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

當你向我訴說最近桃花很多時,你說我對這件事好像沒什麼反應。
我笑說要有什麼反應。會有其他人喜歡和追求就表示你是個優秀的人,也證明我的眼光不錯。
就像我有很多蒼蠅一樣,你也有很多蜜蜂蝴蝶。
你問我就不怕你跑掉。
我說我有自信我有其他人無可取代之處,你也同樣有他人無可取代的地方。
而且會跑掉就會跑掉,那表示有更合適的對象。
當然若你因愛上其他人而離開,我也會難過吃醋覺得可惜,畢竟你是這麼棒的人。

我趁機問你如果小鮮肉回國,我可以跟他做愛嗎?
這件事我想了很久,雖然不確定這件事會對我們之間的關係造成什麼影響,但我總是很想試試看。
你說可以啊,這本來就是我可以自己決定的事。

最近晚上我就連手淫也意興闌珊,不管是A片或A漫都看膩了。連性幻想都懶。
但平常白天卻又性致高昂,有股慾望無處可發洩。

我曾想,就將這慾望轉為文字創作吧,創造出我想要的故事,我想要的人物和場景。
但腦海中的畫面未形成完整的句子,好幾篇未完成的章節都卡住了

我向你提起我今天我看的小說,尾魚的《四月間事》。
之前我就看過她幾部作品,都蠻喜歡,雖然不是每一部都合胃口,但《怨氣撞靈》、《七根凶簡》和《西出玉門》在我心中都是五顆星等級。
她的作品通常帶有奇異鬼怪的色彩,而且背景宏觀的設定是我望塵莫及的。

在《四月間事》中,當我看到男主角吻女主角眼睛那一段,我很感動。
因為他喜歡這個女人,他是認真的。
「哪個急色的男人,會那麼有心情,那麼溫柔去吻一個女人的眼睛?」

這讓我想起第一次見面,你親吻我的額頭。

看到他們做愛場景時,我非常震驚和感動。
當然從前面故事劇情,再看到這段才特別有感覺。

讓我重新思考什麼是做愛。
相愛的兩個人怎麼做愛。
因為愛所以會怎麼做。

以往我對這類的描述和調情是很無感的,要引發我的性慾,向來是暴力、強暴、強迫、虐待、多P等重口味的劇情。
雖然我在看小說時並沒有濕出來。
但我卻覺得這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綿長的鋪陳,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愛意。

從之前幾次我嘗試與其他人互動的經驗,我發現和我不喜歡的對象親密,即使我的身體有感覺,但我的心理卻不舒服。
我在想如果是和不愛的人有可能做到那種程度嗎?
我想可以,就像網路上好炮友的敘述。
但一定不及與愛的人做起來身心靈舒暢。

我想像和小鮮肉有辦法做到那種程度嗎?
可能沒辦法,畢竟我和他並不是戀人,只是因為性和慾望而彼此吸引,而且我與他的調情向來走激情取向。

剛認識不久時,對於彼此的碰觸都會很敏感有感覺。
但在一起久了,做愛這件事愈來愈像例行公事。
可能是我總是沒有什麼反應又很難搞,讓你總是碰一鼻子灰。

並不是指你做的不好,和你做愛我可以得到快感。
但現在我的追求理想愈來愈高,我還想要更多、更好。

我希望在做愛前能有更多的前戲,就和調教一樣。
愛撫不只是碰觸性器官。

當和你做愛時,我也感覺的到你很珍惜我,你會親吻我,擁抱我。
但在做愛前我常常沒有發情,就不會有想做愛的感覺。
我們也不是每次都有那麽多時間。

也許是我想得太浪漫,就因為是小說,所以想像最美。
就像我心目中理想的主人不存在這個世界一樣。

其實看書的時候,我就在想要不要告訴你這件事。
為了調教、做愛無感的事我們吵過很多次。
我好像總是在抱怨說與你的做愛不夠滿意。

的確我不該把責任都推到你身上,當然我自己也沒有很好的回應。
我想也許我可以試著做不一樣。

但我還是忍不住向你提起這件事。
我講得斷斷續續,其實是因為要我直白地說出自己想要的和喜歡的,我還是感到難堪害羞。

「那就不要做啦!」你說。

我解釋我不想要只是單純的活塞運動。
我試著描述我看的故事,相愛的人會怎麼做愛。

你很快地就下結論,但那並不是我想表達的意思。
你覺得我不該把期望放在你身上,你認為這就是我想要開放式關係的緣由。
也許我剛才的問題更會讓你覺得我對你的性愛表現不滿所以只想要找其他人做愛。

當下我不知道該再講什麼。
我的腦袋已經停止思考,開始防衛。
上一分鐘還很親暱,下一分鐘瞬間就隔了好幾座山。
我覺得非常難過和感到噁心。
每次你的回應都讓我感到憤怒。
所以我不說了。

也許我就像我媽一樣。
只會抱怨要求,而不是鼓勵引導你吧!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