊那個市場嗎?」上次她曾與船夫逛市集。
「高級市場,上次妳和船夫去的那是港口市場。」
「哇喔~~」小女孩的尾巴興奮地擺動。

走進店家,只能說不愧是將軍,逛的市場也是貴婦等級的超市,所有商品乾淨整齊地排列在貨架和櫥窗內,價格當然也是一般市集的三四倍。
小女孩自己跳下來,開心地到處跑看,拖拉著阿加雷斯走。
「阿嘎大人,那個。」小女孩的目光被玻璃櫃中造型可愛的甜點吸引。
「嗯?」阿加雷斯手上拿著印章的墨水。
他看向小女孩手指方向,是甜甜圈的樣子像是某種會放電鼠類的屁股跟尾巴,但顏色居然是紅的。
「妳要吃?」阿加雷斯默默看著紅色甜甜圈的牌子上寫:地獄火焰老鼠甜甜圈。
小女孩猶豫要吃哪個,玻璃櫃中有好多吸引她的甜點。
阿加雷斯偷笑:「剛剛那個造型不錯啊?」
最後小女孩選了甜甜圈、造型精緻的杯子蛋糕和水果茶。
「那就那個蛋糕、水果茶、跟這個甜甜圈。」阿加雷斯向店員說。
結帳完阿加雷斯就將食物遞給小女孩。「諾,拿去。」
小女孩開心地馬上開吃。
阿加雷斯默默看著小女孩啃甜食,嘴角默默地偷笑。「怎麼樣?好吃嗎?」
小女孩咬一口甜甜圈後,嘟著嘴巴說:「乾乾。」她將剩下的甜甜圈遞給阿加雷斯,再喝水果茶。
阿加雷斯接過甜甜圈,放到旁邊,等著看好戲。
當下吃的時候還沒有發覺,等到喝下飲料,滿嘴的辣意就湧上來了。辣了一陣,小女孩有種想放屁的感覺,還沒忍住,屁股就冒出火花飛上天了!「啊~阿~~~!」
小女孩像火箭一樣飛向空中,還好還有脖子上的牽繩拉著,她手亂揮舞想要抓住阿加雷斯:「阿~阿嘎大人…」
小女孩的屁股一直放屁噴火,她嚇得哭出來。
好像腳上被綁著繩子的金龜子,阿加心想。
「風箏小女孩,好玩嗎?」

這時候小女孩才看到甜甜圈上的介紹文:
地獄火焰老鼠甜甜圈—讓你可以體驗火焰老鼠噴射的威力!警告:食用後會有從任意出口噴出火焰的反應,請小心食用及注意高溫。

飛來飛去的小女孩,混亂中居然湊巧抓住阿加雷斯的一根頭角⋯⋯⋯
而魔將軍自己應該也沒有想到,那個火焰的衝力會有那麼大吧⋯⋯
阿加雷斯居然一把被飛天小女孩拖著頭撲倒在地上。
「⋯⋯⋯⋯⋯」旁邊的店員目睹了這一切,他一邊想笑出聲,一邊又後悔自己沒有多提醒這是惡作劇用的甜點。(雖然將軍好像是故意買的?)
像是抓到救命繩索似的,小女孩死命拽著頭角,怕一個鬆手又飛走了飛走。
「妳不是玩的很開心嗎?」
阿加雷斯抱著頭上的小女孩,輕輕彈了個響指,小女孩的飛天噴射之旅終於結束了。
小女孩淚眼汪汪的,仍心有餘悸,手腳緊緊纏住阿加雷斯。
「還怕嗎?別擔心,不會再飛了。」阿加淡淡地笑著。
確定不會再飛,小女孩才一手抓著阿加雷斯,一手繼續吃蛋糕。
「啊哈哈哈哈哈哈。」阿加雷斯笑得很開心,又跟店員點了個一般的甜甜圈,跟著吃。
剛入口咬了幾秒⋯⋯⋯
「⋯⋯⋯⋯⋯?!」
阿加雷斯的牛角都翹起來了。
這味道⋯⋯是小熊餅乾!
轉身又跟店員多買了四個。
小女孩盯著結帳的阿加雷斯噗哧一笑。
阿加雷斯瞇眼。「⋯⋯笑什麼?小女孩。」
「原來阿嘎大人喜歡。」小女孩不敢再吃甜甜圈,還是杯子蛋糕好吃。
阿加雷斯若無其事地說:「要買飼料給烏鴉啊。四個應該夠他吃了。」
「黑毛毛吃這個嗎?」小女孩愣愣地看著甜甜圈,心想黑毛毛不是吃餅乾的嗎。
「墨水也買了,飼料有了。還要什麼?小狗狗。」
小女孩舉手。「要抱抱。」
「好~」阿加雷斯一把將她拎起,再遞給她包裝好的食物。「飼料拿好。」
小女孩像寵物一樣蹭蹭主人。
「要回去嘍,小鬼。」
「汪!」小女孩很開心。
「下次再來吧,幫烏鴉買飼料。」阿加雷斯強調最後一句。
買甜甜圈會不好意思的阿加雷斯,以後應該會常拿小女孩和黑毛毛當擋箭牌吧。

辦公室內的黑毛毛打了個噴嚏,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