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體

攝影:野人寫真

今天脫光光跪在擦地板時,房東老先生突然走到我的房門前。

我在家常常沒穿衣服趴趴走,而且門還沒關,只有紗簾,我想我的鄰居應該都看過我的裸體了(還看過我男友的雞雞、屁股和做愛)。

通常我沒穿衣服,房東都只是經過,這次他走到我的門口說樓下有一桶瓦斯給我,等我男友有空再讓他換。

這時我不知道應該站起來找東西遮掩好還是保持不動好,我的上半身稍微再低了低,想說這樣會不會遮比較多(後來看鏡子那應該只會讓乳房更明顯吧)。

房東一直揮手說:「沒關係、沒關係⋯妳的身體很漂亮。」然後才離開。

我想著這時是說沒關係嗎?應該是我說沒關係才對吧?但我說沒關係也很奇怪,他應該只是想讓我別那麼侷促才那麼說的。

擦完地板我到房間裡面的櫃子挑要給狗狗的新地墊。

然後我聽到瓦斯搬動的聲音,心想是下面在換瓦斯嗎?

因為剛才的經驗,我沒貿然走出,躲在冰箱後面,還問趴在門邊附近的阿嘿外面有人嗎?阿嘿當然沒理我。

外面一直有拖曳瓦斯的聲音,我心想房東不會自己把瓦斯扛上來吧(房東是比我爸媽年紀還大的老先生,瓦斯是最大桶20公斤)。

待外面的聲音稍停,我才用要給狗狗鋪地板的舊枕套遮在胸前走出去,然後就看到房東和瓦斯站在房門口。

啊哈,我只好像浴巾一樣,把枕頭套遮在身前,走到房門問房東要現在換瓦斯嗎。

房東說要現在換,我蹲下把趴在門前的屁屁拉進來(一開始還不進來)。

因為我沒穿衣服也不能怎麼幫忙,就看著房東再把幾乎全滿的瓦斯桶拉到我的房門口換瓦斯。

我聞到房東身上有酒氣,原來是剛喝酒了,難怪那麼high,看了裸體就扛起20公斤重的瓦斯桶。

我問怎麼會有多的瓦斯。

房東解釋因為搬走的房客剛換⋯⋯他說我們賺得不多、工作辛苦,這桶給我可以省一點錢。

他說他也常常幫助可憐的人,像那些流浪狗⋯⋯

我心想⋯啊⋯又要講了⋯每次房東喝醉就會再講一次的當年,每次都會講很久,我很難中間切斷,只是我現在沒穿衣服⋯⋯

可能看到我困窘的樣子,房東揮手說:「沒關係沒關係,妳瘦瘦的,身體很漂亮,不用遮啦,這裡不會有人,我都看過了啦,妳剛來的時候,還翹起來了(他低頭看)。妳男友很愛妳⋯⋯」

我不會覺得被冒犯什麼的,因為房東平常並不是那種會騷擾別人的人,也沒有那種性意圖(但我還是得小心)。

被稱讚我也蠻開心的,我不介意被看到裸體,只是現在這種情況有點尷尬,我只能一直傻笑。

還好沒有到平常酒醉後那樣說那麼久,房東就結語轉身走了。

然後我蹲下摸摸阿嘿,嗯⋯家裡有狗狗應該蠻安全的,然後我把遮在身前的枕頭套鋪在地板,脫光光進浴室洗澡(依然不關門)。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在〈裸體〉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