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自信

在美國總統大選那天
我們的感情
也峰迴路轉
起起伏伏
一會川普宣布當選
隔天拜登當選
從幸福到哭泣
再從谷底爬起

之前好不容易累積起的自信,在這天一瞬間傾頹。

這時已經沒了前一天晚上的心動和早上和興奮。

我想起過去我見過的許多網友,我總是在見面前迅速地變得親密,以老公老婆地互稱,甚至說出我愛你那樣的字眼。而見面後卻無法像網路上與對方互動,我無法說出心裡的想法,我無法展現我真正的樣子。
難道見面前那些心動都是假的嗎?都是我的幻想?

但我想應該不是,只因為我對對方的了解還不夠全面,那些網路上和見面後的感覺都是對方的一部分,當認識愈來愈多,對方在我心中的評比和分數也會隨之加分與扣分。

男友一直告訴我做自己就好了,並稱讚我很漂亮,我的好並不是只有外在能展現出來的,他也樂見我與N沒結果,但我覺得那不是我要的。

雖然不再見面或放棄這段關係就好,但這就好像承認自己輸了,我覺得之後我會無法再與其他人交往互動。我也不想要變成那種不願意改變的老人。

但我也不想要和一個只重視外在的人交往。因為外表是會改變的,當我時年華老去或失去這些外在條件,他還會想和我在一起嗎?他喜歡的是真正的我嗎?

以前為了喜歡的人和主人,我也曾經努力地想讓自己變白變漂亮,花錢買保養品,費心思化妝,染頭髮、買衣服,而那些好看的衣服通常穿起來不舒適不禦寒。

我喜歡自己的白髮,雖然從國三開始,我相信每一根花髮都有它的故事,我正在等它全部變白,我不怕自己變老。

我也喜歡剪短頭髮的自己。

好不容易我才不去迎合他人喜好,不在意他人目光,做自己,做自己喜歡的事,做自己想做的事。直到現在,我選擇堅持不穿內衣褲,不化妝,穿自己覺得舒服的拖鞋。

但我是否過於安逸,只願活在自己的舒適圈。

我也覺得一開始見面就要對方改變這件事不太可取。

雖然我想做我自己,但我也會想讓自己更好,我也想改進衣著穿搭,我不介意改變外型。

那天下午他安撫我如果我不一定要照他講的去做。他說他喜歡我有自信的樣子,就像Twitter上的照片。

我花了一段時間平復自己的心情,重新找回自己、喜歡自己、拾回自信。我也在衡量什麼是我願意改變的部分,和年在一起後我真的沒花心思在打理自己外在上,因為他給了我滿滿的鼓勵稱讚和安全感。

我並不會討厭他這個人,也不討厭對方的碰觸。但一想到他在意我的外表,我就變得很不自在,擔心自己是否哪裡不夠好,而他在意旁人的目光這點也讓我感到拘束。

我們都決定再給一次機會試著相處看看,所以還是維持著晚上去他那吃Pizza的約定。

那天晚上做瑜珈時我心不在焉的,滿腦子都在想與他有關的事和他說的話。

見面時,我試著讓自己盡可能放鬆,也不戴眼鏡,這次我沒再主動與他親密互動。

他帶我到Pizza的工作室,因位在狹小的巷弄裡,無法讓兩人並肩同行,所以他手搭在我的雙肩上引導著前方的我走,我覺得那個舉動很可愛。

當我到他才開始做要我吃的Pizza。我好奇地看他揉麵團、做Pizza的樣子,比較不那麼緊張了。

他特地留了一個小麵糰給我把玩,就在我玩麵團時,他從我身後環抱撫摸我的身體,他的觸摸蠻保守的,只有隔著衣服撫摸我的上半身。

下午時我們還有聊到要在工作檯上做什麼。因為屋裡還有其他人在的關係,我們也不能做什麼太過的舉動。

當我坐著吃Pizza時,他用細柔的指頭撥開我額前的頭髮說我明明就很好看。我喜歡他摸我的臉的感覺。

他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讓我感受他撲通撲通跳得很快的心跳。

我也沿著他的脖頸慢慢地往下摸摸到他的褲檔,我可以感受到他高漲的慾望。

他很想等下就馬上去開房間什麼的,但我堅持第一天先不做,也一直記得男友要我不要太衝動。

本來約了他要再來和我遛狗,後來他在處理和朋友球賽訂票的事拖延,我就叫他不用過來了。

比起中午,晚上我和他相處的感覺好些了,但也沒有到非要不可的程度,那天我心裡的結論是我應該是不會和他做愛了。

20201105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