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zza男

那天晚上,我既不想看A片,也不想看A漫,心血來潮地上了聊天室,想看看有沒有機會激發不同的火花和靈感。後來下載了個覺得適合調情聊天的app。

一開始我只在自我介紹上寫追求美食(素食)。有一人問我:是蛋奶素嗎?
看了對方的自我介紹,我才知道對方喜歡吃Pizza,也會自己做Pizza。

我和對方表明只是找人調情,但和他總是偏離主題,調不起來,又讓對方誤以為我是想實際和他做,雖然沒調情成功,但難得遇到可以聊的下去的人,還發現他家距離我家只有1公里。

認識時他就問我隔周的星期四要不要吃Pizza,但那時我還不確定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不敢輕易答應見面,以免若真發生什麼我不好拒絕。我感覺到對方很想做愛,但我希望是和自己有某程度好感的人做。

之後我問了他各式各樣的問題,想藉此了解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雖然對方都有回答我的問題,但一直都是我主動發問,後來我也疲倦了。而當我停止問問題,就換對方比較主動了。即使如此還是沒有到讓我想要與對方親密接觸的感覺,我一直在煩惱著要怎麼婉轉地拒絕他好。

在認識N隔天我就向男友坦承在app上與其他男生互動的事,並表示有與對方有進一步接觸互動的可能性。我也有向對方坦承我有男友並是開放式關係。

為此我和男友還吵了一架,男友開始懷疑我是不是厭倦他了。一氣之下我將所有的通訊軟體都刪掉,包含那個app。但後來我還是再載回app,不想再有未竟事物。N說還是想給我一個Pizza吃吃看,所以後來約了我做完瑜珈後去他那吃Pizza。

見面的前一天晚上我用塔羅算與N的關係,顯示了我和他都有沒有說出口的話,我也在之後把解牌結果轉傳給他。

當時他正在上班,他問我可以講電話嗎,他想用講的告訴我真心話。

 

當他說要講電話時,我緊張得胃都縮緊了。

即使我說我不太會講話,他說沒關係,聽他說就好。

我一邊等著他下班,一邊努力地想讓自己放鬆,又因為這樣有點強勢的感覺而有點發情。

他的音調比我想像中的高,他的聲音輕快。

他告訴我那些之前沒有說得很完整的部分,

他的觀察力蠻好,他也告訴我他察覺到的事。

他蠻擅長說話,講話也很有趣,我好幾次被他逗笑出來。

對於他願意告訴我這些,我覺得很感動,對他的好感也急遽增加。

我漸漸地放鬆,比較敢說話,我也告訴他我的感覺,包含我對他有好感這件事。

一開始他還告訴我他覺得開放式關係不對,如果真的愛對方怎麼能夠忍受愛人和其他人親密,怎麼會用這樣的方式傷害愛人。

他知道自己是個佔有慾強、容易吃醋,沒有辦法接受開放式關係。但他也知道自己是個重感情的人,他也擔心過若習慣了與我這樣的關係了以後無法割捨,他甚至已經想過他1234,我男友56日這樣的時間分配。

我就像情竇初開的少女般,感到幸福又開心。

我非常珍惜這樣的感覺,也不想壓抑這樣的感覺和感情。

上次有這樣的感覺,是我和年第一次見面時。

只是這一次我沒有想要與年分手的念頭,因為我兩個都要。

當時我差點就有衝動把住處告訴他,幾乎就想馬上與他見面,但還是忍住了。

除了原本約的晚上做完瑜珈後吃Pizza,還約了我中午午休時先與他見面吃飯和晚上一起遛狗。

那天晚上我們聊得很晚,即使不捨我還是得掛電話睡覺了,我甚至興奮得手淫不起來。

 

隔天我蠻早就清醒起床,醒來時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對於昨晚的記憶感覺很不真實,但我的腦袋還是很亢奮。

我得開始想要怎麼與男友說這件事比較好,是要一步步說明,還是直接說結論,但又怕他受不了直接爆炸。對於在男友工作忙碌時發生這件事我也感到有點愧疚。

早上我就一邊與N聊天,一邊和男友談。

男友覺得我太衝動,並糾結N不能接受開放式這點,他認為這會導致之後許多問題。

但我覺得當下什麼都未知不確定,畢竟連面都沒見,還是得實際相處過才知道。

20201101-05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在〈Pizza男〉中有 1 則留言

  1. 妳真的很🤮⋯怎麼能這樣對妳的伴侶呢⋯⋯還以為妳終於找到自己的真愛碼頭結果原來只是說說玩玩而已
    就只是個沒有腦袋的慾望機器而已⋯⋯為你現任感到可憐。

發佈回覆給「匿名訪客」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