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分手

 

我已經習慣你的全部
像呼吸一樣自然
當你離開時
我才感到窒息

大約清晨時,睡到一半,他突然身體大幅度地一震,醒來後不斷喘氣,看起來很辛苦的樣子。

我想他大概做惡夢,我沒有太靠近親密地安撫他,我不確定這時候我的碰觸會不會讓他更好或更不好,所以我待他狀況稍微和緩時才問他怎麼了嗎。
一會,他才告訴我,他夢到我殺了他,然後和N在他的屍體上做愛。

我嗤笑,以前我信誓旦旦地說和我在一起就不會做惡夢,也確實後來他就沒再夢到被他初戀殺死的夢了。

現在變成是我殺他了。

我只是在想我和N的關係真的讓他那麼痛苦嗎,痛到就像我拿刀子捅他一樣。

然後他開始問我真的需要和他的這段關係嗎,問我需要躺在我身邊的他嗎。

他會做那樣的夢是因為覺得他自己是我和N交往的阻礙,所以我殺了他,才能和N在一起。

像這樣的問題不是他第一次問,每當他開始質疑自己的價值存在時就會問,當我們吵架時他也常問。

他覺得我不需要和他這樣的感情關係,是不是他離開讓我和N好好相處比較好。

同時我也在問自己,我需要嗎?但如果不需要為什麼我仍在N身上尋求那樣的感情關係。

對於「需要」這個詞我本身抱持著很大的疑惑,怎樣算是需要?即使沒有他我還是活得好好的。對於需要的想法我在想?已經有大概論述。

昨天晚上爭吵的餘韻仍在,我落枕的患處也還在痛。

說好要彼此坦誠,但我卻沒有好好表達自己的想法、表現自己的情感。

看著我還是覺得很帥的他的臉。

明明是一塊優質的肉,我要就這樣放手嗎?

我沒有說太多話或是做什麼辯駁。

我希望他為自己說的話負責。

然後他開始穿衣服、收拾行李準備要走的樣子,這不是他第一次嚷嚷著要分手。

這次他說得比較實際具體。

沒有明天,沒有下禮拜了。

他說記得還他錢就好,其他的東西他不要了。

他說在跨年前如果我還有什麼想對他說的話可以跟他說。

要離開前,他問我有什麼想對他說的話。

我說:我愛你。

他說:我也愛妳。

他又說一些分手後我要怎樣怎樣的幹話,我很想說干你屁事。

然後他就走了,那時還下著雨。

我沒有追上去,我鬆了口氣,又躺回床上,縮在被窩裡。

我很愛睏又累,卻無法入睡。

這時我才有一點真實感,他真的走了。

沒有明天,沒有下禮拜了。

我終於哭出來。

這就是分手的感覺嗎?

我有點難以承受,不知道往後的生活該怎麼過。

這算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分手的痛,只有與第一任在正式分手前的半年提時有哭過。

前幾任都是我面無表情地提分手,對方哭得唏哩嘩啦。

分手的人都是怎麼度過這個階段?

這時的我極度想要依賴和大哭,我也可以向N哭訴尋求安撫,即使我不想這樣,仍是傳了訊息給他,他沒回覆應該是還在睡。

年說他離開好讓我和N好好交往,但這種狀態下的我也沒辦法,因為我心裡想的都是他的事,沉浸在悲傷中的我也無法享受與N相處。

我會讓N進入我的房間嗎?我無法想像和N做那些我與年做過的事。

但我也不知道有什麼解決的方法。

難道開放式關係不是對的?只會傷害人?

我也不知道以後怎麼再和其他人相處。

覺得好像得起床做點什麼,卻一點動力也沒有。

直到年再傳訊息給我,確定與他的連結還在,我才能安然入睡。

他已經到了他家附近的捷運站,問我該怎麼辦。

我只會把握當下,珍惜和他相處的時間。

然後他回來了,花了三小時帶了一杯鍋煮奶茶回來。

20201129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