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7

這時車子停下來了,不再移動。
從車旁圓環的造景看的出來這裡是市中心的誼廳,上流社會人士交際的場所,我也曾和哥哥來過幾次。
車子的周圍常有人走過,雖然那些人的目光並沒有在這台車上停留。
鍾炎挺著高昂的肉棒,輕描淡寫地說。「自己坐上來。」
我卻震驚地看著他。
雖然之前也不是沒有過我在上位的姿勢,但⋯我總覺得那是為他所迫。
「還是妳比較喜歡我主動?」他往前傾將我從地面上拉起。
我制止住他的動作。「我⋯我自己來⋯」
於是他停住,玩味地看著我。
我深吸一口氣,打開雙腿,跨站在他坐在沙發的腿上。
為了撐住身體,我的手扶著他的手臂。
他的手摟著我的腰,手掌不時上下移動,摩挲著我的肌膚。
對準他頂立的凶器,我緩緩坐下。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下體已經濕透。
竟然,毫無阻礙地就插進去了。
插到底時我一陣激靈。引得我全身起雞皮疙瘩。
「嗯啊⋯⋯」我竟然發出呻吟。
我停下動作,咬緊下唇,生怕自己再發出那奇怪的聲音。
他的呼吸也有些急促。
這個姿勢讓我覺得與他靠得好近好近。
以前我和哥哥也曾經比這還近的肢體接觸,但卻從沒有過這樣的臉紅心跳。
鍾炎的腰往上用力一頂,衝擊我最敏感與脆弱的地方。
「不——停下——」我覺得我快瘋了。
當我愈是用力掙扎想起身,鐘炎將我的身體壓下,更用力地頂我。
我沒有辦法,只能攀附在他的身體,希望可以就此減少摩擦折磨,我被囚困的雙手緊緊地拉著他的臂膀。
「不要——」我快哭了。
不論我怎麼哭叫、求饒,都無法阻止他逞凶肆虐。
他一次又一次地將我拋向空中,但從沒放開抓住我的手。
「啊⋯啊啊⋯⋯」我全身繃緊,夾緊他的身軀。
他的雙臂環錮住我的身軀,將他的精液源源不絕地灌注入我的體內。
最後我癱在他身上不能自主地抽搐。
他的手輕輕地摸拂趴在他頸窩的我的髮。
我抖了一下。
我的意識有些恍惚,我的手撐在他的胸口,盡可能地離開他的身軀。
我全身汗水淋漓。
他的白色上衣襯衫也是濕透了,透露出肌膚的顏色。
我的汗水與他的交纏在一起。

「唷⋯真巧。」鍾離突然說。
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向車外。
有一對男女在誼廳大門前下車,其中男的就是我最親愛的哥哥昭渝。
「哥哥!」我驚站起。
「嘖⋯」
我一起身,精液便從我腿間的縫隙流出。
可是⋯我現在也顧不上。
我想往靠近誼廳的方向衝,但因脖子上的束縛無法再往前。
「你放開我——」我慌忙地想扯掉脖子上的項圈。
「他還會要妳嗎?」鍾炎拉扯著項圈說。「妳看看妳現在的樣子。這個世界上,除了我還有誰會要妳?」
然後鍾炎放開手上的牽繩,在扶手的地方一摸,車門安靜地向外滑開。
我一絲不掛地站著,兩腿間還有精液流出。
當門開啟的時候,我甚至往車子裡躲了躲,怕讓外頭的人看見這麼不堪的我,更不敢讓哥哥看見現在的我。
我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哥哥走進誼廳裡。
耳邊傳來鍾炎的聲音說:「那個女人是魏家千金,想不到昭渝動作這麼快。」
但我什麼都不在乎了,我癱坐在地上靜靜地流淚。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